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炼神塔之秘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30本章字数:3618字

    “凝神期?竟然是凝神期?”

    韩伟心内一凛,忽然隐隐产生了一阵后怕,莫非自己也走上了错误的路?

    七皇子也攥紧了双拳,脸上全是苍白之色。

    显然,他也明白了。

    李道林看了二人一眼,当然注意到了他们的表情,摇头笑道:“你二人就不要担心了,你们还没走到那个程度。”

    “当真?”

    韩伟顿时转惊为喜,不过一想道李道林心内的悲痛,脸上喜色连忙收了起来,一副感同身受的模样。

    “算了,韩小子你就不要装了,太滑头了不好。”李道林一眼就戳穿了韩伟的小把戏,笑呵呵道。

    “嘿嘿,师傅我知道错了,我没有其他的意思,您懂得。”韩伟连忙解释道。

    “放心,你师傅我还不至于这般心胸狭隘。”

    李道林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并没有太过在意,旋即又语气一转,继续道:“虽说你二人还没有真正踏上这条路,但是已经在路上,若不及时拨乱反正,后果堪忧啊!”

    “啊?”韩伟脸上挂满了惊悚的神色。

    七皇子听完又紧张了起来。

    “师傅,我们怎么办,我们该如何纠正?”七皇子连忙问道。

    “这个为师也想不到解决的方法,不过有一点需要告诉你们,那就是千万不要靠凝神丹突破自己的境界到凝神境界。”李道林道。

    韩伟顿时心内一凛,暗道:“果然是凝神丹出了问题。”

    不过念及李道林也没有办法,他心中就无比郁闷了,不靠凝神丹,莫非一辈子就这么卡在淬体后期?

    韩伟心中顿时就苦恼了起来。

    至于七皇子,同样的眉头深皱,俊美的脸上全是忧心之色。

    “莫非就真的没有办法了?”韩伟有些不甘,忍不住看着李道林道:“师傅,你可是我们的师傅啊,莫非就看着弟子们走上绝路?”

    “额……”

    被韩伟这么一说,即便李道林经历沧桑,也不由被挤兑的面皮暗暗发烫,颇为尴尬,再一看自己两个弟子,都是愁眉苦脸,心中更是不忍。

    “唉……”

    李道林叹了口气,忽然话锋一转,道:“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这办法太过极端,不说是你们,就算是那先天那号称百年一遇天才的四皇子楚凌天,都无能为力。”

    李道林说完,原本以为韩伟和楚先天必然会心生颓废,还想着安抚几句。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话还说完,韩伟不服气的声音便响了起来,道:“师傅,四皇子不能办到的,不代表我们也做不到,况且,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们办不到呢,我们可是您挑选出来的弟子。”

    韩伟直接开口用激将法。

    不过李道林依旧摇着头,道:“不是不告诉你们,而是告诉了你们也是无用,在如今的大楚皇朝,还没有一个人能满足条件。”

    “到底要满足什么条件啊?”这时候候,就连七皇子也忍不住抬起头开口问起来了。

    在皇子之中,他的四哥楚凌天绝对是最为妖孽的天骄,如不过三十出头,便已经达到了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先天境界,比得上很多老前辈。

    甚至武神曾说,楚凌天是他们这一代最有机会踏足先天之上境界的填词啊,就连老皇帝,都对四皇子抱有很大的期望。

    与四皇子楚凌天比起来,楚先天简直就登不上台面。

    同样是皇子的背景,差距却如此之大,简直令人咋舌,这一点,要说楚先天心内没有点想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只是有想法又能怎样,天赋的差距,根本无法弥补,只能后天勤奋不止。

    李道林拿楚凌天出来举例子,楚先天虽说知道自己与四哥的差距很大,但还是有点不服气,甚至心内还想着,四哥做不到的事情,要是自己做到了,说不定还会引起父皇注意呢。

    于是乎内心之中比韩伟还迫不及待的想着到究竟要满足怎样的条件,才能打破那千百年来的定律了。

    “师傅,你就告诉我们吧”韩伟催促道。

    李道林满脸的无奈心中暗叹,看着满怀期待的二人,想了想,觉得让他们试试也好,无论是谁知道这个事情,都要去搏一搏。

    对于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一条不归路的人来说,哪怕是再渺茫的希望,也要去试一下的,这是人之常情。

    “算了!”

    李道林叹了口气,盯着韩伟和楚先天许久,缓缓道:“你二人对于我楚皇轩的来历,了解多少?”

    “啊?”

    韩伟和楚先天听到之后,顿时愣住了,他们对于楚皇轩所知,的确不少。

    楚皇轩本身就是皇家控制的,身为七皇子,楚先天比大多数的学员对其的了解,都要深入的多。

    至于韩伟,以前虽说知道的少,但是经过二哥韩秋机提醒,现在对楚皇轩的了解也算是挺多的了。

    只是看李道林的脸色,仿佛楚皇轩还有什么二人不知道的来历一般,倒是让二人心内好奇的狠,没有说话。

    这李道林虽说是在问他二人,但是却也没没指望让二人回答的意思,而是自顾自继续说道:“楚皇轩自从第一代楚皇创立以来,如今已过三千年有余,经历了不知多少的劫难,却始终未曾倒下,你们可知个中缘由?”

    “不知道啊!”

    韩伟与楚先天二人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

    “一切都在炼神塔!”

