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9 她身上有鬼的味道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2:55本章字数:2337字

    我的两眼视力超过1.5,虽然这栋楼有十二层,但是那个要跳楼女孩儿的脸,我却看的清清楚楚。

    竟然是喻思可!跟郭泽成搅和在一起我曾经的闺蜜!

    她穿着病号服,跨坐在病房楼楼顶上的栏杆上,半个身体都已经倾斜了,挂在上面。

    我忽然就觉得十分不可置信!

    那可是曾经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喻思可,现在她竟然要跳楼?

    骗人的吧!

    可是那张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却骗不了人。

    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的身体忽然晃动了一下,差点就掉了下来!

    我吓得心脏都露跳了一拍,身体不自觉的向前迈了半步。

    看到她被一个警察抓住并且抱了下去,我提着的心也总算落了下来。

    她虽然跟郭泽成一起背叛了我,但是,那些曾经一起笑一起疯的日子,却是不可抹杀掉的,我一点都不希望她跟郭泽成一样死去,以那种方式悲惨的摔落在我的眼前。

    “那个女孩儿,不对劲,她身上有些鬼的味道。”

    站在我身边的小钰儿忽然说话了,可是话里的内容,却让我吃了一惊。

    “你说什么?”有了那个黄三角的前科,我现在对小钰儿的能力深信不疑,他现在说的这些话,使我的脑中一震。

    “没错,虽然有些淡,吾确实闻到了。”

    闻?原来他的鼻子竟然还有这种功能,我很好奇鬼到底是什么味道,臭的还是香的?

    看到他白了我一眼,我才发觉自己又将心里想的事情说了出去。

    “汝想救她吗?”双手插进兜里,小钰儿再次问道。

    想吗?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虽然不想让她死,但是也不想再跟她有什么牵扯。

    “若是汝不救,今夜子时她会死。”

    小钰儿接下来的一句话,再次将我推入了艰难选择的境地,他没有再说话,而是静静的站在我的身侧。

    “哎!”

    我叹了口气,找了一座长椅坐了下来。

    脑子里乱糟糟的,心里的慌乱和难过,急需宣泄出去,而小钰儿成了我最佳的倾听者。

    “我曾经有个男朋友,但是,他背叛了我……”

    我回忆起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虽然那种窒息般的余痛已经随着郭泽成的死亡减轻了不少,但是,背叛的阴影却仍然存留着。

    “事情就是这样,你说我现在,该不该救她?呵,跟你说你也不懂,你只是个小孩儿,大人的事,你怎么会懂!”

    也许是把压在心里的话讲了出来,我心里忽然就轻松了许多,从长椅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

    而小钰儿却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忽然就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我被他认真的表情吓了一跳,心里不知怎么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今天晚上,吾和汝……”

    ……

    手机屏幕散发出冰冷的光线,打在我的脸上。

    在我的身边,小钰儿一脸严肃的表情盯着病房楼。

    我们两个蹲在草丛里,不时的有蚊子落在我的腿上,留下一个包包,然后决然飞走。

    “我们一定要在这里等吗?”腿上痒得不行,不仅痒还很麻。

    废话,蹲了这么久,我的腿又不是石头做的,当然会麻了!

    “来了!”

    我一慌,赶紧低下头捂住嘴,小心翼翼的朝外望去。

    果然!

    穿着病号服的喻思可,双眼无神的从住院部走出来了!

    她的脸色发青,行为动作也十分诡异,就像是被人操纵着的傀儡一样,想到小钰儿的计划,我只觉得浑身发凉,头皮都开始发麻了。

    那种东西,我俩真的可以对付得了?

    我忽然十分后悔答应小钰儿的抓鬼行动了!

    今天下午,小钰儿突然告诉我,学校里的五起命案说不定能从喻思可身上找到突破口,希望我今天晚上能跟他一起去抓鬼,我脑子一热,竟然就答应了!

    小钰儿拉着我从草丛里跳出来,我的腿麻的都抽筋了,直接扑到在地上,还没起来呢,就感觉到后脑勺被人狠狠的打了一下。

    我眼前一黑,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

    四周被布置成结婚时的婚房样子,大堂的中央,贴着大红色的双喜字,摆着一对龙凤红烛。

    叶离修一身古代结婚时穿的大红色喜服,手里头拿着一条中间系着大红花的绸带,而绸带的另一端,竟然是穿着凤冠霞帔的我!

    这里是哪?

    我在做梦吗?梦到跟叶离修拜堂?这也太诡异了!

    一个尖细,语气呆板诡异的声音在旁边高声唱着:“一拜天地!”

    我身体一动,竟然不由自主的拜了下去。

    “二拜高堂!”

    身体跟着叶离修的动作转过身,面朝高堂拜了下去,不由自主的抬眸一瞥,却令我目瞪口呆。

    那高堂上,有两个纸扎成的小人摆放在上头,就像是天堂用品店的兜售的那种,一个男纸人和一个女纸人,两个纸人都扎着两个发髻,纸一样惨白的脸上涂着两抹圆圆的胭脂,见我抬头看着他们,那两双用墨水画成的眼珠,竟然齐齐一动,诡异的朝我看了过来。

    突然被两个面无表情的纸人死死盯着的我,头皮发麻,浑身战栗,竟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一双看不见的手却忽然伸了过来,压着我的脊背,硬是让我朝高堂拜了下去。

    就算知道现在是梦里,我也被吓得不清,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不成是听到那叶离修要跟我成亲,我晚上才会做这么一个梦吗?

    我慌乱的想着,那边的尖细嗓音再次响起。

    “夫妻对拜!”

    那双手依旧压着我,让我面向叶离修站着,而眼前的叶离修与平常时的他似乎有些不一样,面前的他眼神空洞,面无人气的脸上,更加的苍白,血红色的眼睛盯着我,忽然就咧开嘴笑了。

    他将头转了个一百八十度,往下一歪,那脖子处便喷出了一尺高的鲜血!

    我直接吓的瘫坐在地上。

    那歪着脖子喷着血的叶离修摇摇晃晃的朝我走了过来,喉咙里不时“滋滋”的声音,我抱起双膝将自己缩成一团,都不敢抬头看他。

    这个时候,一个圆球从上面掉了下来,滚落进了我的怀里,我拿起来一看,顿时尖叫出声!

    那一颗带血的头颅!

    竟然是郭泽成!

    我连忙抬头看去,这里那里有什么叶离修!一具无头尸体站在我的不远处,被剖开的胸膛,血肉模糊的身体,不是郭泽成还会有谁!

    我脸色一白,条件反射的将那颗头给扔了出去!四肢并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忙往外跑!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然而还没等我跑起来,便摔倒在地上,我转身一看,正是那郭泽成,伸着一只黑色的,瘦如竹节的手抓着我的脚脖子,我一急,也不知从哪里跑出来一股勇气,连忙伸出我的另一只脚去踹他的手。

    “虞乔,你跑不掉的!”郭泽成的头滚过来,他的嘴大张着,几乎要裂开到耳根,露出森白的牙齿,桀桀桀的怪笑着。

    “啊!”我大叫一声,猛的惊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