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三友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32本章字数:3173字

    “额,我知道,挺好的这样。”

    韩伟点了点头,眸光闪烁,回忆起今天自己打败王飞,怕是触及到了贵族侯和平民侯的矛盾,就如楚先天说的贵族侯一脉真的不会善罢甘休。

    可能对于这一点,韩伟一点也不惧怕什么,他能有如今的修为,不论在贵族侯一脉子弟,或者是平民侯一脉的子弟中,韩伟都算得上是强者,根本不用怕任何人。

    即使是遇到众人围攻,韩伟也完全有把握脱身而去。

    “哼,这些贵族侯子弟最好不要招惹我,不然的话,我随时可以活动活动筋骨,武神台毕竟是武神台,这一身的实力老子还没发挥多少呢。”

    韩伟一阵冷笑。

    楚先天见韩伟就沉默着,没说话,心里以为他在担心什么,连忙道:“师弟,你根本不用担心,拿你的实力,那些的贵族侯子弟也不敢招惹你,就算那些比你强大的,我谅他们也不敢乱来什么。”

    “是吗?”

    韩伟见状,一抹笑容浮现在脸上,点了点头,把脑海中杂念驱散,道:“师兄,这事老弟也不担心,而今天打败了王飞,突然感觉自身还有诸多不足,希望能一一弥补过来。”

    “没错,武者修炼,要的不就是不断提高自己,这样才能踏上巅峰。”

    楚先天“嗯”了一声。

    韩伟见状,撇了撇嘴巴,也没有说什么,师兄就是什么都好,除了喜欢说教,那简直比师父还师傅。

    “师兄啊,我们师傅上哪了,我们拜师这么久,也没传授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呢,该不会是耍我们吧?”

    突然的,韩伟就想到了师傅李道林想到,从拜师以来,李道林师傅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虽然偶尔见过几次以外,可是根本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但是韩伟突破到换血期的事情,李道林还是知道了,可是当时看向韩伟的目光出现欣慰之外,竟然透着一股期待。

    而期待什么,韩伟就不清楚了。

    “这……为兄也不知道。”

    楚先天勉强笑了一声,也叹气道。

    “那就这样啊,不管他了,我先去修炼了啊”!韩伟转头,向楚先天说了一声,然后就钻进了茅屋之中。

    ……

    京都,林园之中依然是那宽敞简单,李道林和自己的两位好友坐在一起,聊天喝酒,开怀大笑。

    “李老头,我看你你收了两个弟子也不过问,你这是什么心态啊,真就任他们自生自灭?”那大鼻子老者打了个酒嗝,向李道林问道。

    “自身死灭?你会说话吗,李老头那是在检验那两个小子呢,检验他们可真有那份心性继承他的衣钵。”一边干瘦的老者嘿嘿笑道。

    “检验个屁?”

    大鼻子老者嗤之以鼻,高声道:“让我看啊,李老头这点本事,还不如烂在肚子里得了,考验徒弟哪有不管不问的,哪怕是天才,我看也会培养成废材,而且还是两个废材中的废材,李老头不后悔才怪”

    “胡说什么!”

    李道林闻言,立刻脸色就难看了,端起酒喝了口,道:“我李道林收徒,关于资质并不重要,我只看他有没有那不断追求强大的心,即使是废材,那也能成才。我那两个弟子,可能在京都名声不好,可是也并非废材,这些,老夫还是很清楚的。”

    “名声?不好?”

    大鼻子老者砰然大笑:“你老鬼也知道这个,我想你这些日子出去倒也调查了不少嘛,不能怪我说你,你收了七皇子也就算了,但你怎么竟然连四方侯韩霸天的儿子也手下了呢,虽说他老子狂妄,只怕儿子恐怕也好不到哪去啊!”

    “韩霸天,四方侯老夫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不说他狂妄,秉性耿直还是可以,而且还深得陛下宠信,看来是一个了不得的人啊。”李道林道。

    “有什么了不起?”大鼻子老者撇嘴,一脸的不服。

    “嘿嘿,臭酒鬼,难道你还在记仇当年韩霸天带着夫人抢了你的酒喝吧?”那干瘦老者笑着问道。

    “胡说什么,老夫我是那种人?”大鼻子老者闻言脸色一红,但是他本来脸色就因为喝多了酒而红得很,而这尴尬其他人倒也看不出来。

    “师傅,师傅,发生大事了!”

    然而这时候,一道欢喜的声音从院子一头传来。接着,一位穿着宽松长袍,看起来体格有些肥胖的少年跑了过来。

    “什么大事让你大呼小叫像什么样子?”大鼻子老者抬头瞪了一眼,喝问道。

    少年根本不害怕,直笑道:“师傅,这回真是挺大的事,要不我说给你听啊,这和李师伯有关呢!”

