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惊天大战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31本章字数:3491字

    嗡……

    越接近炼神塔,越能感受到炼神塔那强劲的变化,李道林等人神色吃惊,迅速地停在了第十座山峰上。

    “他居然来了!”

    这时候,那干瘦老者目光烁烁,看到了不远处负手而立,身形昂藏,气势惊人,正抬仰视着炼神塔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虽说在抬头仰视着炼神塔,但是却给人一种身高万丈,仿佛在俯瞰着炼神塔一般的感觉,令人不禁心生畏惧。

    “没想到阁主都出现了,看来应该是出了大事。”

    除了眼前这位中年人,李道林等人还看到了那位发须苍白,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老者,心内暗暗惊奇。

    四面八方,数十道光芒都落了下来,都是京都之中赫赫有名的高手。

    “居然是威武侯!”

    “原来是金城主!久仰大名!”

    这些强者之中,大多数都是大楚皇朝的王侯,彼此之间,也算是熟识,这个是都彼此打了个招呼,开口询问那些先到的人。

    “侯爷,你最先来,可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我在府中便感觉到了元气突变。”一名黑须炸立,脾气耿直的中年人走上前来询问道。

    “威武侯,老朽尚且不知啊,这炼神塔素来是楚皇轩最为神秘之物,自当年第一任阁主放置于此,便从未有过反应,今日突生征兆,恐怕要发生大事啊!”答话的是一位双眼极小,但是却闪耀着着睿智光芒的老者。

    “什么大事?”威武侯赶忙追问,声音颇大,道:“侯爷,您就别再卖关子了,知道俺是粗人,根本不明白你们的花花心思啊!”

    “咳咳……”

    听他这么一说,这老者顿时一阵干咳,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什么叫花花心思,会不会说话,你不明白,莫非还不记得这炼神塔的传说?”

    “什么传说?”

    威武侯说来还真不知道,赶紧追问道:“俺看你是不想告诉俺,尽扯这些没用的做啥子,直接说明白不行么?”

    “你还是去找其他人问问吧,老朽实在是不能跟你说了。”这位老者脸色更黑了,拂了拂衣袖,转身离去了,倒是留下威武侯一脸郁闷。

    “老家伙,莫非在府中被婆娘欺负了了,怎的脾气这么之差?”威武侯一阵摇头,朝着远处人群赶去。

    那些见到他的人,都是脸色狂变,转身离开,生怕被他招惹上了。

    “都不跟俺讲,俺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见没人愿意搭理自己,威武侯也不生气,大大咧咧,就这么在众人注视之下直接冲进了炼神塔中。

    “不可……”那边须发皆白的老者看到这一幕,吓的差点跳脚,正要大喊,却发现威武侯已经冲了进去。

    “夯人啊夯人,怎么一点死活都不知道呢!”

    那些远处的王侯见状,都是摇头叹息,这威武侯实在是太夯了,这个时候的炼神塔,又怎么能乱闯?

    每一个人都是摇头叹息,但是却浑然忘记了,若不是自己等人不搭理那威武侯,怎么会发生眼前这一幕。

    ……

    炼神塔外,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此刻的塔内,韩伟却遇到了难以接受的一幕。

    在他眼中,无边的黑暗之中,但是却有两个庞然大物在争斗,恐怖的力量震撼天地,虚空崩塌,席卷四面八方。

    这是两个万丈身高,气势惊天动地的巨人。

    其中一人,周身星河缠绕,力量如雷滚滚,天崩地裂,每一次挥洒而出,都是毁天灭地,恐怖之极的力量。

    而另一人,则是光芒万丈,宛如烈日一般,无穷的力量喷涌而出,震撼诸天万界,燃尽亿万生灵。

    二人争斗之间,力量席卷无穷黑暗之中,但是在韩伟看来,却并不感到恐惧,而是难以相信的骇然。

    无论二人争斗多么恐怖,虚空如何狂暴,力量的席卷,都伤害不到他分毫。

    此时,韩伟周身上下都涌现出道道玄黄之气,幻化万千,扬扬洒洒,将他周身护的严严实实,任他天崩地裂,都不会造成半点的伤害。

    而韩伟也发现,在他丹田之处,那漩涡已经流转到了极致,迷蒙之间,仿佛显现出了一个真实的形体。

    似轮非轮,似盘非盘,诡异的紧,蒸腾出无穷的玄黄之气,气息厚重飘渺,给人一种天涯海角般的感觉。

    若不是有这玄黄之气护着,恐怕韩伟都被那争斗的余波灭杀了不知道几多次。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没有回过神来,难以不明白,黑洞之中怎么会有两个强大到这种地步的人在争斗?

    甚至他都在怀疑,眼前是不是皆是虚假?

    轰!

    那边打斗的二人难舍难分,力量崩塌天地,震撼八方,席卷九天十地,恐怖的波动连时空都卷曲起来了。

    只见星光闪耀,斗转星移,光芒绽放,气势冲天,无穷的力量挥洒而出,每一招都耸人听闻到了极点。

    “星河涛涛!”

    忽然,犹如一声怒吼,好像在耳边炸响,又似在心内响起,振聋发聩,韩伟浑身一震,眼前骤然涌现无穷的星光河水。

    这些星光河水冒出三色神芒,日月星辰在其中静淌,浩大的力量仿佛能崩灭一切,湮灭一切。

    “不动大日!”

