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苏有为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11本章字数:2037字

    看到苏锦儿如此模样,刘晨心中不由的一愣。“这丫头咋这么倔呢?不过这性子倒是挺合我的口味的。”

    便讪讪说道:“那行吧,不过我可不要你的钱,你不是兼职送外卖吗,这样吧!以后你每天中餐就给我送外卖如何?钱的话,直接往药费里面扣,这总行了吧!”刘晨拗不过苏锦儿,只能这样说道。

    其实刘晨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有这个主意,虽然认识苏锦儿不久,但刘晨却感觉每次见到苏锦儿的时候,都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想到这个主意,主要还是为了可以多看到苏锦儿吧。

    苏锦儿想了想便说道:“行吧,现在赶紧送我回家。”苏锦儿一副命令的口吻说道。

    刘晨嘴角抽搐神色无语的说道:“我的大姐啊!到底是我在帮你,还是你在帮我啊?咋弄得我像你的小弟一样,真是服了。”牢骚归牢骚,见苏锦儿一副我不管我最屌的模样,紧接着又问道:“大小姐,目标地在哪啊!”

    “去小吃街上的王记臭豆腐。”苏锦儿冷冷的说道。

    “啥?你还要去吃宵夜?”刘晨满脸惊讶的问道。

    “吃你个头,去了就知道!哪来这么多话要说啊!我看你军训的时候没少偷懒吧!压根没累着,不然怎么还这么有精力废话连篇的。”苏锦儿白了眼刘晨,不耐烦的说道。

    此时刘晨真是不知道自己哪筋搭错了,对于苏锦儿的各种刁难训斥丝毫不感到生气,反正感觉莫名的爽!便装作满脸委屈模样的说道:“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本想继续和苏静儿比比嘴皮子的,但看了看苏锦儿不耐烦的样子便打消了这个念头,二话不说的便朝喧闹的街道走去。

    随手拦了辆的士,将苏锦儿放在后面,自己坐在了的士的副驾驶,淡淡的报了王记臭豆腐的地址,便闭起了眼睛一副打盹的模样。

    似乎被今天所发生一连串的事情弄得有些疲惫了。

    而后座的苏锦儿则是身子侧卧正在休息。

    的士上此刻安静的只能听见呼气与吸气的声音。

    没一会,司机的突兀的声音打破车内的安静:“到了,三十块。”刘晨听闻,付了钱便下车来到后车门前,打开车门将苏锦儿搀扶出来。

    搀扶着苏锦儿的刘晨站在小吃街的入口,望着熙熙攘攘的行人,手里有拿着烤鱿鱼的,有拿着水的,还有嘴角油渍都没有擦干净的人,不由感到道:“城里人真会玩!都这么晚了,还这么多人不睡觉出来吃呢。”

    刘晨虽然从小生活在清江市,但生活的地方并不是市区,而是郊区,甚至说的再难听点就是偏远的农村。

    自打记事起,印象中便没有父亲的存在,都是母亲一手把自己拉扯大,母亲在世的时候,刘晨日子过得也不赖的,不算大富大贵,起码在整个县城没几个小孩过得有自己舒适。但那时刘晨还小,也比较听母亲的话,很少出去疯啊野啊什么的。基本属于比较乖巧的类型了。所以才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吧!

    直到后来,随着几年前母亲突然的车祸离世,除了留下了老家那套三层的小楼房,便撒手人寰。到后来交警大队调查车祸现场给的答复却是安心等结果,有肇事司机的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自己后,自己的生活才发生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首先是自己挚爱的母亲离开了自己,到后来对于那些饭桶警察的无能而感到怨恨,再加上生活中所有的重担,如衣食住行,学费等等.....都压的刘晨差点有些想不开冲动。庆幸的是刘晨挺过来了。

    这几年间忍气吞声的打工挣钱,养活自己,靠自己的双手争取学费,与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接触,导致心性无比的成熟老练。仍然活到现在,而且还有着一个极其神秘的QQ群,其功能刘晨觉得无可估量。

    此刻与苏锦儿站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回忆的往事的种种,刘晨的心情仿佛豁然开朗,心中暗想到“这可能就是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苏锦儿白了刘晨说道:“走啊!你发什么愣,都说了回去晚了我家里人该着急了!”苏锦儿扯了扯刘晨的衣服,不满的说道。

    这时刘晨才反应过来,回应苏锦儿到:“呃呃,刚在想事情呢。我们往哪走?”

    苏锦儿没有回话,指了指前方。刘晨便搀扶着苏锦儿朝着苏锦儿指的方向而去。

    来来往往的行人不少,不少男子与刘晨苏锦儿迎面擦肩而过之时,眼睛瞄到苏锦儿后,其中透露的精光都被刘晨捕捉在眼里。

    可见苏锦儿的魅力其实挺大的,至少走在街上,会引起不少男子的垂涎与回头。

    当然此刻的苏锦儿并没有发现到这些细节。

    没一会的功夫,刘晨便看到前方不远处,一家看上去比较气派的店面,门口摆着两只体型不小且镀金的招财猫,排队等候的人已经从店里排到了店外。

    而门口店门的装修费用估摸着也要十来万吧!硕大招牌出现在刘晨眼中。“王记臭豆腐”

    “咋了?”你真来这吃臭豆腐啊?”刘晨解的说道。

    而见苏锦儿没有理自己,挣脱了搀扶着自己的手,踉踉跄跄的走了十多步,便到了王记臭豆腐对面的一个摊位上去了。

    这个小吃街的布局也比较奇特,一边统统是装修棋牌的店面,而另一边则是看起来比较寒酸简陋的摊位。

    可能是考虑到与其让小摊小贩在城市各个地方随意摆摊,与城管捉迷藏,还不如将其集中起来,放置一个地方,只要不犯法,少交点租金钱而有的政策吧。

    刘晨见摇摇晃晃的苏锦儿艰难的走向摊位,也不顾心中的疑惑,便连忙跟上了上去,做好了随时扶住苏锦儿倒下的准备。

    才走进几步,便看到小摊位上,一个满脸皱纹纵横大致四五十岁模样,并不算老的年纪头上已布满银丝的男子,手里夹着副很长的筷子,在油锅中来回翻动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