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得到洗神草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32本章字数:3324字

    “66000两!”

    “70000两!”

    “75000……”

    豪华的贵宾室外,震耳欲聋,洗神草的出价则是越出越高,出啊不多超乎了在场所有人的能力范围。

    “这是第一根而已,便会有这样的高价格,还有两个孔一定是会更高啊!”有些人心里透亮,虽然都对洗神草渴望之至,但是这种昂贵的价格,一定是难免有些力不从心。

    虽说自己是习武之人,钱财于己如同浮云,可是习武之人本身对于钱财的用量就是庞大的,所以可以说是来得快,去的也快。

    洗神草这种增强内力,坚实基础的宝物,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难以言表的吸引,倾家荡产还是只求买到一根。

    但是现在的情形是,就算那些人真的倾家荡产,用光所有的钱财了,只是恐怕都买不到一点寒毛,所以心里肯定有点怅然。

    慢慢地,他们听着越来越高的报价,有些人不再叫了,但是这时候的价格,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支付的起的价格了。

    相对于倾家荡产,仅仅购买一根洗神草,他们只想能够余下一点钱拍下别的好东西,因为,不是所有人对于洗神草都是必须要得到的。

    总的来说,只有那些个自己已经达到了凝神期,另外如果自己有亲人达到了凝神期的人,才迫切想得到洗神草。

    慢慢的,眼睁睁看着价格马上超过十万两黄金,韩伟和楚先天依旧四平八稳的坐在豪华的贵宾室中,一句话也没有说。

    可是在场中,报价的人也渐渐地没那么多了,由原来的人山人海,变成了现在的只有几波人扎在一块。

    “100000两!”

    最后,终于在一声咬紧牙关的叫声中,洗神草的价钱已经达到了十万两,当所有人听到之后,都是一阵惊慌失措,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换个角度,又能够清楚的明白了,因为这边是京城,达官贵人非常多,十万多两黄金只为了一小根洗神草,也是可以理解的。

    就在十万两后,全个拍卖会场都稍微安静了一会儿,眼看那高台上的长者就要宣布十万两黄金第一次的时候,马上一个有些惊慌,但是却很从容的叫声响了起来:“101000两!”

    这个是一个从贵宾室里传出来的叫声,有一些的稚嫩,但却十分的淡定,他在十万两的原本上,又多了一千两。

    而之前那个咬牙切齿,清楚的肉疼不已的叫声,这个时候已经变得有些震耳欲聋了:“110000两黄金,如果还有更高的价钱,这个一小根的洗神草,你们带走!”

    这个叫声也是来自那个贵宾室,非常的洪亮,通过了贵宾室扩音大法的提高,却没有人了解出来他的真实身份。

    可是所有人都听出来了他的言外之意,110000两黄金确实是他最终的报出价了,如果还有别人出更高的价格,那么这个人便不参加了。

    全个拍卖会场,很多人都想出价,可是他们一想到那巨大的黄金个数,心里就是一阵煎熬,最终只能冷冷的摇着脑袋。

    可是就连那之前幼稚而淡定的声音,她时候也没有再传出来,很明显是难以出出比这110000两黄金更高的价钱了。

    就在全场都以为没有人继续出价的时候,最后那本来报价的那些人都经不住要松口气的时候,一个慵懒的叫声响了起来。

    “我出111000两!”

    啪!

    此语一传到他们耳朵里,场上人都是脸色变清,令人难以相信,他们没想到还真的有人会继续往上叫价格,虽然仅仅是加了一千两,但是却足以让在场人感到震惊了。

    “怎么还是那个叫声!”

    很显然,所有人都听出来了,这个就是那个之前抢到了血骨玉的声音。

    “妈的,该死!”

    那出价110000两的人听到这个叫声,他的脸色顿时就发怒了起来,两手抱拳,整个人进入了暴怒之中,火气,狂躁!

    虽然只是不甘心,可是他带的黄金确实没有更多了。

    “尽量不要让我懂得你是哪个人,不然的话,我一定要你的命!”找个人咬牙切齿的说的一大堆,于是就慢慢地散去了浑身暴躁的杀气。

    “111000两黄金一次,还有没有出跟多的了?”

    “111000两黄金,第二次!”

    “111000两黄金第三次,那么就恭喜这位,拿下第一根洗神草。”

    那台上老者大声的叫呵,接着就朝着背后得意的一名侍女一使眼神,这位小侍女心领神会一悟就懂,于是就抱着玉盒慢慢走下台面。

    紧接着,在韩伟待着的贵宾室之中,那个先前送来血骨玉的中年人脸上又是堆满着笑,把洗神草也递了过来。

    “韩三少,这是您的洗神草!”

    “好的,你就放在这吧,只是本少身上的黄金没带够,这里是我的随身的玉符,等会儿让你们的人去四方侯府拿吧!”

    韩伟心领神会,于是就抛出一块色泽鲜明的上好玉佩,马上就说。

    “你说什么?”