    恍惚间,又一个肃穆沉浑,威武霸道的声音也响了起来,那万丈高的人影背后,仿佛真的浮现出一轮曜日一般,隐隐看到有三足金乌升腾飞舞,力量无穷无尽。

    那无边的星河滔滔不绝,席卷九天十地,但是那光芒万丈的人影却好像不动如山一般,丝毫不动,光芒越发璀璨夺目了起来。

    虽说看不清人影,但是韩伟却能感觉到那恐怖无边的威压,镇封星河,实在是强悍的有点吓人了。

    轰!

    操控星河的强者再次杀了出来,一拳轰出,虚空星光闪烁,仿佛显出了万千宇宙,深邃神秘。

    只是这深邃神秘之中蕴含着无穷的崩灭之力,就算是那光芒万丈的强者,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一掌探出,手中如有大日浮现,沉浮不定,无穷的力量酝酿而出,骤然间,将那无穷的宇宙虚空都燃烧了。

    轰隆隆!

    顿时星空崩塌,拳头之上的星河也消失无影,星河强者浑身一抖,猛的倒飞了出去,一时处于下风。

    不过这时候候韩伟眼尖的看到,那光芒万丈的人影虽说依旧光芒万丈,但是庞大的身体不断地颤抖了起来。

    尽管轻微,韩伟依旧看得清清楚楚。

    “看来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法门!韩伟心内暗暗摇头,再次将目光落在了远处那星光环绕的人影之上。

    此时,这人影浑身气流波动,无穷的星光都渐渐的消失,在其背后,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魔胎在沉淀,吞噬无量星光。

    “这是什么,感觉很熟悉啊……”

    感受那剧烈波动,吞噬光芒的征兆,看上去相当的熟悉,韩伟目瞪口呆,骇然道:“靠,这尼玛的是黑洞……”

    没错,眼前的一幕与炼神塔第四十九层的黑洞一般无二,无穷的星光之中囊括无量虚空宇宙,都不断地朝那黑洞汇聚。

    吞天噬地,吞噬万物!

    黑洞拥有着无边的威能,不过是一出现,那恐怖的威压便席卷四面八方,整个世界都在颤抖,分解。

    “没想到最终你还是修成了这种手段……”那光芒万丈的人影看到这一幕,语气依旧威严肃穆,根本没有喜怒,但是言语之间,却透着一抹感慨。

    “还未完全修成!”

    浑身都笼罩在星河之下的强者声音淡然,缓缓地说了一句之后,陡然目光神芒一闪,朝着韩伟所在的方位看了过来。

    “糟糕……”

    韩伟见状,心内陡然一悚,只感到一股无边强横的力量横跨无数星空宇宙,从那人影的双眼之中激射而出,直朝他激射而来。

    轰隆!

    虚空动荡,无穷的风暴席卷而出,但是却难以阻碍不了那两道星河般的神光,甚至连韩伟周身玄黄之气也无能为力。

    两道神光,在韩伟根本就无法躲开的情况下,轰然一声,直接射入了他的双眸之内,带着古老的气息。

    韩伟只感觉头疼欲裂,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最后玄黄光芒彻底的被黑洞笼罩,直接吞入了其中。

    而那射出两道星河神光的人影,更是早一步被那黑洞吞噬,连一丝丝残留的迹象都没有留下。

    “何必这般呢……”悠悠的叹息从光芒万丈的人影口中发出来,再不复之前的肃穆与威严,只是透着弄弄的疲惫。

    哗啦!

    黑洞恐怖的力量覆盖住了他庞大的身形,但是他的身形却如水流一般,轰然崩解,化成一条光芒璀璨夺目的河流,直直没入了黑洞之中。

    只是,在此人身体分崩离析的时候,一道赤红如火的光芒却冲天而起,隐约之间,能看到其中三足火鸟扑扇翅膀,转眼之间,犹如长虹一般消失不见了。

    随着大战结束,黑洞炸开,无尽的破碎毁灭之力席卷四面八方,整个炼神塔都剧烈的震荡了起来。

    甚至,在第十座山峰之上所有人都感觉到了炼神塔的变化,纷纷心中惊悚。

    “糟糕了,赶紧走……”

    众人惊惧之下,纷纷冲天而起,整个第十座山峰都剧烈地摇晃了起来,仿佛天地震怒,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嗯?”

    只有那威武昂藏的中年人向前迈出一步,直接步入了塔中,浑身散发着强烈至极的气势,宛如一道紫金光环笼罩住了身体。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纷纷脸色阴沉下来。

    轰!

    整个炼神塔之上中充斥着无穷的黑色光芒,宛如通天神柱,擎天撑地,无尽无边的气息无弗远近,浩瀚广博的扩散了出去。

    一时间,方圆千里之内,所有人都看到了这边的异状,感觉到了其中的威压,都是神色惊恐了起来。

    “楚皇轩出大事了?”

    神圣的金殿之上,一名头发苍白,目光威严,气息如狱的老者大马金刀,坐在金龙椅上,看着下面众人问道。

    “启禀陛下,炼神塔异兆显现,武神已经赶往,想来并无大事。”殿下一人走出,手持玉圭,恭声说道。

    “嗯,如此最好,炼神塔乃是楚皇轩之根本,不容有失,着武神亲查,回来后直接来金殿觐见!”老者闻言点头,吩咐了一声,随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微皱的眉头之中显示出一些疲累之态。

    “是!”众人鞠躬应道。

    殿下众人见状,都是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