    “没大没小,你要叫他师叔,说你小子多少次,脑子就是不长记性!”大鼻子双目又是一瞪,说道。

    “臭酒鬼,你说什么,师伯就对了,李老头年岁是要比你大一点嘛,就是你显老罢了。”干瘦老者道。

    “老鬼,你乱说什么,拿我的喝就算了,竟然揭我的短,难道你想跟我过几招?”大鼻子老者气呼呼说道。

    听见这话,干瘦老者不但不生气,还笑眯眯地顺势站了起来,说道:“来来来,刚好这些日研究出一招新的剑法,就是没人练手,如果酒鬼你要是愿意帮忙,当然我是求之不得。”

    “额,还是算了,喝酒喝酒!”

    大鼻子老者一听,瞬时就知道说错话了,赶紧拿起酒坛子不断地往自己嘴里灌酒,跟着还不忘朝自己的徒弟问道:“你刚刚不是有事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有屁快放!”

    “额,师傅,可以先给我口酒喝,跑了半天,我累的不行,有点口干舌燥的。”少年嬉笑着说道。

    “滚蛋!”

    大鼻子老者见状,大怒,道:“快说,不然给我练功去!”

    “额……”少年见状,瞬间脸色一苦,怨道:“算啦,我不喝了,现在我说还不行么?”

    “你到底什么事情?”

    李道林心里也好奇,他自己好好在这坐着,事情怎么会和自己有关了?

    “哈哈,就在刚刚,李师伯的好弟子将万鼎侯的王飞打败了呢!”少年一副喜不自胜与有荣焉的样子,说道。

    “啊?我的弟子,哪个?”李道林更惊讶了,问道。

    “就是是四方侯府的韩三少爷,特威风了,大家都看到了,他一把就抓住了王飞的脖子……”少年说的兴起,赶紧将事情从头到尾都说了一遍。

    众人听少年说完,干瘦老者问道:“小酒鬼,你保证没有看错?”

    “我不会看错,而且我还韩三少爷输的几百两银子都没了呢,这怎么可能有假?”少年连忙道。

    “什么,几百两白花花银子没了?”大鼻子老者一听这话,瞬时又大怒了起来。

    “师傅,师傅,你息怒啊,这没了几百两,可我赚的更多,而且都有上万两呢。”面对自己的师傅,少年确实有些惧怕,赶紧补充说道。

    大鼻子老者一听,顿时愣了,问道:“说,怎么回事?”

    “那个事情是这样的……”

    跟着少年又将自己赌钱的事情说了一遍,一开始他听是韩伟与王飞约斗,根本不用想就压了王飞赢,可是后来又转念一想,韩伟好歹也是李师伯的弟子,而自己压他输有些不地道,所以也有拿了一些银子去压韩伟赢。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王飞最后竟然输了,而他的几百两银子打了水漂,可是韩伟却赢了,让他狠狠大赚了一笔。

    他在回来的路上也一直都在后悔,怎么就不全部压韩伟赢呢,如果那样的话,恐怕真的就是更是狠狠大捞一笔了。

    “你小子真贪心啊!”

    干瘦老者笑了,接着又朝李道林道:“李老头,你那个徒弟看来了不得,只是几天时间,竟然达到了换血期,更甚的是还打败了王飞。而王飞那小子我是知道的,他换血巅峰的修为,还有从战场上下来,比一般王侯子弟可要强悍的多。”

    李道林点头,突然站了起来,道:“老夫这就回去看看,那小子不声不响,竟然拥有了换血巅峰的实力,想来倒也勤奋……”

    说完,只见他身形一动,人已经消失不见了。“

    “李老头现在倒是记起徒弟了。”干瘦老者见状,哈哈大笑。

    ……

    “现在达到了换血期,可是除了身法以外,大家也并没有太过强力的攻击武技,虽说百战拳法大开大合,可是却等级太低,且破绽颇多,至于破虚手,更完全需要依仗自身的修为,而大星罗掌法就更不用说了,那简直就是一个耗用真气的大户。”

    就在茅屋内,与针对这次和王飞比斗,韩伟从上到下认真回想了一遍,马上找出了不少自己目前仍旧存在的不足。

    但是这些不足中,更主要的就是武技不行,而且用的最熟练的百战拳法不过是低等的九级武技罢了,招式简单,攻击力也不强大。

    虽说家传的破虚手属于六级武技,可是由于对修为的要求太高,而仅次于大星罗掌法,就以现在韩伟的修为,即使多施展几次恐怕就要力竭了。

    “如今最主要的,是要搞到一门武技,而目前最适合我的,就是八级武技或者七级武技了,最但好是七级的。”韩伟暗暗想到。

    “走,就去功法宝塔看看!”

    在楚明轩,如果想要获得功法或武技,就需要去闯功法宝塔,它和炼神塔和测试踏一样,都是楚明轩三大宝塔之一。

    韩伟起身,开始准备前往功法宝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