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0 和渣男结阴婚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2:55本章字数:2285字

    靠,竟然是做了这样一个梦,不过这个梦也太可怕了!

    身上黏糊糊的,全是冷汗,身体瑟瑟的颤抖着,梦中的恐惧感,仍然影响着我。

    我想起身,却发完自己完全动弹不了了!

    头顶是一片没有星星与月亮的墨色穹隆,几颗高耸的树木散落在四周,我还能听到夜风掠过树梢发出的响声。

    想说话,可是喉咙却被一双手卡住了一样,完全发不出声音!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竟然穿一身白纸做的丧衣,躺在一个巨大的棺材里!

    身上的冷汗被夜风一吹,我吓的浑身打了一个哆嗦,完全的清醒过来!

    身体一动,就感觉到四肢都清晰的传来尖锐的巨痛!

    妈的!

    快要疼死宝宝了!

    连眼泪都疼的流了出来!

    我转动着唯一能动的头部,艰难的看向自己的身侧,却看到自己双手竟然被一根大拇指一般粗的长钉,钉在了棺材底!

    温热腥气的血顺着长钉,流进了我身下棺材里的凹槽里。

    极端的恐惧让我的瞳孔骤然放大!

    我慌了,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实版的电锯狂魔吗?!

    我只记得在住院部的门口被人从后面打晕了!

    对了!

    小钰儿呢!

    他在哪?

    “桀桀桀,醒了?”

    一道沙哑的声音忽然从耳边响起。

    我扭头一看,就看到喻思站在不远处!

    她及腰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穿着一身血红色的连衣裙,身侧还站着一对中年男女,而且那个男人的手里,竟然提着满脸是血的小钰儿!

    “你们把他怎么样了!他还是个孩子!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啊!”

    这群人真是太过分了!竟然将他伤成了那个样子!我急的眼睛都泛起了血丝,虽然只跟小钰儿相处了两天,可是我心里却把他当成了自己亲弟弟一样!

    现在看他被人不死不活的丢在一边,心里难受与不甘的感觉快要喷发出来了!

    为什么我会这么弱!

    为什么我总是这样被动!

    双手双脚被人钉在棺材底,连动一下就会疼的心脏直抽抽,我却一点也不在乎,憋着气,用尽力气想将手拔出来!

    大颗大颗的冷汗从额头上滑落下来,染满鲜血的手心早已血肉模糊,可是那颗长钉却纹丝不动。

    “桀桀桀,你不要白费力气了,今天晚上你注定死在这里!”

    满脸诡异的喻思可走了过来,俯下了身子,那张泛着青光的脸几乎就与我的脸贴在了一起,她的脸上布满了黑色的血丝,阴鸷的眼睛暴凸着,直直的盯着我,放佛下一秒就要掉下来一样。

    她的嘴角带着笑,只是那笑容,却感觉十分渗人。

    我吓得连忙闭起了眼睛!

    “啊——!”

    手心一痛,我发出了一声变了调的尖叫声,瞪大了眼睛,就看见喻思可竟然伸出一根手指,将那根长钉用力压下了半截。

    我疼的差点就咬断了舌头,额间也布满了汗珠,五根手指无法控制的哆嗦着,扭曲成一个可怕的形状,后背湿漉漉的,几乎都被汗水给浸透了。

    “你的疼到扭曲的表情可真漂亮,放心吧我现在不会让你死的,我还会送你一份礼物。”

    她阴沉的声音忽然就变得十分尖细,像是个掐着嗓子说话的太监一样,语气中还带着一种迫不及待的兴奋。

    我很快就知道她为什么会这么兴奋了!

    因为我竟然看到了已经死去的郭泽成!

    他挂着割掉一半头颅,大张的空荡荡的胸腔,因为舌头被割掉了一半,他的嘴里发出一种“嚓嚓”的怪声,一摇一摆的像我走了过来。

    “虞……乔……”他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十分沙哑,就像是嗓子里卡着什么东西在讲话一样,听在耳朵里,十分的不舒服。

    我咬紧了下唇,娘的,这个渣男,连死了都让我不得安宁!

    身体开始剧烈抖动着,心里恐惧感已经达到了顶峰!我的眼睛瞪大到极致,心脏狂跳不止。

    “你……到底想干什么!”

    恐慌的目光投向喻思可,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而且怎么连已经死了的郭泽成都变成了鬼!

    “当然是让你和他……结,阴,婚,呀!”喻思可阴测测的笑着,“你不是喜欢他么,过了今日,你就可以永生永世的跟他在一起了呀!”

    结阴婚!而且对象还是和郭泽成!

    我听了女鬼的话身体瞬间就僵住了!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她!

    阴婚,也叫冥婚,是为死去的未婚男女寻找配偶的一种民间习俗,可是,要结成冥婚的男女必须都是死人才行,那郭泽成虽然死了,可是我还活着呀!

    她怎么可以……

    那喻思可见到我的表情,诡异的笑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虞乔,你放心吧,你很快就会死了!这么美味的食物,我都有些迫不及待的品尝了呢!”

    喻思可的话音刚刚落下,那郭泽成便一个大步走了过来,伸出一双竹节一样枯干的手臂,就要碰我的脸。

    一股浓郁的腐尸的味道冲进了我的鼻腔里,呛得我几乎把晚饭给吐出来了。

    歪着头干呕了几声,就见那郭泽成压在我的身上,嘟起嘴,想要亲我!

    “啊啊啊啊啊!走,走开!你不要碰我啊!”

    我发出一连串惊恐的惊叫声!

    不!

    我不要!

    我不甘心啊!

    为什么是我!我从来没做错过什么事,可为什么这些倒霉的事却一件接一件的要发生在我身上!

    有谁能救救我!救救我!!

    我闭上眼睛,在心里大声喊道!

    砰!

    有什么被撞击出去的声音,压在身上的重量忽然一轻。

    我连忙张开眼,就看到那郭泽成从棺材里飞出去的一幕!

    一个软糯清脆的声音冷哼了一声。

    “区区小鬼,竟敢在吾的面前放肆!”

    小钰儿!他竟然还活着!我心里激动不已,眼泪瞬间就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喻思可的表情立马变得铁青,扭头愤怒的看向那两个中年男女。

    “可,可可,爸爸真的确定他已经死了的!我……”那个男子脸色一白,连忙不知所措的说道,话才说了一半,就见到他裤子前竟然湿了一块。

    喻思可嫌弃的看了一眼,一脸的恶心,伸手一握,就将那中年男人的脖子给捏住了,大力一扯,那男人的脑袋,就被拧了下来,咕噜噜的滚到地上,血管里喷出来的血,在地上划出了一道血色的痕迹。

    “啊!可儿!那可是你爸爸!你怎么能!”那中年妇女吓得目瞪口呆,激动的尖叫起来,被喻思可带着杀意泛着青光的眼神一瞪,就吓的不敢说话了,脸色惨白着,连连退后几步,将那中年男子的尸体搂进怀里,开始小声哭着。

    那中年男女竟然是喻思可的父母!而且就在刚才,喻思可还杀了她的亲生父亲!

    我几乎不敢相信我眼里看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