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奇葩侯爷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31本章字数:3448字

    无边无际的黑暗。

    朦胧之中,一股强烈的疼痛传来,头疼欲裂,韩伟发出一声吼叫,从沉睡之中苏醒了过来,脸上满目狰狞。

    而在他的双眸之中,缎子一样的星光流淌,交相辉映,给人一种怪谲之极的感觉。

    “疼疼,好疼啊……”

    韩伟吼叫着,双手抱头,浑身颤抖反常的强烈。

    砰!

    终于,一声沉闷而强烈的响声传来,宛如重物落地的撞击声音,韩伟只感到脑中一片晕沉,旋即便陷入了昏迷之中。

    在半晕半醒之间,又似乎听到了一个暴躁的近似咆哮的抱怨声。

    “他奶奶的,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俺不应该在炼神塔内修炼吗?”

    另一处方向,威武侯一脸郁闷的从地上跳了起来,体内真气一荡,顿时将满身灰尘一扫而空,朝着周围看了过去。

    “咦,还有一个人?”这时候,威武侯也注意到了韩伟,神色微显诧异,他径直的走向韩伟。

    “哎,快醒醒!”

    威武侯上前,大手在韩伟身上重重的拍了拍,大声说道。

    旋即他就发现了韩伟是陷入了昏沉之中的,连忙抬高手掌,一股厚重的真气喷薄而出,通过经脉涌入了韩伟体内。

    “咦?这时怎么回事”

    下一刻,他便感觉到了些许不对劲,脸色突然大变。

    在韩伟体内,存在着一股强大的吸力,随着他的真气的涌入,居然死死地将其吸附牵扯,即使是真气这种无形无影之物,居然也难以挣脱开来。

    威武侯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真气似浩荡的河水一般涌入韩伟的体内,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

    砰砰……

    但是在此间,无论他如何努力,怎么都挣脱不开韩伟体内的束缚,就好像整个人都与韩伟生长连为一体一样,想到这儿,他心内便是一阵苦涩。

    真气似大河之水流转不息,转眼之间便被吸走了十之七八,威武侯脸色也越来越难看,魁梧的身体忍不住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怎么回事,这小子真是古怪!”他目光落在韩伟身上,催动体内的真气运转心法,使出多端变化,努力向要挣脱吸力。

    砰!

    终于,也不知道是他的内功心法发挥了效果,还是韩伟体内的吸力突然衰竭了,他浑身突然一震,连连后退数步,才从中挣脱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威武侯发现体内真气居然只剩下不到一成了。

    “亏大了啊!”

    威武侯暗暗叫苦,连忙取出数颗上好的丹药吞服,迅速的恢复真气。

    “嗯……”而这个时候,地上一直处于昏迷之中的的韩伟忽然一声轻哼,身体一动,有了苏醒的迹象。

    “这是哪里?”

    韩伟神色舒缓,看着身边的威武侯,满脸都是疑惑的神色,张口问道:“对了,你那是什么眼神啊?你又是谁?”

    这时候,韩伟意识渐渐的恢复,也注意到了威武侯满脸激动的表情,心内不由得感觉些许不安,但还是忍不住问到。

    “本座乃是大楚威武侯,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体内有什么秘密,居然吸收了俺九成多的真气?”威武侯厉声喝道。

    “什么九成真气啊?”

    见威武侯并没有动手的打算,韩伟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感觉身体状况大好,并无异状之后才悄悄的松了口气,这个时候威武侯的言语又吸引了他的注意。

    “好啊,你小子居然还敢耍无赖,莫非俺会骗你不成?”威武侯见韩伟矢口否认,更是怒不可歇,高声道。

    “谁知道呢……哎,大叔,这是哪里,我还要回阁中呢。”韩伟翻了翻白眼,忍不住的问道。

    不过他这句话倒是点醒了威武侯,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啊,自从在炼神塔中意外的被一道强烈的光芒卷入,落在这里后,还没看清这是什么地方呢。

    不止威武侯,韩伟也同样如此。

    二人都抬头彷徨四顾,只见四周树木丛生,一片葱绿,好像是在山林之中,隐约还能听到几声若有若无的野兽嘶吼之声。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在这个世界里,韩伟唯一一次离开京都,就只有来楚皇轩了,其他的地方他并没有去过,所以对眼前的环境当然是十分陌生了。

    不过这时候,威武侯倒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地方,诧异道:“俺怎么突然跑到楚皇轩后山来了?”

    “楚皇轩后山?”韩伟闻言松了口气,还好离京都不远,否则的话恐怕又生出许多的麻烦了。

    然而这时候他心内又多出了疑惑,自己不是已经踏上了炼神塔顶吗,还看到了那场惊天的巅峰之战呢,怎么忽然又出现在楚皇轩后山了?

    想到这里,韩伟忽然心中一动,又想到了在炼神塔顶上看到的众多事物,顿时头颅有些隐隐生疼了,仿佛用脑过多导致神经衰弱一样。

    “算了,还是回去再想吧!”

