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 渣男竟然死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2:55本章字数:2747字

    电话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安晨晨大声哭泣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你是说郭泽成,他怎么了?”渣男的名字叫郭泽成,他以前经常在宿舍楼下找我,所以室友们都知道他的名字。

    “虞乔,郭泽成,他……!你还是回来看看吧!而且思可她的状态,也不太好!”

    喻思可?不就是我那“好闺蜜”么,他们两个能有什么事,听着电话另一边安晨晨颤抖的语气,难掩的哭腔与恐慌,心里忽然就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决定回学校去看一看。

    这道街与我的大学距离并不远,直接步行回去就行,只不过,还没有走到学校门口,便有一辆警车呼啸着与我擦肩而过,鸣着警笛快速的驶进学校里。

    我皱皱眉,究竟出了什么事,竟然都报警了?

    连忙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

    赶到校门口的时候,安晨晨已经等在那里了,鼻头和眼眶都红红的,见我到了,立马迎了上来,只是在距离我的不远处停下,不可思议的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也许是因为我现在的形象太过狼狈邋遢,长到腰际的头发凌乱的披散着,两只眼睛红肿的像兔子一样,其中一只脚还光着,沾上了不少的泥土。

    “虞乔!你这是被人打劫了吗!”

    “我没什么,只不过跑了太快摔了一跤而已,你说郭泽成和喻思可出事了?他俩怎么了?”我摇摇头,淡淡的解释道,遇到鬼怪这种事情太过扯淡,估计说了也没人相信。

    “哦对了!你快跟我来!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那画面太美,我刚才吓得都不敢看!”安晨晨边说着,边向我冲了过来,拉起我的手,便朝学校的后方的小树林里跑了过去。

    见安晨晨拉着我往小树林跑,我的眉头皱了皱,说起我的学校后方的小树林,以前也是一个情侣约会的圣地,我虽然没跟郭泽成去过,但也听室友说过不少次,然而最近,那里却接二连三的发生命案!

    到过现场的同学都说的十分吓人,有灵异社的学生们四处流传着厉鬼复仇的说法,还列入了B大的不可思议奇迹之一。

    没想到郭泽成竟然是在小树林里出事了!我的心里十分复杂,说不定他……

    到达出事地点的时候,警方已经拉上了警戒线,一辆救护车停在不远处,似乎往车上运送着什么人,一圈人男男女女的围在警戒线的四周,挤得不留空隙,还不时的发出尖叫与抽冷气的声音。

    安晨晨拉着我的手,直接挤进了人群的包围圈里面,托她的福,我们两个很快突围而出,只是当眼睛在看清警戒线内的情形时,我只觉得胃里翻腾的厉害,手捂上了嘴,废了好大得劲才将这股恶心想吐的感觉压了下去。

    一个人形的物体躺在那里,暗红的血洒了满地都是,他的脖子被人用钝刀割开了一半,露出了红红白白的筋肉和血管,另一半还挂在脖子上,就连胸腔也被剖开了,不像是被锋利的手术刀割开的,那伤口呈不规则状,血肉模糊,更像是被什么野兽用利爪给活生生的撕碎的,几块断肠碎肉扔在外面,散落在四周,而让人觉得诡异的是,他的胸腔里竟然空荡荡的,里面的脏器,竟然全都不见了。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法医与警察拿着仪器在检测什么,我惊讶的盯着那人形物体的脸,昨天还一脸不屑讽刺于我的那个人,如今,正血淋淋的躺在血泊里。

    郭泽成,他竟然,死了……

    恐惧的表情定格在他的脸上,写满了害怕与绝望,似乎是见到了什么世间最恐怖的景色,一双眼睛瞪大到极致,几乎要脱框而出,他的嘴巴大张着,舌头被人拽了出来,还被剪掉了一截!

