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打哭了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33本章字数:3297字

    砰!砰!砰!

    远处,声音强烈,有刀剑交击的交手之声,更有人的愤吼。

    韩伟目光闪烁,身形如电,好像鬼魅一般出现在一颗大树之上,拨开枝蔓,朝着那争斗的场地之中瞟了过去。

    那是一片很是宽阔的场地,这里正有七八名男子正在争斗,而让韩伟吃惊的是,这其中竟然有他的狐朋狗友之一的陈蕃。

    “奇怪,这小子怎么会现身在这里?”韩伟心内一阵疑惑,他分明记得,陈蕃并没有进入楚皇轩,怎么会出现在后山那里?

    而且这个时候,陈蕃身边竟然没有形影不离的孙远明,更加让他奇怪了。

    “耿彪,有种你就杀了我,不然我陈蕃一定不会放过你。”突然,陈蕃被人一拳打翻在了地上,脸色红润扭曲,怒吼道。

    “嘿嘿,陈胖子,你以为我不敢?哼,若不是楚皇轩有规矩,老子今天就杀了你。”那耿彪冷笑一声,又一脚踩在了陈蕃的头上。

    “耿彪?”

    看到这一幕,饶是韩伟一直看不惯陈蕃狡猾的样子,这个时候见他被打,也不由得心内愤怒,这耿彪确实是过分了一点。

    对于耿彪,韩伟当然也是熟识,不过平日里耿彪都是跟在王子凌的身边,对于陈蕃、孙远明,甚至以前的韩伟都欺负过不少。

    不过从那韩伟穿越之后,跟他耿彪倒是仇怨不大,甚至在赌场之中,耿彪还赠予他一枚价值连城的妖丹呢。

    当然,那可是韩伟赢过来的。

    “陈胖子,你还不服吗,告诉你,刁民就是刁民,哪怕是成为了侯爷,也照样脱离不了骨子里的低下,以后见到我们贵族侯一脉,最好滚远一点,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耿彪踩在陈蕃头上,满脸猖狂嚣张道。

    砰!

    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与陈蕃一起的人再次被打倒在了地上,脸色非常愤怒,眸中怒火熊熊,死死地盯着贵族侯一脉的弟子。

    “废物东西,你敢瞪老子,老子挖了你的眼睛。”一名贵族侯子弟眼中厉芒一闪,抬手就奔着这人的眼睛探了过来。

    “你敢!”

    那平民侯子弟怒吼一声,突然双手如爪,朝着贵族侯子弟的手就抓了过去,声音歇斯底里,好像要拼命。

    砰!

    贵族侯弟子见这样子,脸上呈现出一抹冷笑之色,竟然也不躲闪,而是屈指一弹,直接将此人的手搪开。

    二人之间的差距确实是太大了一点,一个还是淬体期,另一个已经踏入了凝神期,相距不是一个档次。

    咔嚓!

    “啊……”

    这名平民侯子弟惨嚎了一声,脸色煞白,右手垂了下来,竟然被那贵族侯子弟直接将手指头折断了。

    “你们太毒辣了!”陈蕃见状,气的肥硕的身体都不断颤抖,脸上浮现出凶恶之色,眸光寒光毕露。

    “毒辣?”

    耿彪呵呵一声,缓缓道:“对付你们这些蝼蚁般的废物,我们哪怕只用一丢丢的力量,也不是你们能够招架得住的,不是我们狠毒,而是你们太弱智,废材就是废材。”

    “你……”陈蕃怒极,努力挣脱,但是耿彪的脚踩在他的头上上,就像一根沉重的石柱,他根本就动不了。

    这时候,另一边一个不断挣扎,没有被干掉的平民侯子弟也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连着陈蕃在内的三个平民侯子弟全都被耿彪的人踩在了脚下,脸色都愤怒到了顶点。

    这是侮辱。

    “告诉你们这几个废物,楚皇轩不是你们能立脚的,此次历练之后最好给我滚,否则见一次打一次。”耿彪扫了陈蕃等人一眼,慢慢道。

    陈蕃几人大怒,但是由于被踩着,根本就不能动弹,只能听着。

    耿彪冷笑,接着道:“还有,把你们猎杀的妖兽都交出来吧!”

    “你放屁!”

    陈蕃怒斥一声。

    “是吗?”耿彪眼中厉芒一闪即逝,脚上力量即时加大了起来,陈蕃肥胖的脸色越来越红,好像所有的血液都凝聚在了上面,有些吓人。

    这是耿彪以强大的内力压迫他的心脏,以至于血液不断地往上涌动,全部淤积在了头上,若是耿彪再不松开,恐怕陈蕃会心脏承受不住压力,爆裂而死。

    “交不交出来?”耿彪问道。

    “不……交……”陈蕃死死地盯着耿彪,脸色虽说可怕的吓人,但是却咬紧牙关,突出了两个字。

    “你……该死!”耿彪愤怒,脚下一动,松开了陈蕃的脑袋,翻掌之间,直接朝这陈蕃脸上击打了过去。

    砰!