    韩伟努力的摇头,似乎这样可以将脑海中的疼痛祛除,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就准备离开此处了。

    “嗨,你准备干什么去?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什么人呐”这时候,威武侯却不依不挠的追了上来,拽住韩伟的衣袖问道。

    看他那紧张的神色,粗犷之中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警惕,虎睛烁烁,倒是让韩伟感到一阵阵压力袭来,心内顿时一慌。

    “你说你是威武侯?”

    这个时候,韩伟突然记起眼前这个家伙刚才自报的姓名了,记起了京都之中那个极度荒淫的侯爷。

    威武侯,其实并不是皇亲贵胄,而是一介贫民封侯而已,据说他为人大而不中,但是运气却好的逆天,在战场上随意游荡,便擒获了敌军的将军。

    这种好事,立刻就让他一个再也普通不过的士兵成为了一名军官,若是这有这么一次,也没什么了。

    但是威武侯既然能晋升为侯爷,那么立下的功劳自然不止这一次,最奇葩的是他有一次被敌军擒住后,不但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甚至还里应外合,直接将敌军首脑一锅端了,大军也因此获得了大胜。

    威武侯的好运就好像开了挂一样,越来越离谱了,反正就是立下的功劳越来越大,受封的爵位越来越高。

    当今大楚皇帝听到他的奇遇之后,也是数度开怀大笑,曾在朝堂上暗指他不仅是大楚福星,而且长相不怒自威,颇有悍将的分度,是以凭此封爵威武侯。

    因此,这威武侯也算是平民封侯一方了,甚至属于平民侯中的平民了。

    不过还有一点值得一说,那就是这威武侯封侯之后,便逗留在京都,闲来无事之下,居然借助皇家内库的强悍功法硬生生修炼到了先天境界。

    本来这一点也没什么,帝国的先天高手也是不少的,但是要知道他可是从来没有任何人指点,仅凭自我摸索,甚至只修炼了十年,居然就达到了别人花费数十年方能达到的境界,这便有些匪夷所思。

    若不是他一次偶然出手,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了修为,恐怕还没人知道其惊人的天赋呢。

    而也正是那次,外面都传说这威武侯乃是数十年难得一遇的武道天才,论及名头,在整个京都,只是仅在四皇子楚凌天之下。

    曾在京都的时候,韩伟也听过不少威武爷的光辉事迹,心内还暗暗感叹,莫非侯爷也是穿越大军中的一员,甚至是小说中的主角,否则的话,怎么会如此的洪福齐天,逢凶化吉呢?

    不过现在看到,他心内忍不住略微有些失望了,眼前的威武侯不过是一个粗鲁的大汉而已,他那锐利的眼神也只是武道修炼有成后才有的。

    人也长得不帅,也谈不上什么人格魅力,怎么看都不像是做主角的人啊。

    自然,其先天境界的修为还是很高的,最起码现阶段的韩伟拍马不及!

    想到这儿,韩伟叹息着摇了摇头,他又见威武侯拦住自己去路,心内不由的郁闷,连忙说道:“四方侯府韩伟,见过威武侯爷!”

    “韩伟,四方侯府的?”

    威武侯闻言微微一愣,好像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神色一阵惊异,再次高声问道:“你就是韩伟?你是那个废材……”

    威武侯刚一说出口,便发现韩伟的脸色便黑了,虽说韩伟喜欢低调做人,但是也做不到唾面自干,被人当着面说成废材,很是郁闷。

    很明显,威武侯爷也注意到了韩伟的脸色了,于是又连忙补充了一句,道:“额,不是俺说你废材,是所有人都说你废材……”

    这句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韩伟的脸色就更黑了,简直是神补刀啊。

    “算了,这个威武侯貌似脑子有问题,我还是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吧。”韩伟摇了摇头,并没有跟威武侯锱铢必较的打算,转身就要离开。

    只是他不想计较,威武侯却是不愿意轻易放过他啊,连忙又追了上来,问道:“你好像并不是没法修炼内功的废材啊,方才俺探查到你的体内还是有内劲的,只是异常虚弱罢了。”

    韩伟不答话。

    威武侯继续道:“其实这也没什么丢脸的,修炼资质是先天就有的,可不是后天凭本事得来的,再说了废材也没什么不好,本事越大责任越多,要是没本事安贫乐道才好哩。”

    说到这里,他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居然脸上露出了怀念之色。

    “这个侯爷不会是怀念当初还在做小兵的时候吧?”韩伟心内恶趣味的臆想到,但是这话确实万万不能当着其面说出来的。

    威武侯的怀念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罢了,他又迅速地又恢复了过来,朝韩伟说道:“对了,你小子怎么会昏迷在这里,你这么低的修为……”

    “额,侯爷,我本来是要赶着回楚皇轩的,您就放我一马,不要阻拦我了,行吗?”

    虽说韩伟也坦然承认自己修为很低,但是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而且还是在他面前,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当下,他也加快了脚下的速度,直接朝远处走去。

    对于韩伟明显表现出来的不耐烦,威武侯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还是他并不放在心上,当下任然笑着道:“俺也要去楚皇轩啊,来来来,同去同去!”

    他说完这句,也不等韩伟发出反对,脚下一动,猛的抓起韩伟便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