    “炼神塔?”楚先天心中一惊,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惧之色,仿佛这三个字蕴含着某种令人心生畏惧的力量一般。

    对于炼神塔,韩伟知之甚少,见楚先天如此表情,心内暗自惊奇。

    在楚皇轩有三座宝塔,都安放在这第十座山峰上,分别是炼神塔、测试塔和功法宝塔。

    这三座塔形状不一,作用也有巨大的区别,正如自己的名字所言,分别用于炼神、测试和获取功法之用。

    而这三座塔中,最神秘的当属炼神塔,因为据说至今都没有人能够抵达塔顶,哪怕是打造出楚皇轩的第一位阁主。

    不过那位阁主虽然没有登上去,但是却也达到了接近于最高层的一层,看到了最高层的景象。

    根据他所说,那其中蕴含着世间最为的恐怖事物,若是没有坚定地意志和无上的决心,一旦登顶,只有死路一条。

    这话让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敢踏足炼神塔巅峰了,自然,也没有人有能力上去。

    韩伟所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莫非传说是真的?”韩伟忍不住的看着李道林问道。

    这时候,楚先天也和韩伟一样朝李道林看去,对于炼神塔,李道林肯定知道普通人不知道的更多事情。

    “传说肯定是假的。”李道林摇头,缓缓道。

    “不会吧?”这已经不是楚先天进入这茅屋之中多少次吃惊了,楚先天自己都不知道了,似乎这一辈子的吃惊都用在了今天一样。

    不过对于他的吃惊,韩伟也没有丝毫放在心上的意思,他更关心的是炼神塔究竟蕴含了什么秘密,怎么会有那种传说?

    李道林好像没有注意到二人的表情似得,继续道:“我等之所有修炼错误,并不是身体原因,亦不是资质原因,而是功法的缘故。”

    “功法的缘故?”

    韩伟心中一凛。

    “没错,就是功法缘故,在整个莽林域,只有三大功法能够打破桎梏,化坎坷为坦途。”李道林说着,就将目光再次落在了韩伟与楚先天身上,说出了一句让二人精神振奋话:“有一部功法,就在炼神塔顶!”

    “在炼神塔顶?”

    韩伟与楚先天都是愣了一下,随后就明白李道林为什么一直不愿意说打破桎梏的办法了。

    踏不上炼神塔巅峰,当然没办法取到那部可以打破桎梏的功法。

    李道林点头,道:“正如你们所知,修炼之道,炼体炼神,缺一不可。而在我莽林域,绝大多数功法专注于炼体,而忽视炼神,殊不知有神才能沟通天地,才能合乎自然大道。无神便如那剑无锋,刀无刃一般。”

    “神?”

    韩伟和楚先天嘴中都重复着这个字,心生感叹。

    他二人多次听到李道林讲解关于神识的修炼,到现在才知晓,原来不是不能打破桎梏,而是所有人都在一开始就走上了错误的路。

    这种错误,不是他们本身的缺陷,而是后天功法的影响。

    韩伟这个时候不禁的想到了家传的莽龙功,达到凝神期之后便可以学习,修炼到大成,几乎有着人龙之变,拥有不可思议的伟力。

    但是据韩霸天所说,除了韩家第一代先祖之外,再无一人无修炼到最高境界。

    而第一代先祖虽说修炼到了巅峰境界,但是最后却陷入了疯狂之中,大杀四方,崩天毁地,险些将韩家血脉都彻底毁去。

    韩家人一直想找到莽龙功为什么难以修炼到最高境界,或者修炼到最高境界人为何变疯的原因,可惜一直没有收获。

    而现在看来,原因应该就出在神识问题上了。

    只是让韩伟想不通的是,既然莽林域众多强者,诸如李道林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为什么找到方法解决呢?

    莫非就打算这么看着莽林域武道继续走向下坡路?

    随即,韩伟就直接提出了这个疑惑。

    李道林苦笑道:“的确,我等都想打破眼前的窘境,但确实是没有办法,就算是在苍龙域,神识锻炼秘法也是无上至宝,只有那些无上大教才有,其传承的时候也无比小心,每一名得传神识秘法的弟子都会在神海之中设下禁锢,若有泄露半句,立刻就是身死道消,谁也救不了。我莽林域一直想得到秘法,但是却至今没有收获。”

    李道林叹了口气,不过最后一句话语毕之时,目光奇怪的在韩伟身上看了一眼,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说出啥来。

    韩伟看到到了这一幕,心内有些疑惑,莫非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不成?

    当下,他摇头,继续开口询问:“师傅,既然找从其他的地方找不到,为什么不努力加油踏足炼神塔顶呢?”

    事实上,拥有炼神塔的楚皇轩,就相当于是拥有了锻炼神识的秘法,可惜他们只能守着,却拿不到。

    这件事着实让人崩溃。

    可惜炼神塔无人能踏上顶层,这一点至今无人能够更改,据说当今武神只差半步便能达到最高层,即便如此,却依旧止步在门外。

    当然,这些韩伟并不清楚,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提出这个问题了。

    “难难难,欲登塔顶难过登天!”李道林没有过多解释,只是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无奈之色。

    韩伟和楚先天闻言,也是一阵郁闷,很明显,多少人折戟沉沙在了炼神塔之中,也就造成了现在传说炼神塔上有无上恐怖的谣言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