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这才是好酒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09本章字数:2057字

    当刘晨回来的时候,黄宇通等人略微惊讶,没料到他这么快的速度,“小子,酒呢?”

    刘晨硬着头皮拿出了百花酒,要包装没包装,瓶子也不是什么好货色,顿时黄宇通就不买账,“你存心玩我?这不会是你的尿壶吧?”

    “咳咳,不是,这里边是真正的好酒,不信我倒一点你喝喝。”刘晨仔细一看,还真有点像痰盂,可能那个时期制造水平不发达。

    黄宇通笑了,他好似听到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滚犊子,傻逼才喝,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有神经病。”

    “好吧,那是你的损失,你们几个来点,可不要小看这酒,美容养颜,活血祛瘀,强身健体哟。”刘晨拿过来唐楚楚的杯子,妹子表情有点怪异。

    “老二,别别给我倒,我不稀罕你的尿,我还是喝五粮液吧。”张嘉文连忙摆手,要说这好好的一场聚会,却被刘晨这个神经兮兮的家伙破坏了,换谁心情都不好啊,要不是看在舍友的份上,早就翻脸不认人。

    只是刘晨打开了瓶盖,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溢满了整个房间,就如同处在一片花的海洋,好神奇啊,他贪婪地吸了几口。

    恰好服务生推门送菜,也当场石化了,要知道这酒楼在清江市也赫赫有名,平日来用餐的名流络绎不绝,连市场价值几万一瓶的酒,他都见到过,那些虽然口感绝佳,香味余娆,但跟这酒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啊。

    莫非十几万一瓶?!他本来还打瞌睡,闻到这气味,顿时就精神抖擞了。

    黄宇通脸色有点不自然,这是什么酒,他喝过最好的酒,也就几千块一瓶,至少喝进嘴里,才能体现出不同,但刘晨这玩意,就跟玩具一般,能萦绕出肆意花海的场景,莫非是什么高科技?

    “小子,你能不搞笑吗?这是酒?劣质香水吧?”黄宇通撇撇嘴说。

    刘晨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给唐楚楚弄了小半杯,家刚还帮着自己说话不是?

    “来,请你喝的,不收钱。”刘晨一副心疼的表情。

    唐楚楚很无语,虽然很享受扑面而来的香味,她都有些陶醉了,并不意味酒能喝啊,。

    可不知道为什么,唐楚楚看到刘晨灵动的眸子,有一种错觉,这家伙不会害自己,她鬼使神差端起杯子,还没送到嘴边。

    黄宇通一巴掌呼过去,“喝了会死人的!”

    啪嗒,酒杯碎了,酒洒了一地,奇妙的是,勾画出一朵百合花的图案,“卧槽,你这混蛋,赔老子的酒。”刘晨都舍不得多喝,就这么浪费了,他一耳光砸在黄宇通脸上。

    黄宇通懵逼了,宋坤他们也惊呆了,这是谁给刘晨的勇气啊?黄宇通可是学生会主席,连一般老师都惹不起,刘晨还想不想在清江大学待了。

    “你特么打我?不就是一瓶破酒,老子赔不起还是怎么地?老子废了你。”黄宇通眼睛像要喷火一样,抓着空酒瓶,对刘晨扔了过去,还好他反应快,只碰到了腰部。

    “闹什么呢?”一道突兀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是一位国字脸的中年人,他腰杆子笔挺,浑身流露着上位者的气质。

    宋坤恭敬喊了声,“王叔叔。”这人名叫王贤德,是酒楼的老板,生意做得很大,在清江市都算一号人物,不过王贤德没有理会他,注意力落在了刘晨身上,不对,准确说是他怀里的那瓶酒。

    王贤德是出了名的爱酒之人,他品尝过的酒不计其数,却从没遇到过,闻着香气就令他兴奋,他严肃的表情荡然无存,吞了吞口水,“小兄弟,这酒给我尝尝可好,放心,今天你们这桌我请客,包括酒水。”

    他的话引来一片惊愕声,连服务员都没想过,王贤德居然这么大方,平常逢年过节,都没给员工额外福利,出名的铁公鸡。

    为了尝一口酒,几千饭钱都不收了,着实难以理解。

    刘晨先一愣,而后摇摇头,“为什么要给你尝,又不是我买单,你也别打折。”

    黄宇通很郁闷,他还准备用团购呢。

    王贤德微微尴尬,明显没想过被人拒绝,这些年应酬也不少,全国各地名酒喝了个遍,却没一种酒,能让他心里痒痒。

    这就好比一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一丝不挂站在面前,只要不是个功能障碍,都会有扑上去的冲动,无奈被关在了笼子里。

    王贤德一狠心,“八千,外加这桌免单。”

    难得王贤德这么痛快,他的员工忍不住对视一眼,莫非这是什么琼浆玉液?

    “噢,王叔叔对吧,你的意思是,这一杯酒价值万元?”刘晨一惊一乍问道。

    “恩,你要现金还是转账。”王贤德拿出手机,刘晨心砰砰直跳。

    这一瓶十杯还是有的,我勒个去,小爷一个月抢一瓶酒,岂不是年入百万?!

    刘晨第一次觉得,读书没屌用,会抢红包才是王道。

    在他摇摆不定之际,突然走进一中年男人,西装革履,身材伟岸。

    “老伙计,你刚说啥?”很明显,这人一进来,王贤德就有点慌了。

    “赵总,你咋来了,走走咱们继续喝去。”王贤德和赵总多年的朋友,也知道他喜欢收藏各种名酒,王贤德越是这样,越暴露他的心虚。

    况且赵总被清新的香味吸引,才找了过来,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刚摔碎的那杯酒,弥漫了半个楼。

    赵总看到刘晨,指了指王贤德,“小伙子,他要买你的酒?”

    刘晨不假思索点点头,相对于王贤德的圆滑,这赵总就挺有亲和力,容易产生好感。

    “多少钱。”

    “八千块充值卡加上这桌酒免单,一杯酒,怎么样,叔叔。”刘晨谨慎问道。

    百花酒固然好,但刘晨没见过世面,也不清楚具体价值。

    “老伙计,糊弄小孩呢?你这样捡漏不大好吧?十万,我要了。”赵总先是一愣,不禁哑然失笑。

    “捡漏?十,十万......”刘晨有点无语伦次,看来这王贤德不地道,百花酒价值远不止如此,可一杯十万,太不可思议,买一辆小车都绰绰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