    一声闷响,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之中,耿彪的手并没有落在陈蕃的脸上,而是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耿彪,在我面前你也敢这么猖狂,看来这爪子是不想要了?”这时候,韩伟淡然而饱含杀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这,韩伟,是你……”耿彪大惊失色,急忙就要缩回手来。

    韩伟战败了王飞,在他们这一代中已然成为了最强的几人之一,别说是耿彪了,就算是王子凌,都不敢再对付他。

    而这一次王子凌之之所以没有出现在这后山,据说正是因为王飞败给了韩伟,被万鼎侯送到前线上历练去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耿彪才极为愤怒的对陈蕃等平民侯子弟出手,就是想为他的好兄弟出一口恶气。

    他不敢找韩伟,只能将仇恨放在其他的平民侯子弟身上。

    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自己刚刚欺负陈蕃一顿,韩伟便出现了,就宛如一直在旁边看着一样。

    韩伟当然不是一直在旁边看着,他早就想要上前了,只是被陈蕃与之前奸猾迥然不同的强硬性格吓到了,所以出手晚了点。

    “没错,就是我!”

    韩伟眸光冷峻,见耿彪要缩回手去,大笑一声,手掌上猛地勃发出一股力道,强劲凶猛,咔嚓一声,便将耿彪的手折断了。

    “啊……”耿彪惨叫一声,脸色突然煞白了起来,朝韩伟怒吼着:“王八蛋,你竟然敢伤我……”

    “本少爷不光伤你,还要好好打你,哼,你方才的态度又到哪里去了?”韩伟冷笑一声,猛的走上前来,一脚朝耿彪踢了过去。

    耿彪知道他不是韩伟的对手,强忍着手腕处的痛处,急忙躲闪了过去。

    只是韩伟的速度又岂是他能相比的,仍然被一脚踹在了胸口,落地葫芦一样的滚了出去。

    “耿兄……”

    其他贵族侯子弟连忙围了上来,将耿彪扶了起来,其中一人更是愤吼一声,扬拳朝韩伟砸了过来。

    “你就是那个废物韩伟吧,听说你此时厉害了,连王飞都打败了,我却不信。”此人大叫着,拳风凛冽,已经来到韩伟的面前。

    “那我就揍的你信!”

    韩伟冷呵一声,也不躲避,照样挥拳迎了上来,势头更猛,拳风更烈,尽显张狂霸道,唯我独尊的气概。

    轰!

    二人拳头毫无花哨的轰在了一起,迸发出强烈的气浪,在场所有人都心中大惊,但是却不约而同瞪大了双目,想要看清楚情况。

    “啊……”

    一声惨吼,一个人影倒飞而去,双手胳臂之上鲜血淋漓,看上去异常的凄惨正是那名贵族侯子弟。

    “侯辰,你如何了?”其他贵族侯子弟见此人一招便败退了下来,都是神色吃惊,连忙围了上来。

    “疼啊,疼死我了,手臂废了!”

    这名叫侯辰的贵族侯子弟眼中浮现出钻心的疼痛之色,看着自己跌落在地上,软腾腾毫无力道的手臂,竟然大哭了起来。

    一名凝神期的武者,竟然被韩伟一拳揍哭了。

    韩伟的强大,再次将在场所有人震撼了,甚至比之前打败了王飞还要牛逼的多。

    这名叫侯辰的贵族侯弟子韩伟不知道来历,但是耿彪和陈蕃等人却明白地很,他本人并没什么名气,但是他爹却是当年老皇帝亲口御封的神拳侯,一身修为惊天动地,尤其是拳法,已经达到了神鬼一体的境界,可是与四方侯韩霸天齐名的王侯。

    要明白,在当今的大楚皇朝,虽说王侯很多,但是真正踏入了先天境界,拥有不俗名望的人却并不常见。

    神拳侯算一个,四方侯算一个,万鼎侯算一个,其他的几个加起来,也没有单手之数,比较起周边的北燕国和柳园国,并没有什么优势。

    虽说人数上没有优势,可是大楚皇朝的拔尖强者却并不少,无论是四方侯,还是神拳侯,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威震天下,坐镇四疆,没人能犯。

    这也是大楚皇朝的浑厚资本。

    神拳侯名震四海,威服众国,最为强大的就是那他一手恐怖的拳法,而这侯辰虽说没有继承所有,但是在众多贵族侯子弟之中,却也是强中强。

    甚至比之王飞,名头也并不逊色,只是王飞修为已然达到了换血期巅峰,二人并没有打过罢了。

    这也是为何此人听到韩伟打败了王飞之后,仍然敢挑战韩伟的原因。

    只是想不到的是,他雄心万丈,想要打败韩伟,却被韩伟一拳就揍哭了,甚至两条手臂都断裂了,若是不及时救治,恐怕真的会成为废物。

    盯着躺在地上嚎啕大哭,痛不欲生的侯辰,众多贵族侯子弟都是头皮发麻,哭笑不得,脸上全是眼泪。

    “不堪一击,废物!”

    韩伟一拳将侯辰打哭,神色不屑的扫了众多贵族侯子弟一眼,嘴里吐出六个字,让一众贵族侯子弟都不敢与他对视,哪里还敢还嘴。

    韩伟的强大,已经深深地震慑到了他们。

    “韩伟,我承认你比我们厉害,不过这是楚皇轩历练,我们都是楚皇轩的学员,你不要对我们出手,否则会取缔资格。”

    霎时,一名贵族侯子弟朝韩伟说道。

    “不能对你们动手?”

    韩伟闻言脸上抹出嘲弄之色,缓缓道:“本少爷什么时候对你们出过手,是你们挑衅在先,怎么,难道你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