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苏有为的感激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3:11本章字数:1998字

    仔细一看,摊位前摆着几章桌子,而摊位的旁边也放着个牌子,苏记臭豆腐。就在刘晨打量着这摊位的时候,便听到的了苏锦儿的声音。

    “爸!我回来啦!”苏锦儿有气无力对男子说道。

    听到女儿熟悉的声音,苏有为聚精会神看着油锅的脸便至苏锦儿,见到苏锦儿似乎神色不对,连忙放下手中的长筷,双手在腰间已充满油渍不少地方还很脏的围裙上用力一擦。神色紧张的走到苏锦儿跟前,双手捧着苏锦儿的双肩,神色紧张的关切问道:“锦儿你怎么了?怎么脸色这么难看啊!”

    一旁见状的刘晨便上前一步,插话道:“叔叔你好,我叫刘晨,是苏锦儿的同学,今天她因为贫血,晕倒了,我刚送她看完医生,导致耽搁了不少时间,所以现在才回来。”刘晨对苏有为如实的诉说道。

    本是询问自己的女儿,突然陌生刘晨的打断,而且还是男性,让苏有为紧张的神情略微有些阴沉,显得很不开心,但随着刘晨诉说,苏有为的神色才渐渐由阴转晴,好了不少,旋即将目光看向苏锦儿,一副想听到女儿的答复的模样,见女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苏有为这才笑着对刘晨说道:“刘同学,那今天还多亏了你啊!真的是十分感谢。”

    刘晨连忙摇了摇:“没事的叔叔,同学之间,相互帮助是应该的,不必谢我,既然苏锦儿已经到家了,天色不晚了那我也该回去了!叔叔再见!”说着刘晨转身便要走。

    “等等!刘同学你等一下。”苏有为连忙招手,大声的喊道,一副生怕刘晨听不见的模样。

    刘晨疑惑的转过头看着苏有为,不解的问道:“叔叔还有什么事吗?”

    “你等我一会!”说完,只见苏有为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再次拿起筷子,娴熟的将锅里已黄灿灿的臭豆腐夹进了那种大的打包盒里,快速的倒上了各种调料。装进塑料袋便笑盈盈走到刘晨面前。

    “呵呵,刘同学,这份臭豆腐你就拿着路上吃吧,就当宵夜了,绝对是正宗的臭豆腐,一定要收下,就当是我对你的感谢了!”苏有为质朴干净的笑容看的刘晨不免心里一酸。

    看到苏锦儿有苏有为这个父亲如此的呵护,自己的父亲呢?这种念头一闪而过。

    刘晨知道这是此刻苏有为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全是一片好意,刘晨没有推辞,便提着袋子对苏有为说道:“那就谢谢刘叔了!”说完便转身,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之中。

    这是苏有为踩转过身来对着苏锦儿说道:“刚才那刘晨真的只是你的同学吗?”苏有为想到以前苏锦儿带回来的男同学,心里不由得一阵后怕,无力的说道。

    “是真的,爸只是同学的关系而已。!”苏锦儿乖巧的回答道。

    “这样便好,现在那种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太多了,爸是怕你再轻信他人上当受骗而受伤害啊!你现在最主要的还是以学习为主,将来毕了业找份好工作,这年头除了靠自己最踏实,靠谁都不管用。”苏有为叹气的说道。

    “恩。”苏锦儿此刻不知心里在想什么,小声的回复道。

    “那你赶紧进屋休息吧。”刚说完这句,苏有为便听到:“喂!老板快点啊,我的臭豆腐怎么还没好。”

    苏有为连忙手忙脚乱的朝着油锅走去,随便还不住的喊道:“好嘞,好嘞,马上就好!马上就来。”

    见到如此年纪还如此劳累的父亲,苏锦儿内心有种想哭的冲动,心中白般不是滋味的朝着家中走去,心中暗暗发誓!以后赚了钱一定会对父亲好,让父亲安享晚年!眼神充满坚定。

    走出了小吃街远离了熙攘的人群,刘晨街上随意拦了个的士便一屁股坐了上去。报了清江大学的名字便不再做声。

    司机听了刘晨的话,把打表器一按,一脚油门便轰了出去。

    “你好,欢迎乘坐蓝天公司出租车。”机器的声音传来,引得刘晨的注意,刘晨一看表,起步价竟然是十块。不由得问道:“咦?咋才起步,就是十块了呢?”

    司机也是一年轻小伙子吧,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模样,听了刘晨的话不由得一头黑线的说道:“我晕,哥们你是本地人吗,夜间超过十点,便有起步价翻倍的政策,你看看现在几点了,都快11点了。起步价能不是十块吗!清江市几年前便实施了这政策,你现在还不知道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呵呵,刚来清江市读大学,所以不知道不好意思啊,哥们。”刘晨恍然大悟,随即为了给自己挽回点颜面,瞎编的说道。

    “这样啊,那还情有可原。”年轻司机一脸释然的说道。

    经过这件事,刘晨才发现,自己以前似乎太宅了,晚上很少出门,即使出门也是步行,从而可能错过了这个城市许多美好美妙的东西,不由得心中一狠!哼!以后我也要浪起来!想了想自己卖酒赚来的十万,下意识的拍了拍荷包,一脸意淫满足的样子。

    小哥司机继续开着自己的车,而刘晨也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各种幻想之中,大概想的是以后如何去潇洒去挥霍。

    不知过了多久,年轻司机的声音再次传来:“到了,一共三十九块。”刘晨看了打表上的价格与小哥说的一致,给了钱便下了车。

    站在清江大学的门口,此时的校门口可能由于较晚的缘故,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刘晨便大摇大摆的朝校内走去。

    掏出手机看了看,看到十一点二十三分了。“卧槽,怎么这么晚了,现在寝室大楼下不会关了吧。”刘晨自言自语的说道。想到之前开学的时候,有个告诉过自己,寝室大门关闭的时间,不过具体寝室大门是十一点关闭,还是十一点半关闭,刘晨却给忘了,一阵后怕的朝寝室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