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我不喜欢欠人情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10本章字数:2027字

    刘晨微微尴尬,挠了挠头,“怎么,我吓到你了么?”

    “不,不是,你误会了,只是我比较排斥异性。”苏锦儿忙着摇头。

    “噢,原来你是百合啊,直说嘛,这年头谁没一点难言之隐呢。”刘晨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苏锦儿脸颊发红,“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可不是百合,这饭菜我会赔给你,请你不要侮辱我。”她瞪了一眼刘晨,有几分生气。

    刘晨干笑两声,他摇头晃脑,语气和善,“好吧,我这人心直口快,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你别放在心上。”

    苏锦儿暗暗叹了口气,毕竟是她的问题,刘晨怎么说也救了她一命。

    “你是在这儿等我,还是一起去餐馆?”苏锦儿好奇问他。

    刘晨想了想,“我跟你一起去吧。”

    他们肩并肩,刘晨长得不算帅,但身高有一米七八,这苏锦儿亭亭玉立,二人站在一起,就显得十分般配,虽然已经八九点,但校园里依旧人头攒动,大多数是情侣,也有大一的新生。

    “哎呀,那不是刘晨么?他身边的女孩是谁?”有人注意到了他们。

    “好像不是我们大一的妹子啊,我今天观察了一遍,哎,新生里面美女屈指可数啊,”

    “那是大二的苏锦儿,人长的是漂亮,但破鞋一个,你们可以去试试。”这路人中,不乏大二大三的学长学姐,特别妹子舌头长,阴阳怪气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苏锦儿低着头,紧紧咬着嘴唇,她加快了步伐,刘晨眉头微皱,不会说的就是她吧?但女生的一面之词,不足以当真,苏锦儿给他的第一印象不错,干干净净,甜美动人。

    他们正巧路过了医务室,“学姐,你胳膊上的伤,去处理下吧。”刘晨笑嘻嘻说道。

    不过苏锦儿心情不好,摇摇头,颇为坚定说道,“我不是说过吗,不需要,你一个大男人,干嘛那么啰嗦?”她带着呵斥的语气,刘晨微微一怔,表情有点古怪。

    “我还不是怕你留下疤痕吗,多白的胳膊,要是不好看了,你怎么找男朋友,那样一来,我岂不是成千古罪人。”刘晨脸皮倒是厚,这不经意的赞美,却没有起到作用。

    “找不到就找不到,你这才进入大学的新生,怎么脑袋里全是谈恋爱,就不能好好搞学习吗?你爸妈送你来上学,怕不是为了给你钱泡妞的啊。”苏锦儿白了他一眼,劈头盖脸的怒骂。

    刘晨顿时成了霜打的茄子,这医务室门口人来人往,他们目光落在了刘晨身上,虽然他脾气比较好,不代表刘晨不要面子啊,好歹他现在身价百万,一个送外卖的美女,就能指着鼻子骂他么?怎么说刘晨也是一片好意,“算了,饭菜也不要了,谢谢你的好意。”他颇有绅士风度说道。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尽管苏锦儿在后边喊他,“你等等,喂,等下。”

    刘晨这两手空空,回去也不大合适,就在楼下旁边的小超市,买了一些凤爪鸭脖,还有一打啤酒,一大堆零食,就回到了宿舍。

    “老二,你怎么才回啊。”宋坤有点奇怪,他刚才还听到有人议论,说什么一盆花卉从天而降,差点就砸到人了,不过他们宿舍靠后边,窗户不对着,所以看不到情况。

    看到刘晨这么久没回来,宋坤还担心他遭到了打击报复,毕竟黄宇通心胸狭隘,指不准他就找机会对付刘晨,但是宋坤亲眼见到了刘晨英明神武的本事,应该不至于遭殃。

    “啊哈,人家外卖员跑了几趟,东西送错了,索性换成这些,来,过来凑合吃吧。”刘晨扬了扬手里的东西。

    “你再不回来,我就要饿晕了。”张嘉文抱怨道。

    刘晨尴尬笑了笑,他们吃了没多久,就听到有人喊宋坤的名字,这甜美的女声有点耳熟。

    “谁叫我?”宋坤脸色诧异,跑到对面的宿舍,想看看情况,刘晨紧随其后。

    果然,在窗口看到了那熟悉的身影,她手里还提着几个袋子,刘晨一脸郁闷,这小妮子到底是要闹哪出?

    “这谁?”宋坤大眼瞪小眼,虽然妹子很漂亮,但他可以确定,压根就没有见过啊,怎么可能找他,刘晨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们先吃吧,这是找我的,我下去一趟。“

    “我擦,老二,你不会搞一夜情,留了我的名字吧?”宋坤脸色古怪问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大学生比较开放,男女之事也是你情我愿,但有的时候,一旦闹起矛盾,很容易就产生负面影响,校方也不好处理。

    “你这丫的,别胡说八道,我是那种人么?”刘晨说完,就匆匆跑下楼。

    还有路过的男生议论,“喂,你们说那女的会不会被抛弃了?”

    “不太可能吧,那一双大白腿,我玩一年都不腻,而且长得也贼漂亮,这样都被抛弃,还有没有天理啊。”

    “我听说宋坤是个富二代,搞不好人家就是三分钟热度,哎,现在的小姑娘不知道洁身自好,天天千里送B,哪像我们这些屌丝,只能自己解决,人比人,气死人啊。”

    刘晨听了一头冷汗,加快了脚步,宿管阿姨还有点不高兴,因为差不多已经快十点,宿舍要锁门了,刘晨还往外跑。

    “小伙子,你出去干嘛?”宿管阿姨,满脸严肃问道。

    刘晨打了个哈哈,“阿姨,我出去拿东西,马上就回,你可别锁门啊。”

    “好吧,你们这些新生,难道校长没讲明白吗,晚上十点后,不要离开宿舍,不安全的。”宿舍阿姨人不错,虽然嘴上责怪,却还是开了门。

    “喂,你这是闹哪样啊?”刘晨快不走了过去,尽管是九月初,但半夜的风瑟瑟发冷,苏锦儿的身影略显单薄。

    “咯,你的外卖。”苏锦儿递给了刘晨,她胳膊上的血已经止住了,不过并没有处理。

    刘晨叹了一口气,“我不是说,不要弄了么?又不会给你差评,至于这么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