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欺软怕硬的陈浩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10本章字数:2005字

    此时那个看守教官的混混见到同伙遍地哀嚎,脸色大变,不由分说的一把推开所看守的教官,气势汹汹的快步冲向刘晨,冲过去的途中,一手伸入怀里。

    下一刻,只见一道寒光涌现,在月光的映衬下,小匕首,快!准!狠的朝着刘晨腰腹捅去。

    本来喝了点小酒的教官,就略有些飘,加上之前一群人的拳打脚踢,导致自己一直处于懵逼状态。

    伴随着身边的混混猛然一推,充满杀气的冲向刘晨,手中的匕首闪着狰狞的寒光。教官才从懵逼的状态警醒过来,随即惊慌失措大喊!想要提醒,却发现似乎已经有些迟了。

    “刘晨!小...”心字还没喊出口。

    匕首已离刘晨的腰腹只有两寸之遥,只见刘晨猛然回头,右脚如生风般来了迅速的后摆,踢开紧握匕首的手臂。

    导致偷袭的混混捅歪的同时,也失去重心。神赋关大战神千分之一的战力,那身手,那反应岂是这种挑梁小丑所能比的?

    “哼!想捅我是吧?”

    此刻持匕首偷袭的混混,由于刘晨的一脚加上失去了重心,呈狗爬屎的姿势,正巧趴在刘晨的脚下。

    刘晨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混混的头上,自己向来都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主。

    “想要老子的命,老子也让你爽爽!”脚下的力度在渐渐加重!

    “啊!”痛彻心扉的巨大惨叫伴随力道的加重,声音反而逐减变小。面朝地的混混此时鼻子凹的与脸部已在同一平面,满脸的擦伤和大量的鲜血也是旋即溢出,大量的血液中还夹杂着不少口水。其画面简直惨不忍睹。

    此时的刘晨环保双臂,一腿踏头,脸上一副玩味的表情哼道:“摩擦,摩擦,在光滑地面上摩擦,感觉好极了吧?”

    而被踩的混混此刻的内心应该是崩溃的,但痛的不能自理的他。已没有回应的力气了。

    刘晨将视线转移到陈浩身上。一脸嘲讽之色道:“看什么看?怎么?你也想和我切磋切磋?”

    刚才刘晨迅速且凶横的将自己带来的几个人轻松撂倒。一幕幕自己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现在只剩自己一个人,内心说不慌肯定是假的。

    不过好在自己这些年来也没少惹事,见过的打斗场面也不少。想了想自己常年混迹的老爸,略微的镇定一点,故作镇定的干咳了两下。

    便厚颜无耻道一脸:“怎么说我们也是同班同学,同学之间不是应该相互帮助,互相理解的吗?咱们之间有啥好切磋的,你说是不?这样多影响我们之间的同学之情?”

    说完还朝刘晨扬了扬如蜡笔小新般的浓眉。

    陈浩心里暗想到“老爸说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等几天也不晚!”默默的安慰了一番自己,才觉得刚说出去的话,也没多大卵事。

    刘晨听闻,嘴角一阵抽搐。旋即一副若有所思道:“哦?同学之情?刚才是吵着嚷着要扒光我的衣服挂在校门口当标本,当红人的?”

    “呵呵....和刘同学开个玩笑嘛。今天时候也不早了!明早你不是还得军训吗?我们大家都早点回去休息可好?”陈浩先是一脸尴尬,随即又一脸真切道。

    刘晨看了看脚下已奄奄一息的混混,和满地打滚的其他人,挪开了脚,那偷袭的混混这才感觉到头上的巨力消失,如同炸了般的脑袋终于得到了释放,也是暗自松了口气。

    “毕竟和这陈浩和我也没有什么仇,什么怨,得人饶处且饶人。”刘晨心理暗想。

    “行了,你们走吧!”满不不在乎的甩下这句,便径直朝着教官走去。不在理会身后那一群手下败将!

    陈浩一行人听完,大喜。也不拖沓,相互之间搀扶着彼此才勉强能直立行走。

    一行人都靠向了陈浩。

    “妈的,这瘦的像猴似的臭小子下手怎么特么的跟猩猩似的,”手骨折的混混没好气的说道,看着已经180度被掰弯了的手,不由得又是一阵肉痛。

    还说个屁啊!赶紧送油条去医院啊!他这个鬼样子我怕他挺不住啊!”这一群老爸养着的饭桶,本指望着帮我教训下教官的。哪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个二个全被干的人仰马翻。害的老子说软话。所以没好气的说道。

    众人看看了陈浩背上满脸鲜血的油条,再回忆了一下刘晨刚才的手段,又各自感受了一下身上的伤吗,不由得一阵后怕。

    “他妈的别废话了,还不走等着拿小子请我们吃饭吗!”其中一个混混道。

    看来确实被刘晨走怕了,一心想着离开这个鬼地方。一伙人没一会的功夫,便消失拐角之处。

    “没事吧教官。”刘晨淡然的语气问道。仿佛刚才暴揍几个混混的家伙另有其人一样,丝毫不在意。

    “不碍事,几个小混混不过仗着人多罢了,全是些中气不足的家伙,拳脚完全没什么劲道。估计没少坑害物质少女,导致纵欲过度全特么的肾亏!”教官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说道。

    “原来教官也是个闷骚的家伙啊!亏我还觉得你一生正气,哎哟!真是瞎了眼呐瞎了眼!”刘晨先是一脸吃惊,旋即开着玩笑的说道。

    随便又阴阳怪气的面露猥琐的笑声嘀咕道:“不过依我之见,那几个怂包长相猥琐。哪里能有祸害少女的技术你以为人人都像我啊!我觉得他们应该全都是靠着右手解决需求。”

    “哈哈,就论你这小子的猥琐程度,你怎么还好意思说我?”教官摇了摇一脸服气的说道。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懂吗。至于我的猥琐程度也就一般一般,世界第三吧。”刘晨一副死猪不乖开水烫的模样道”

    教官白了刘晨一眼,旋即正色道:“刘晨刚看你身手,可不是一般的练家子啊,在哪学的?”

    看着教官一脸期待的神色,刘晨思索一会,脸色有些不自然,他在想要怎么解释,才说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