    中年人很显然没有明白这个意思,有点不敢相信的看了一下韩伟,你要知道在他们拍卖会上还从未被人赊过账呢。

    于是,他脸上涌现出了一丝迟疑的神色,手上拿的的玉盒也不懂该不该放下。

    “嗯哼?”

    韩伟得知了中年人的难堪,声音降低,就和他说:“嗯?难道你拍卖会还怕我四方侯府不给钱不成?”

    “不是,那倒不是……”中年人一见韩伟脸色不太好看,瞬间就尴尬的笑了起来,连忙说着:“韩三少,您自然算是我拍卖会的老客人了,四方侯府也是这京都名门,肯定不会做赖账的事情,这里是小人多想了。”

    接着,他脸上再次露出一丝笑,先是将玉盒放下,慢慢的拿走了韩伟的上好玉佩。

    这可由不得他自己,谁叫这玉佩可是值111000两黄金呢。

    “嗯,你知道就好,先走吧!”由于中年人的谦卑,韩伟很开心,点了一下头后便挥手让他走掉了。

    中年人定然是不多说闲语,对于这件事他还要去跟掌柜通报一声呢,至于要去上四方侯府要钱,恐怕是要等拍卖会结束前,也要速度去那里了。

    看到中年人的离去,韩伟的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脸:“真没想到我韩三少名声这么好用,居然就这么容易搞到洗神草,不错,师兄,剩下的二根,可就真要看你的威力了!”

    韩伟一猛的前进几步 ,边朝楚先天说,边打开了宝盒。

    “你放心,这第二根洗神草,也逃不出为兄的口袋!”韩伟都亲自演示了一遍,楚先天自然是明白清楚,怎么会担心洗神草被人拍走。

    “那好……”

    韩伟听到之后,嘿嘿小声笑了一会儿,赶忙将那洗神草从玉盒中拿走,青色透润,充满着自然柔和的光圈,和玉盒子上的条纹图案师出同门。

    这草光晕唯美淡雅,仿佛有股特殊的力量,韩伟只不过是轻轻闻了闻,便感受到了一阵神清气爽,难以言表的畅快。

    “真不愧是洗神草!”

    韩伟笑了笑,也不慌张,张嘴便将这洗神草整个吞了下去,宛如一团光圈,几乎不用咬,全部都就进入了身体之中。

    洗神草本是仙药,入口即融,随即形成一团强大的气息,进入体内之后,并没有消散,反而迅速地凝聚在了一起,直透天界。

    韩伟不敢造次,连忙运功一动,朝着这股气息追寻了过去。

    而这股气息则是立即地钻入了天灵,随即轰然一声,直接进入了神海之中,在广阔的天地之下,显示出洗神草的形体,扎根发芽。

    噌噌噌……

    洗神草立刻扎根神海虚空,散发着一股柔和的吸引力,立刻虚空中一股股神秘柔和的力量顿时被牵引了出来,天灵之上,随即进入了韩伟的身体。

    这股力量非常古怪,并不进入血肉经络之中,而是直接奔着神海而来,氤氲神秘,光芒闪烁,宛如一丝莹光,立即进入了洗神草中。

    本来就如同青玉,晶莹柔和的洗神草好像吞噬了某种大补的东西,身体移动,叶子飞舞,就像壮大了一分。

    随后,从叶子之中上升出一股干净透彻,温润柔和的气息,飘飘荡荡,直接就进入了神海之中。

    随着这股气息进入神海,韩伟整个人都浑身散发着热量,仿佛觉得灵魂都轻了几两,全身都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受。

    “好奇怪的感受,难道这就是精炼神意?”

    韩伟只感到浑身舒服的不像话,可是对于神的强大毅力,却并没有太过强烈的感觉,甚至没有任何变化。

    “也许是感觉有些微弱,毕竟刚开始,可能没有很显著地效果。”韩伟心内想着,摇了摇头,并不在做理会。

    这个洗神草只要进入自己身体就好,之后它就能自主的从周围的空气中吸收那种强大的能量,不断地洗炼神识。

    其实这一点,完全不用韩伟想多少。

    但是,韩伟在将其融入自己身体后,便不再管其他的了,就像那个百兽赤晶一样,只让它不断地吸收各种力量,散发强大的力量。

    但是在这时候,第二根洗神草的报价也达到了热火朝天,每个人都望眼欲穿,价格一个跟一个,不断往上加。

    这个洗神草只有三根,走掉一根,可是现在只剩最后的两根,如果再不能得到这第二根,只想想要得到最后一根,肯定是没有机会了。

    这个时候,却是楚先天表现的从容镇定,一点也不心乱,可是到了这种关头,也难免的有一丝紧张之情。

    最后,楚先天在等到场中只有三个人出价的时刻,突然往上加了3000两黄金,直接掐灭了场上其他人的念想。

    可是这个时刻,这一根洗神草的价格已经上升了十三万黄金,这个比起韩伟买下来的那一根洗神草,还要多出差不多两万两的黄金。

    这个还只是第二根草,我想到最后第三根的那会儿,那价格一定是还要上升,能达到十五万也说不好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