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再次教训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30本章字数:3472字

    “韩伟!”

    次日,韩伟修炼已毕,带着剑七离开侯府,在侯府门口正好遇到了韩龙与韩明兄弟,韩明直接开口叫住了他。

    “干什么?”韩伟顿了一顿,神色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目光尤其是在韩明那尚未完全恢复的脸上停留了老半天。

    那脸庞上的伤疤,是被他一拳轰出来的。

    “畜生!你……敢”

    似乎看到了韩伟目光之中的蔑视,韩明大怒,浑身一震,就要冲上前来玩命。

    “你讲什么?”韩伟听言,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脚下一动,猛然冲了过来,一拳轰出来。

    使出一招百战神拳。

    这拳之中蕴含着一股征战的杀伐之气,拳风未至,便给人一种凶猛霸道,强横无边的气势,让韩明心头一悚,脸色大变了起来。

    嘣!

    急忙之间,他猛地抬起双臂,撞了上去。

    双方的交击,沉闷的声音响起,韩明只感觉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从手臂上传来,骨头都好像断开了一般,一股大力直接将他震的不断后退。

    但在此时,韩伟再次追了上来。

    “韩伟,你不要蹬鼻子上眼!”韩龙见弟弟一招之间便吃了亏,心内吃惊,但也知道自己此刻想要不出手是不行了。

    可这个时候,薛二娘说的话也被他抛在了脑后,身形一动,挥掌朝着韩伟拍了过去。

    又是一招破虚手。

    韩龙此时已经修炼到了淬体后期,韩家家传的破虚手在他手上施展出来,迅猛如电,但是却毫无波动,仿佛真的碎裂了虚空一般。

    瞬眼简,韩龙已经抢到了韩伟面前,先是拦下了韩伟猛烈地一拳,浑身一震,内劲吞吐顺手朝其胸口拍了过去。

    韩伟眼神一闪,感觉到了韩伟体内内劲的强大,自己不是对手,当下也不反应,身形一闪,躲过了掌风。

    蹦蹦蹦……

    紧跟着,二人剧烈的交起手来,你来我往之间,拳风激荡,掌风肆虐,都是凶猛无比,力道十足。

    气氛都被二人打的不断震动,一些看到这一幕的仆从,都走的远远的不敢靠近过来。

    但一旁的剑七,则是已靠在门沿上,不断地往嘴里灌着酒,似乎对于眼前的一幕毫无察觉一般。

    现在倒是韩明望着自己二哥与韩伟交手,心内激荡,脸色时而愤怒,时而咬牙切齿,死死地盯着韩伟,恨不得也加入战斗。

    “破虚手可是这样用的!”

    韩伟的功底虽说比不上韩龙,但是对于功法招式的领悟却远超对方,仅凭借普通的百战拳法,已经能够与韩龙交手,虽说处于劣势,却并未露出败退之像。

    甚至于说在被韩龙以强大的内劲震开之后,他嘲弄的笑了一声,再次冲进了战局之中。

    可这一次,他手掌变化,朦胧之间,仿佛真的变成了幻影,一掌拍出,毫无气势,但是却给人一种难以抵抗的错觉。

    韩龙见此,脸色大变,脚下一顿,体内内劲提升到了顶点,游走周身,通达百脉,以不变应万变。

    他虽也不想点头承认,但也知道韩伟武道天赋惊人,这破虚手在韩伟的手中,居然隐隐有了一些父亲韩霸天的威势。

    但这是来自一股心内的感应,破虚手讲究的就是破虚二字,破开虚妄,直指本心,除非反应比对方块一倍,否则根本难以抵挡下来。

    韩龙自是知道这破虚手的强大,因此才不敢松懈,异常的小心谨慎。

    可是任他如何小心翼翼,还是低估了韩伟对于破虚手的领悟。

    恍惚之中,随着韩伟的靠近,一只仿佛虚幻的手掌化出层层幻象,直接朝着韩龙的胸口袭来。

    双掌如风,变化无穷,韩龙见状,更是心内一沉,不知道如何应对了,只好猛地提起内劲,聚在胸口处,准备强行抵抗。

    嘣!

    一声清脆的响声,韩伟的手骤然由虚化实,落在了韩龙的胸口上,看上去力道轻微,就好似轻轻一按似得。

    嘭!

    可韩龙的反应却出乎了众人的预料,只见他浑身一震,脸色骤然一红,张嘴便喷出一口鲜血来。

    “这……怎么可能?”韩明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不仅是他,围观的众人之中,除了剑七,就连韩龙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明明自己胸口内劲雄厚,怎么还会被打伤?

    “怎么会这样……?”韩龙捂着胸口退后数步,死死地盯着韩伟,神色阴冷到了极点。

    “哼,没有什么为什么,你是废材,不了解破虚手,怎么会是我的对手!”韩伟目光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狗日的,你伤我二哥,我杀了你!”

    但在这时,韩明忽然大叫一声,抽出长剑,猛然挥动,直接朝着韩伟杀了过来,神色狰狞至极。

    “呸,你二哥是废材,你就更是废材!”