    四周不时的传来呕吐声,这场景确实有些吓人,安晨晨脸色惨白的紧紧的握着我的手,似乎是怕我难受,也似乎是因为她自己太过害怕。

    我同样惨白着一张脸,呆呆的站在原地,全身的血液急速的退去,身体也有些发冷,我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因为难过,还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毕竟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直面的面对死亡,而且,还是这种惨烈的方式。

    我呆呆的看着,直到尸体被警方被处理走了,一名警察朝我走了过来。

    “你好,我是B市警察局的林正,请问,你是虞乔吗?”年轻的警察,面容刚毅,他走到我的面前,出示证件之后,向我询问道。

    我木然的点点头。

    “听说你是死者的女朋友,那么,昨天晚上12点左右发生命案的时,请问你在哪?”

    我说,我昨天晚上我被一具尸体拖进棺材里睡了一觉,你信吗!

    若我这么说的话,肯定会被这警察当成精神病吧!

    “警察叔叔,我昨天并没有跟郭泽成在一起,事实上,昨天下午我跟他就分手了!你想知道具体情况,可以问问喻思可,毕竟,那是他的新女朋友。”觉察到那姓林的警察和安晨晨写满同情的目光,我垂下了眼眸。

    “喻思可?”那林警官眉间一皱,“你说的是不是这个小姑娘。”

    接过林警官递过来的照片,我点了点头。

    “这姑娘今天早上被发现的时候确实和死者在一起,不过她现在仍然处于昏迷状态,还没有醒过来。”

    那林警官又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当他问道我昨天晚上在哪里时,我顿了顿,还是告诉他,我在一个客户家里画画,而当他问到客户的联系方式时,我却回答不上来。

    那间我逃出来的别墅离学校并不算远,但是我确实不知道具体的位置,更何况,那别墅离还住着一只鬼!

    索性那林警官也没有难为我,毕竟学校里已经发生五起命案了,警方怀疑这次作案的应该一个倒卖人体器官的组织。

    至于学校里传播最活跃的说法厉鬼索命什么的,现在是科学的时代,为人民服务的警官同志,只相信拿证据来说话!

    姓林的警官又问了几个关于郭泽成的问题,和他跟前几个被害人的关系之后,就走了。

    之前因为要打工给奶奶攒医疗费,我向系里的教授请了长假,现在假期还有几天,处理完郭泽成的事情,我就要回去工作。

    有十几幅画稿还要完成,那个别墅主人给我的支票就放在口袋里,我还没有动过,因为太过害怕了。

    “虞乔,郭泽成他真的……”回教室的路上,安晨晨握着我的手,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

    “啊!没想到他老老实实的样子,竟然是个渣男啊!思可也真是的,她有那么多人追,怎么就偏偏看上了郭泽成?虞乔你也不要太难过了!郭泽成虽然抛弃了你,可是也受到惩罚了,竟然死得那么惨,说来也奇怪,咱们学校的五起命案都是被掏了五脏而死,警方现在怀疑这很可能是一个倒卖人体器官的组织!这郭泽成也是倒霉,大晚上的去什么小树林啊,他难道没有听说过,不知道这几起命案都是在那里发生的吗?其实要我说啊,我更相信灵异社那边的说法,没想到我们学校里竟然真的有鬼,这感觉好刺激啊!”

    安晨晨一直拉着我说着什么,这个姑娘,还是一如既往的话唠。

    刚才看见尸体时那么害怕,现在说起鬼怪来,却一脸兴奋的样子,真是个奇异的女孩。

    我跟她有一话没一搭的聊着,心里也觉得学校里的凶杀案不可能是警察断定的那样,直觉告诉我,这很有可能跟灵异社说的一样,是一起灵异事件!

    以前的我可能觉得太扯了,现在我自己都遇到了,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咦,虞乔,你手上这个戒指真漂亮啊,这是翡翠的吗?”一直在我身侧的安晨晨,突然大声说道。

    戒指?什么戒指,我手上根本没带什么戒指啊?

    疑惑的向安晨晨捉着我的手指看去,目光触及到那一抹翠绿时,双眼骤然瞪大。

    一枚浑身绿的通透的翡翠戒指正戴在我右手的无名指上!

    我心中震惊不已,这枚戒指怎么在这!

    不可能会在这的!我昨天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