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望闻问切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11本章字数:2009字

    “好吧!老夫给你讲讲四大诊法吧。连这种基本入门的都不知道,我怕你告诉别人认识老夫。老夫可丢不起这人。”华佗一脸嫌弃的说道。

    “好,华神医请讲.”毕竟是学东西,而且是从医学鼻祖嘴中说出来的肯定更加细致以及权威。刘晨自动的忽略华佗后面的话,一脸认真地说道。

    听见刘晨这么说,华佗显然十分受用,然后一改神态,认真道来,尽管网上也有这方面的资料,但是毫无疑问,华佗讲究的更加详细明白,就算刘晨没有这方面的基础,也能听得懂一些,他仔细琢磨一番,居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他陷入了沉思,刘晨表现出一副强烈求职的样子,得到了华佗的赞许。

    看来他的选择没错,一般情况,华佗不愿意随便教别人,他的真传可不是闹着玩,况且也要看刘晨有没有那个天赋,事实证明,他没有选错人,只希望刘晨能继承他的衣钵,那是他乐于见到的一面。

    “神医果然见地透彻,小辈心悦诚服。”刘晨很是恭敬,对于这等震铄古今的神医,他是心悦诚服。

    “认真学,老头子的本事够你参悟的呢。”华佗虽然比较谦虚,却是透露着一股得意洋洋,好歹刘晨是功德主,如果能和刘晨多多来往,他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处,至于能不能得道飞升,那就要看他的运气了。

    “恩,那必须的。”刘晨颇为虔诚。

    “所谓“望诊”,就是观察病人的神、色、形、态的变化。“神”是精神、神气状态;“色”是五脏气血的外在荣枯色泽的表现;“形”是形体丰实虚弱的征象;“态”是动态的灵活呆滞的表现。这就是对病人面目、口、鼻、齿、舌和苔、四肢、皮肤进观察,以了解病人的“神”。扁鹊很重视也很善于望诊,把它列为四诊之首,所谓“闻诊”,是指听病人说话的声音、呼吸、咳嗽、呕吐、呃逆、嗳气等的声动,还要以鼻闻病人的体味、口臭、痰涕、大小般发出的气味。

    所谓”问诊“,就是问病人起病和转变的情形,寒热、汗、头身感、大小便、饮食、胸腹、耳、口等各种状况,这便是四大诊法。”华佗滔滔不绝的说着绘声绘色的说完这些,又补充说道:“小子,明白了吗?”

    “恩,谨记教诲!”刘晨很是受用的回复道。

    “行了,对于那小娃子的要求,你可以接受,毕竟医术是治病救人的好东西,害怕穿帮什么的大可不必担心,有老夫在保准惊掉这小娃子的下巴。”华佗嘴中的小娃子指的当然是方学民了。刘晨听到华佗称方学民为小娃子,不由得满脸黑线,抬看了看满头银丝的方学民,这家伙怎么看都得有七八十岁了吧,还被称为小娃子。但又转念一想,华佗如果活到现在?都好几千岁了,这么称呼方学民似乎也不过分,便对华佗点了头说道:“那以后还全得仰仗华神医了。”刘晨一脸掐媚的说道。

    “那行,记得老夫给你说的事,我的药材可别忘了。”华佗说完这些,便消失于刘晨的脑海之中。

    这一提醒,刘晨才想起来答应给华佗找药材的事情,这可是有华佗针和功德币奖励的啊!对刘晨而言绝对都是好东西,下一刻便决定处理完眼前的事,就去把药材的事情给落实。

    刘晨与华佗所有的对话,都是在刘晨体内进行的,虽然看似对话花了不少时间,可是在外界方学民和苏锦儿看来,刘晨也只不过沉思了几秒钟而已。

    此时的方学民正满脸期待的望着刘晨,便听到刘晨的声音传来:“行!我可以转到你们医学系学习!不过在学医方面,我早就有师傅了,所以不能再拜你为师!要不就让我做你的挂名弟子如何?”

    刘晨此刻想的是,如果拜方学民为师,让华佗知道肯定连毛都要气炸,方才华佗便说过,以后只要帮他办事,会亲自教自己医术,同是学医,刘晨当然更倾向于认华佗为师傅,如果此时答应方学民,那岂不是两个师傅?这样并不符合逻辑。所以刘晨才会说当方学民的挂名徒弟。

    方学民听了这话,起先还有些不乐意,自己何许人也?整个清江市乃至华夏国多少医学博士,达官贵人,想投入到自己门下都被自己拒之门外。好不容易看上中了眼前刘晨,还被他要求只做个挂名弟子。看了看一脸认真的刘晨,便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罢了罢了,谁让我偏偏就欣赏你呢?挂名就挂名吧。好歹也是弟子。至于转到医学系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去帮你搞定,等军训期结束,你就可以直接去那边上课了。”

    刘晨听闻便如沐春风的说道:“感谢方教授理解。”

    “恩?还叫方教授呢?”方学民白了刘晨一眼说道。

    “哦哦!感谢方师傅!”刘晨马上反应过来,摆出承让的姿势,腰背微弓的说道。

    得了个便宜师傅,刘晨还是挺高兴的,马上就要转到医学系去,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的道理刘晨还是明白的。有着方学民这巨大的依仗,以后在医学系那还不是横着走?

    “这药单你拿着,直接去药房拿药即可。”方学民将药单递给刘晨说道。

    刘晨点了点头,旋即想到拿药?我不正好得帮华佗找药材吗!顺便一起办了吧!反正顺路,刘晨这样想着便腼腆开口说道:“对了,方师傅!我正好需要找几份药材,正好要去拿药,我就顺便一起抓了吧。”

    “哦?你找什么药材?”方学民疑惑,且充满兴趣的问道。

    刘晨面露难色,不知道该咋说,难道告诉方学民是帮华佗抓药吗?当然说了方学民肯定也不信,还会认为自己脑子烧坏了。

    就在刘晨想着该找什么借口搪塞的时候,便听到方学民一脸打趣,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