    望着韩明持剑冲到自己面前,韩伟依旧满是蔑视,声音未落,忽然一掌拍出,破虚手张开,幻影叠加,落在了长剑之上。

    韩明忽然浑身一震,如遭雷击,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长剑嗖的一声,更是飞进了院落之内,吓的一些仆从脸色煞白。

    以往,韩伟不能修炼,经常遭受韩明欺辱,而此时却已经完全翻转过来。

    韩明虽说说只是淬体初期的功底罢了,比之现在已经突飞猛进,踏入了淬体中期的韩伟,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而且,韩伟对功法的理解,也远超于他,这两点综合,使得韩伟击败他,基本上不需要花费多少手脚。

    “这……不可能…”韩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懵逼状态,没有回过身来。

    连他跌倒了地上,都没有察觉到。

    “垃圾!”韩伟嗤笑一声,再也不看韩龙兄弟二人一眼,转身带着剑七,直接离开了侯府。

    他再也不怕这两兄弟报复,反正已经撕破了脸皮,索性做得更绝一点,若不是顾念着兄弟之情,韩伟早就下手杀人了。

    “是时候我该离开侯府了,楚皇轩,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才好。如果没有错的话,似乎韩鸣就在楚皇轩修炼吧?”韩伟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薛二娘与韩霸天的大儿子,韩鸣,修炼天赋一向不错,一年前突破到淬体后期之后,被父亲送进了楚皇轩学习。

    可是事到如今,以对方的天赋,应该差不多突破到了凝神期,根本不是他这两个废材弟弟能比得上的。

    念及至此,韩伟不但没有害怕,反而多了一股期待,他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若是没有敌手,生活也太索然无味了。

    可是他并不认为韩鸣三人能做自己的对手,但是目前来说,还是可以跟他们玩玩的,最起码不会无聊。

    韩伟心头思绪转动,走在大街上,剑七则是亦步亦趋,跟随在他身后。

    “谁准你们去碰那个小畜生的?”

    望着受伤挂彩的兄弟二人,薛二娘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眸中厉芒闪烁,喝问道:“莫非我没跟你们说过不要轻易动手吗?”

    “娘……是我们错了,可是那小畜生太过……可恶,看到他那副嘴脸,我们忍不住……”韩明满脸不满的道。

    “忍?”薛二娘神色更怒,呵斥道:“忍不住干什么,忍不住找虐,忍不住去丢人吗?”

    韩明还想要继续争辩,但是韩龙却拉了拉他的衣袖,连忙跪在了地上,道:“娘,这次没听您的话,我们错了,再也不会有下次的。”

    见兄弟二人如此,薛二娘虽说愤怒,但是也不再继续说什么了,只是道:“这次受挫,对你们也是一件好事,免得狂妄自大,目中无人,那个小畜生的事情,你们就不要管了。他即将进入楚皇轩,下次让你大哥出手吧!”

    “就是这样,有大哥出手,肯定是万无一失了。”

    薛二娘说出了大哥,韩明脸上顿时露出了欣喜之色,连忙抬头说道。

    讲起他大哥韩明,可是他一直崇拜的对象,不过十五岁的时候,便达到了淬体后期,并且进入了大楚皇朝最著名的楚皇轩学习。

    在楚皇轩时,他大哥都属于那种天才人物,修为不但没有放松下来,依旧突飞猛进,现在不过短短一年,便突破到了凝神期。

    凝神期可不是淬体期能够比拟的,二者差距,一个天,一个地,就算韩伟再如何妖孽,也不可能是跨越两个境界对抗凝神期高手。

    念及至此,韩明眼中倒是浮现出一抹快意之色,不知道大哥会如何教训韩伟,只可惜,自己看不到那一幕。

    薛二娘看到了韩明脸上露出的欣喜之色,摇了摇头,继续道:“你大哥天资聪颖,修炼勤奋,因此才有今日之成就,你兄弟二人并不差,若是肯努力,那小畜生怎么会是你们的对手。这一次就当是个教训,记得好好修炼吧,我会让管事安排给你们足够的物资。

    “娘,多谢你!”

    闻言,韩龙和韩明都是神色欢欣,高声道。

    “你们是我的儿子,我不为你们着想,谁为你们着想呢?”薛二娘神色莫名,叹了口气,看向二人的目光温柔了许多。

    次日。

    “小爷儿,这次去楚皇轩,你那张扬的脾气需得改改,切莫招惹是非,惹出麻烦,毕竟楚皇轩中多是贵族侯一脉,你只身进入其中,肯定会吃亏。”

    福老一面帮着韩伟收拾着东西,一边认真的叮嘱道。

    “你安心吧,福老,我知道的!”

    韩伟老早就将福老当成了亲人,对于他的嘱咐,并不感到烦躁,反而满口答应了下来。

    “这就好,这就好,小少爷也长大了,若是小姐知道……唉……”福老先是欣慰的点头,旋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东西,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韩伟听着心内一动,他也知道,福老口中的小姐就是自己的母亲,只是从他懂事以来,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也不知道母亲身处何方。

    自从长大后,他曾问过父亲韩霸天,但是却并没有得到任何答复,甚至大哥二哥,对于这个问题也都是回避不谈。

    可是这件事情,曾让纨绔子弟韩三少恼恨了很久,甚至一段时间都不理会自己的大哥二哥,但是却依旧没有得到关于这件事的解释。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韩伟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倘若不是这时福老提起,韩伟都不会记起,只是此时一记起,心内便又升腾起了无尽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