• 第十一章 兄弟谈话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29本章字数:2800字

    “你太冲动了,小弟”

    回到府中,韩秋机看着韩伟凝视道。

    韩伟对自己聪慧无比的二哥实在担心什么,笑着道:“你放心吧,二哥,我虽狂妄,但不是傻子,那王飞一个月后肯定不是我的对手。”

    “呵。你确定?”

    韩秋机的确很担心,这次回来他虽说发现自己这不学无术的小弟,已经不复原来任性模样,甚至还修炼到了武道。

    可无论如何,他的对手这一次可不是韩明、王子凌那种货色,而是上过战场,步入了换血境界的王飞。

    韩秋机修为不高,但是比韩伟还是要高明不少的,起码能清晰地感觉到韩伟刚刚是淬体初期而已。

    以他现在,想要打败换血境界巅峰,其中差距,不是什么天赋能够弥补的,也不是短时间能够追的上的。

    据他了解,王飞可不是什么豪门的娇惯子弟,而是真正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历练的人。

    战斗起来,不说别的,光是经验,便能让这三弟受尽苦头。

    念及至此,韩秋机担心了起来,见韩伟仍是自信满满,毫不在乎的样子,忍不住道:“小弟,有自信是好事,但却不能自大,王飞可不是王子凌那种……”

    但是已经约战,也不能反悔,他只是想让自己这三弟心内多些警惕,努力修炼武道。

    可还没等他说完,韩伟便打断了他的话:“行了,二哥,你就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韩秋机愕然,念头转动,若有所思的看了韩伟一眼,也不再多说了,只是道:“你如果勤修武道,以你的天赋,想要短时间追上王飞,也许机会不大,但却还是有可能的。”

    韩伟明白自己这二哥还是不太放心,不过他自有自己的算计,此事关乎到了丹田中的神秘漩涡,所以他并不想说出来。

    他笑了笑,转开话题道:“你这次回府,莫非只是想送我进入楚皇轩吧?”

    “你说呢?”

    看韩伟主动说起了楚皇轩,韩秋机露出一抹笑容,问道:“你觉得我此行回来,还有其他想法?”

    “二哥心思若海,计谋百出,我根本看不出你的想法了。”韩伟翻了翻白眼,直接道。

    “哈哈,就你小子滑头!”

    韩秋机哈哈大笑,担忧也随即放到了一边去,继续说道:“这次回府,除了送你到楚皇轩,就是瞧瞧宫中动静。”

    言毕,韩秋机笑容也收敛了起来,神色严肃而凝重。

    韩伟像察觉到了什么,没有多问,他是穿越人士,结合了原来韩府三少的记忆,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谈论皇室子弟,乃是是第一大禁忌。

    “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这时,韩秋机从韩伟那灵转的眼睛中似乎看到了什么,笑道:“早就知道你小子聪慧,若不是之前太过荒诞,还会被人诟病至今?连父亲都以为真的养了一个纨绔儿子呢。”

    “哈哈……”

    在二哥面前,韩伟也不会掩饰什么,腼腆着笑了起来,道:“看来父亲以前还是对我有些意见的,二哥不妨说说,免得小弟我不知道,日后惹的父亲冒火,平添许多麻烦。”

    “瞎说什么,他怎么会生你的气,谁不知道父亲从小最疼爱你小子,倘若不是因为这样,就你韩家三少这几年做的事情在我和大哥头上,早就被父亲打断腿了。”韩秋机瞪了韩伟一眼,说道。

    说是这么说,眼中却只有笑意,没有任何的嫉妒之色。韩伟见到,除了开心,更多的是一种温暖。

    整个韩家之中,这二哥才是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人,韩伟对他也是真的佩服尊敬,这一点,就算是他们父亲都没有享受到。

    主要还是韩霸天常年带兵在外,很少回家,就算回来,也是琐事缠身,根本就没空理会韩伟。

    因此,从小韩伟对自己这二哥,就格外的亲分。

    往常,每年韩秋机回府,他都会哀求着从他那得到一些金银财宝,这要是放在严肃的大哥身上,他还真没底气。

    只有韩秋机对于自己这个三弟,才是真正的关心备至。

    “你能浪子回头,父亲知道必然开心,我已经打理好楚皇轩的一切,几日后你就可以进去学习,但有一点做兄长的要提醒你,那楚皇轩中尽是贵族侯一脉,你尽量不要招惹他们,好好学习就好。”韩秋机道。

