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拍卖会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31本章字数:3836字

    对于洗神草,普通人或许并不知道,但是对于那学身为武者,而却踏入了凝神期的强者来说,不但不陌生,反而是如雷贯耳。

    武者达到了凝神期后,便需要不断地淬炼其神识,使其越来越强,甚至最后达到显化成实质的地步,透体而出的境界。

    不过众所周知的是,神识的锻炼是十分艰难,不但需要高深功法,还需要武者又持之以恒,水滴石穿的毅力,从不间断淬炼才可以。

    但是饶是如此,神识想突飞猛进,依旧是难上加难,比起肉身修为修炼来说,难度简直就不在同一个档次上。

    因此,一般的武者即使是修为达到了换血期,神识提高比起凝神期的武者来说,并不会强大多少。

    不过若是拥有了一株洗神草,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洗神草,对武者的神识有着强悍的洗涤之效,通过特殊秘法,将其扎根在肉体之内,能够不断地从虚空汲取一种神秘的灵魂能量,壮大自己的神识。

    这种能量,凭借武者自己后天境界是不可能吸收到的,只有达到先天境界方才有机会。

    但是依仗洗神草的话,就可以提前吸收到这种神秘能量,对于武者来说,这简直就是在身上装了一件逆天的作弊器啊。

    这一点,就像百兽赤晶对于肉身的淬炼一样。

    不过百兽赤晶是通过本身蕴含的力量来淬炼武者的肉身,而洗神草则是通过吸取虚空中神秘的灵魂能量洗炼武者的神识,二者原理截然不同。

    对于韩伟强烈的反应,楚先天也很满意,笑着道:“这件消息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十有八九不会错,而且据说洗神草有三根之多啊。”

    “有三根?”

    韩伟眼睛不由的一亮,握紧了拳头,道:“不论它有几根,反正我势必要拿到一根。”

    “不错,有了洗神草,你我师兄弟二人方才能更快地修炼。”楚先天也笑着附和道,又拍了拍韩伟的肩膀。

    韩伟也是点头,朝楚先天抱拳说道:“师兄能告诉我这件大事,小弟感激不尽。”

    “哎,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我都是一个师傅的徒弟,就像亲兄弟一般。”楚先天摆了摆手,阻止了韩伟客套,又说道:“你我还是快走吧,若是再不走,恐怕要误了时辰了。”

    “嗯嗯。”韩伟点头。

    随后,二人便迅速地离开了这第十座山峰。

    来到山下,楚先天当先一拍腰间一块赤红色玉牌,顿时一道明亮的火光浮现,轰然之间变成了一头大鸟。

    这大鸟目光锐利,浑身火羽,利爪森森,居然是只妖兽火焰鸾。

    韩伟看着眼前火焰鸾,有些吃惊。

    火焰鸾虽说是四级妖兽,据说是拥有远古强大神兽血脉的妖兽,力量十分强大,桀骜不驯,就算是先天强者也不容易能驯服,没想到楚先天居然有这么一头。

    虽说楚先天虽说是皇子,但是本身实力其实不高,甚至还有一个废材名头,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中,地位就算是再高,也是高不到哪里去的。

    而现在,他居然拥有这么一套火焰鸾,就让韩伟略微有点吃惊了,看了看楚先天,隐隐觉得他和之前好像有些不同了。

    楚先天并没有注意韩伟的目光,他笑了笑,说道:“师弟,我们走吧,从这到京都就算骑马,也需要许多时间,为兄这里还有头火焰鸾,正好能乘坐两个人,不过须臾便能到达京城。”

    声音落下,他便迅速跳上了火焰鸾的背。

    眼前这头火焰鸾显得顺从无比,丝毫没有传说桀骜不驯的样子,韩伟见状,目光闪烁,心内也是暗暗称奇。

    “还是师兄想的周到一些。”韩伟也笑一声,坐了上去。

    砰!

    在韩伟坐定后,楚先天先一拍火焰鸾的脖颈之处,顿时大鸟便张开了两只翅膀,宛如一道利箭一般射入了天空之中。

    “好快!”韩伟不由得暗暗吃惊,表面却不动声色,只是朝着前方看去。

    虽说火焰鸾速度确实很快,但是它的背脊之上却是四平八稳,丝毫没有颠簸之感。

    不过片刻,京都便出现在了韩伟眼中,从上向下看去,京都异常渺小,就好像一座城池模型一样。

    在城外,楚先天将火焰鸾收将了起来,出示了自己随身的玉符之后,在守城卫兵恭敬的目光之中,二人便进了城。

    这是韩伟离开京都后,第一次返回,虽说只有短短几天,但是却是恍如隔世,山上的幽静苦练,与眼前的繁华热闹也是截然不同啊。

    不过此时韩伟也明显感觉到,自己还是习惯于热闹一些,就好像水中的鱼儿,始终离不开水。

    自然,这并不是说他不适合过那种清冷苦练的修炼环境,而是说眼前的繁华盛世更让他熟悉,更让他有感觉。

    “走吧,我们快去拍卖场。”

    楚先天瞄了一眼韩伟,随后直接带着他走向京都拍卖场。

    京都拍卖场是座宏伟的,酷似于塔楼的高大建筑,金碧辉煌,雕栏玉砌,给人一种堂皇大气之感,奢华无比。

    在门口,一名名容颜十分俏丽,身着修身长裙的美貌侍女迎接着每一个走进拍卖场的客人。

    韩伟也是这里的熟客,因此来到这里是丝毫也不陌生。

    “哎?前边这不是七哥么,怎么,你这中废材也来参加拍卖会?”

