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人各有志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09本章字数:2018字

    刘晨发现一个问题,自己根本没有发言权限,输入框提示功德不够,这功德到底啥玩意,想跟他们交流都不行,结果他成了白眼狼,刘晨也觉得功德主这个称号没屁用。

    一听到有红包,他目不转睛盯着手机,飞快戳了戳,“叮咚,恭喜抢到张飞镜像之力,已放入百宝箱。”

    什么鬼东西?镜像之力?!刘晨以前很喜欢玩魔兽争霸,RPG地图玩了个遍,这镜像之力,该不会是复制张飞的能力吧?果不其然,他看了一下解释,“在半小时内,拥有张飞1的武力,非武者慎重使用。”

    这都行?刘晨一阵无语,张飞可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武将,一身本事所向披靡,勇者无敌,可半个小时,而且才1的能力,有毛用?打得过谁?

    还不如一壶酒呢,刘晨没放心上,他们几个吃得差不多,下楼的时候,收银员叫他们结账,宋坤刚准备刷卡,王贤德走了过来,把收银员骂了一顿,收银员一脸委屈说,刚才黄宇通走得匆忙,没有给钱。

    王贤德直接给他们免单,搞得刘晨不好意思,酒没卖给人家,还这么客气。

    “谢谢王老板。”刘晨笑嘻嘻说,冤家宜解不宜结。

    宋坤酒量还行,至少走路是稳得,不像张嘉文他们,就差趴地上,他们一人扶一个,慢悠悠朝宿舍走去。

    学校小树林,闪着烟星子,显然不是什么小情侣,而是黄宇通找的人。

    带头那人脸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大概五六公分,淡淡月光印在上边,还挺吓人。

    他就是刀疤哥,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据说几年前,他还是游龙帮的人,为了争夺副帮主的位置,跟人起了冲突,这一刀就是当时留下,刀疤哥弄残了五六个狠角,却被扣上互相残杀的罪名,被逐出门下。

    “咋还不来,会不会知道我们在这儿蹲点?要不去宿舍看看?”刀疤哥不耐烦说道。

    “应该不在宿舍,这是回去的必经之路,在等一会,不行我叫人去酒楼看看。”黄宇通还挺怕他,说话都低声下气,这和他平时在学生面前耀武扬威的形象有着鲜明对比。

    刀疤哥撇撇嘴,“你早说呀,咱们直接去酒楼干那小子,不就行了?非弄这么麻烦。”

    黄宇通尴尬笑了笑,解释道,“不是,那样影响不好,而且食为天是王贤德开的。”

    “王贤德?哼,他算个屁。”尽管刀疤哥嘴上这么说,眼中一闪而过的忌惮,这人道上有些关系。

    黄宇通知道刀疤哥的性格,“对对,我就是怕给大哥惹麻烦,啊哈,他们好像来了。”

    他听到张嘉文说胡话,刀疤哥撇了一眼,果然有四个人影,他压低声音,“给我利索点。”

    刘晨还没意识到,即将到来的危机,他感觉喝醉的张嘉文,比猪还沉,走了一会,宋坤停了下来,他皱了皱眉头,看向了不远处的草堆。

    “怎么了?”刘晨微微诧异问他。

    宋坤比划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压低声音说,“赶紧掉头。”

    刘晨搞不明白,难道有人在小树林野战?那不得欣赏活春宫?嘿嘿,“为什么?有人打野战吗?”

    “别问那么多。”宋坤平时经常锻炼,观察力不错。

    只是宋坤才转身,走了没几步,“算了,不用走了。”

    刘晨这才发现,有十来个人,陆续朝他们这儿走来,我勒个去,不会碰见一群人打野战吧,城里人真会玩,但刘晨看到他们来者不善的样子,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大哥们,真的不好意思,我们无意间路过这。”刘晨忙着道歉。

    宋坤突兀喊了一声,“小心。”用力推了下,原从阴暗处,飞出来一块砖头,砸到了刘晨的胳膊,顺势落在张嘉文的脚上,幸好宋坤发应快,否则刘晨保准脑袋开花。

    “哎哟。”二人疼的龇牙咧嘴,张嘉文忍不住咆哮,“谁他妈砸老子,站出来。”这家伙确实喝多了,还以为在做梦呢。

    “呵呵,你们宿舍的人,一个比一个拽,我砸的怎么样,来咬我啊。”黑夜中走出两人,赫然是黄宇通和刀疤哥。

    “啊哈,黄学长,怎么是你,我刚说胡话呢,你别在意。”张嘉文本来就胆小怕事,眨了眨眼,看清局面后,就明白黄宇通的意图,这丫的心胸狭隘,在学校是名副其实的小霸王,刘晨倒是好,当着唐楚楚的面,让黄宇通颜面无存,现在来找回场子。

    “哼,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不相关的人,赶紧滚蛋。”黄宇通冷哼一声,本来对付几个学生,随便找几个混混,就绰绰有余,但他担心几千块好处费,刀疤哥不愿意来,还不如多些人手,撑撑场面也是好的。

    这可不,十几号人张嘉文都吓傻了,一听到黄宇通叫他滚,别提有多开心,后退了两步,腿都发软呢,黄宇通看到就不乐意,“我让你滚,在地上打滚,你特么听不懂?你这样走过去,问问他们肯不肯?!”黄宇通这么气势汹汹,是表现出刘晨看的,这小兔崽子先前仗势欺人,现在可谓是以牙还牙,这一万多块花了,总要好好装装逼。

    刀疤哥也挺高兴,自己过来站一会,就有钱赚,吓唬吓唬小孩子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是,是,我滚。”张嘉文前所未有的庆幸,不停点头,就如同小鸡啄米,然后蹲下身子打滚,刘晨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哎,其实大学就是社会的缩影。

    黄宇通面露得意,“还有你们呢,宋坤,你可以不打滚,给你一分钟,在我面前消失。”他知道宋坤家庭条件还不错,没必要招惹这样的家伙。

    王勇他压根没放在眼里,刚才离开酒楼,他就找人调出了宿舍四人的档案,发现只有宋坤优越一些,其余没什么好怕的。

    等会刘晨打滚,他还要羞辱一番,让这小兔崽子体无完肤,明白什么样的人不能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