    “二哥,放心,我自然明白。”

    要是以前的韩伟,肯定把韩秋机当成了啰嗦,可是韩伟可并不感到啰嗦,从其中感觉到了深切的关怀,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知道就好,我不是担心你,就怕你年少轻狂,招惹来麻烦,家人都不在你身边,还得看你自己。”韩秋机笑道。

    言毕,他语气一转,森然道:“虽说我不让你引火上身,但他们若是招惹你,你也不用客气,我侯府何时惧怕过什么人?”

    谈话之间,韩秋机全身煞气森森,俊俏的脸上冰寒一片,完全没有了以往的书生意气,倒是多了一股杀伐之气。

    “二哥在战场果然收获不小,要是以前,即使能说出这话,也没有此等气魄。”韩伟笑道。

    “哼,可惜,在你这混小子的面前,气魄根本毫无用处。”韩秋机再次看了一眼韩伟,缓和气场,笑道。

    刚才,他放出气势,即使是在战场中经历战争的将士,只怕一刹那间都会被他所震慑,心生畏惧。

    但是韩秋机却察觉,自己这三弟却好像没有察觉这股气势似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满脸视若无睹的样子。

    他不认为是自己的杀伐之气失去了效果,更多的则是心内宽慰,以前的三弟,算是真的彻底重新改变了。

    就算如此,那狂妄的性格好像没有变化,这一点倒是有些头疼。

    念及至此,韩秋机想到了韩伟对于王飞的约战挑衅,淬体初期挑战换血巅峰,实在是太过自信了些。

    “他的心性还是需要磨练一番。”韩秋机想道。

    “你什么时候回去,二哥?”韩秋机心内念头转动,沉思的时候,韩伟突然开口问道。

    “过几日吧,军中战事繁忙,不宜再家中待的太久。”韩秋机道。

    韩伟点了点头,表示知晓了。

    虽说大楚皇朝处于盛世,可是左右柳园国和北燕皇朝也都兵强马壮,野心勃勃,在边境上战争频起。

    坐镇四方侯大楚与北燕边境,战争无数,韩秋机在其中历练,虽说不是将军一级的位高权重之辈,但却也是重要的智囊。

    就算缺了他,战争并不一定会输,但是若是他在家中待久了,只怕朝中与四方侯不对付的一方,或多或少会嚼嚼舌根。

    韩秋机这一点虽说没有明说,但是韩伟也能知晓其中门路。

    他虽说是一个纨绔子弟,但是对于整个大楚皇朝的现状却不是毫不知情。久居京中,他比一般人深谙其道。

    虽说大楚皇朝处于盛世,可是如今皇帝年迈,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恐怕之后,继承皇位的事情便要提上日程了。

    这段日子,皇城之中蠢蠢欲动,皇子嫔妃的暗中动作不小,要想在皇帝驾崩之后,争取到更多属于自己的好处。

    韩伟这一点虽说没有切身见过,可是通过森严的皇城守卫调动,也能了解到一点。

    但是,对于他这种贵族子弟来说,这些都没兴趣,不过偶尔有些注意,用来告诫自己了罢。

    若是以前,他虽说有察觉,但也想不到这么深,可现在的韩家三少可不是以前的那个了,结合记忆,和这段时间的见闻,他很快就发现到了这一点。

    这次二哥回府,韩伟便猜测与皇城风云变化,少不了干系。

    他那个便宜父亲韩霸天可是大楚皇朝最大的平民侯爷,统帅大军,军工赫赫,是老皇帝的心腹。

    老皇帝他的身体不行了,皇子争权夺利,四方侯这个战功赫赫的实权侯爷,没人说要拉拢,那可说不过去。

    曾经,四方侯府中大哥和二哥都不在,不少人暗中暗示要拉拢韩伟这个臭名远扬的三少爷呢。

    但可惜,三少爷心不在此,对于那些人的拉拢也没有个回应,到现在韩伟记起来,还有些后悔呢。

    他不是想要答应什么,却是在想,要是口头答应,能得到一些宝贝好处,也是一件美事啊。

    要知道,他现在修炼,最缺的可就是修行物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