    就在韩伟和楚先天准备进入拍卖会场之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带着嘲弄。

    听到这个声音,楚先天脸上笑容顿时消失不见,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但韩伟还是明显注意到了这一幕,在楚先天回头看向四周声音来源的时候,他神色恢复了往日平静,仿佛刚才脸上的难看从未出现过一般。

    身后来者是一名俊美的,气势略显森严的伟岸男子,韩伟对他也很熟悉,正是那日在楚皇轩门口和韩鸣一起来找他麻烦的十四皇子。

    而在十四皇子身侧,依旧是几位楚皇轩的弟子们,包括韩伟的弟弟,韩鸣。

    “原来是十四弟啊。”见到了四皇子,楚先天也豪不动怒,缓缓说道:“见到了七哥,就不知道行礼么?”

    “什么?”十四皇子确实没想到楚先天居然会这么还击自己,他心内一怒,但是皇家规矩很是森严,见到长兄确实需要行礼的,这一点就算是他也是违背不得。

    只是在以往,他仗着修为比楚先天高,别说是行礼,平日里见到也尽是嘲讽和挖苦。

    而楚先天一般也是不作理会。

    现在,他惊奇的发现,自己这个废材的七哥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居然敢如此跟他说话了,让他心内忍不住发出的一阵怀疑。

    这和之前的废材,还是同一个人吗?

    十四皇子按下心中疑惑,当着所有人的面不甘心的躬身行了一礼,随即又张嘴讽刺道:“七哥啊,这拍卖会多的是武道强者,又岂是你二人能随便来的,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免得丢我皇家脸面。”

    韩伟闻言,心内顿时暴怒,十四皇子的这句话,并不只是说了楚先天啊,连他也囊括进去了。

    别人会怕十四皇子,但他韩伟却不怕,现在他已经达到凝神中期了,就算是与十四皇子硬碰硬,也不一定会输的。

    不过十四皇子任然没有动手,他也不会再主动出手,否则的话落人口实就不好了,对他韩伟,或者对其父亲四方侯都有不利。

    眼前老皇帝非常病重,但是却还是没有驾崩,整个京都之中都处于微妙地氛围中,韩伟虽说的不太清楚,但也不傻,才不会主动惹这种事呢。

    “十四弟你多虑了。”

    这时候候,楚先天也是神色平静开口,看着十四皇子,缓缓道:“既是拍卖会,有金银即可,你七哥我虽说是家底不丰,但也能买得到一些东西,这拍卖会如何会来不得?”

    虽说语气任然很平静,但是楚先天语气之中包含十足的不满,只要是个人都听得出来的。

    十四皇子也没想到自己这个一向都懦弱的废材七哥,居然敢张口顶自己的嘴,神色顿时就是一怒,森然道:“老七啊,人贵有自知之明,这有些事情,不是想做就可以做做的,有些地方不是想来就可以来的。”

    说完,他身上骤然涌出了一股气势,猛的朝着楚先天当头压了过来。

    不过对此,楚先天仿佛是早有防范,他目光一闪之间,也是一股强烈如虹的气势冲天而起,毫不示弱的回视者十四皇子。

    “十四弟,自知之明你哥哥我还是有的,不过在这个京都之中,至今还没有什么地方是我楚先天去不了的。”

    楚先天死死地盯着十四皇子,说完之句话之后,在十四皇子那扭曲阴沉目光之中,朝韩伟道:“师弟,我们走吧!”

    当下,二人便施施然的走进了拍卖场。

    至于门外十四皇子等人,则是一个个都神色阴郁的站在原地,直到身旁的一名侍女凑上来询问时,才跟着走了进来。

    十四皇子和韩伟一样,都也是这拍卖场的常客,再加上其身份高贵,拍卖场特意安排了一个独立贵宾室给他。

    从这贵宾室内,可以将整个拍卖场的境况一览无余,无论是台上,还是其他位置的拍卖者,也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砰!

    不过此时,十四皇子却没有像以往一样扫视全场了,而是坐下之后,愤怒的一掌拍在了晶石打磨而成的圆桌上,浑身杀气腾腾的。

    “我真想杀了那个废材。”

    他冰冷却又饱含杀机的声音从嘴里一字一字的蹦出,目光如血,仿佛要择人而噬的野兽,可见心内确实愤怒到极点了。

    楚先天的话,让他那高傲的内心杀机变得不可抑制。

    韩鸣等人见状,都是变得神色肃穆,可不敢胡乱开口了,楚先天虽说是个废材,但是人家毕竟也是七皇子,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了的。

    再者说了,楚先天与十四皇子之间的矛盾,涉及到了皇室内部斗争,他们虽然说都是王侯子弟,但是胆子再大,也不敢轻易牵扯进去。

    闹不好,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情。

    他们不愿意说话,十四皇子却没有打算放过他们,冷冷的向他们扫了一眼,道:“怎么,都哑巴了吗?”

    众人都是十分尴尬,却并不言语。

    韩鸣忽然道:“十四皇子,这件事情确实不能这么算了,当着如此多人的面,七皇子落了您的脸,简直就是不将您看在眼里,若不是教训他一下,您还如何在这京都之中立足啊,要知道,今日到此拍卖会的人,身份可都是不简单啊。”

    啪!

    十四皇子闻言,又是猛一拍桌子,愤然道:“说的不错,楚先天让我丢尽了脸面,我就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韩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韩鸣神色依然不变,这时又深深的看了十四皇子一眼,缓缓的道:“十四皇子,七皇子毕竟还是皇家之人,不好妄动,否则陛下那边恐怕也会有大麻烦,我们倒是无碍,就怕影响您……”

    说到这儿,韩鸣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过十四皇子哪里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也知道他说很有道理,问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不能动七皇子,但有一个人我们却可以动的。”韩鸣道。

    “你说韩伟?”

    韩鸣说道这个份上了,十四皇子自然听出了他的弦外之意,心内一动,随即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