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9 嫁 还是死

    更新时间:2018-11-29 16:32:56本章字数:4470字

    特么的死色鬼!我已经答应了还不够,还非要我求他!

    左眼的余光发现那个图案已经快完成了,而女鬼的神情也越来越兴奋!

    我一咬牙,算了,还是能活着最好!

    “叶离修,我求你,求求你娶我!”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来的,可想而知我当时到底有多恼怒。

    这个死色鬼,不仅占尽了我的便宜,现在还学会威胁我了。

    “声音太小,我听不清。”叶离修戏谑的语气再次传来,我听到之后差点吐出一口血。

    这个……混蛋!

    眼看着那图案就完成了,我也豁出去了,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大声喊着!

    “叶离修!我求你娶我!”

    话落的瞬间,我觉察到钉在我手掌上的钉子竟然消失了,一张冰凉的唇霸道的压了过来,身体一轻,就被人从棺材里抱了出来。

    感受着熟悉的体温,心里的委屈与恐惧立刻决堤成河,眼泪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真是太害怕了,看见那么多的鬼物时,我没哭,被骨曲拉着逃跑时,我没哭,被女鬼掐住脖子时,我没哭。

    可是,当叶离修把我从棺材里救出来的那一刹那,我忽然就哭了,并且哭的很惨,像是一个迷路后,终于找到家的孩子一样。

    “叶离修!你又来坏我的好事!”耳旁传来女鬼的一声怒吼,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就见到那苏然女鬼一脸狰狞的站在棺材旁,骇人的眼睛里充满了嗜血的光彩。

    叶离修冷哼一声,将我放到了地上。

    “上次饶过你,这次你竟然还敢伤她!”他冷冰冰的开口道,阴沉着一张脸,盯着女鬼的眼神如同看向一个死物一样。

    “呵呵,你以为我还和上次一样吗!”那女鬼说着,忽然就挥舞着爪子,朝叶离修冲了过来。

    而叶离修,不发一言的迎了上去,跟女鬼缠斗在了一起!

    我光着脚踩在柔软的泥土地上,看着两个人的酷炫十足的打斗场景,在心里为叶离修捏了一把汗。

    那女鬼果然跟上次不一样了,若说上次的她在叶离修手中毫无反抗之力,那么这次的她,不仅可以反抗,甚至和叶离修的功力不分上下!

    那女鬼的头发像是有了生命一样,不停的攻击叶离修的手和脚,却被他的鬼火烧了个干净,而在这个时候,那女鬼的身体里忽然飘出了几张人脸!

    那几张人脸大张着嘴,就朝着叶离修咬了过去!

    我一急,立刻拉开背包,掏出了小钰儿交给我的黄符!不要钱似的朝那几张人脸扔了过去!

    许是我运气好,瞎猫碰到了死耗子,有几张黄符正好打在了那人脸上,结果可想而知,那人脸尽数化作黑雾消散在夜空里!

    “虞!乔!”半空中传来女鬼的怒吼声,我抬头去看,就发现那女鬼的头发散在四周漂浮着,双眼怒瞪,满是阴狠的凶光。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那女鬼就一个俯冲,朝着我的方向扑了过来!

    啊!

    我只来得及尖叫一声,下意识的蹲下身子抱住自己的头!

    然而预料之中的疼痛没有到来!

    颤抖着抬起头,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我的眼前!

    一袭用金线绣着曼陀罗华的黑色袍子,那身影华白的长发飘荡在我的眼前,犹如那突破雾层的月光一样,直直的照进我的心中。

    “以为有了那人的撑腰就可以和我抗衡,愚蠢!伤了我的女人,我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女鬼的脖子被那人的手死死的掐住,大拇指用力一拧,我只听到一声骨节扭动的声音,女鬼的头颅就软软的垂了下来,血红色的双眼睁得大大的,无法瞑目。

    甩手将女鬼的尸体往旁边一丢,他指尖弹出来一点绿色的鬼火,点在了她的身上,绿色的火苗瞬间就吞噬了一切。

    那个屡次想要杀我的女鬼苏然,就这么简单的被解决掉了……

    心里松了一口气,我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这时,那个人影也转过了身子,白皙皮肤透明如雪,光洁的额头上,点着一抹墨绿色的图腾,精雕细琢棱角分明的脸,英气的剑眉,好看的薄唇抿成一条严肃的直线,那双深邃幽深的墨绿色瞳孔里,此时倒映着我哭的脏兮兮的影子。

    “叶,离修?”

    我惊愕了。

    没想到竟然是他,我看着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得的叶离修,傻愣的呆在原地。

    此时的他看起来贵气不凡,霸气与尊贵两种气质完美糅合在一起,那种唯我独尊的气场,就像是来自于九天之上的神祗一样!

    这头发怎么长的这么快!还有这身衣服,哪里变出来的!

    他无视一脸惊讶的我,从怀里拿出了一块绢帕擦了擦手,扔在了地上,墨绿色眸子沉了沉,一把捞起跪在地上的我,直接将我扛到了肩头上,提步就往树林外走。

    头朝下的这种感觉十分的不好,心脏里的血都朝下涌去,脸都憋大了。

    而且,他每走一步,我的额头就会撞在他的后背上一次,很快就红肿一片了。

    “喂!你要干嘛!快放我下来!”

    “干你。”回应我的是叶离修语气平淡的一句话,可是我却从那句话里听到了他压抑的巨大怒火。

    身体不自觉瑟缩了一下。

    我几乎可以想象回去以后,我会被他怎样的料理一顿了!

    “那个…,虽然我不知道我又怎么惹你生气了,但是,你下手的时候能轻一点吗?我还是伤员呢啊!”

    叶离修发出一声冷笑。

    “不知道为什么,那就给我好好想想,想明白了,我也许可以考虑下,动手轻点!”

    我简直欲哭无泪,这个叶离修,一直都是这么的喜怒无常,鬼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生气了呢!

    肚子压在他的肩头上,十分的不舒服,不甘心的动了动,叶离修的大掌就“啪”的一下,拍在了我的屁股上。

    “老实点。”

    我疼的眼泪花花,也不敢叫。

    “是不是因为上次我不让你碰,你才生的气。”

    身体不敢乱动,我只能老老实实的想到底为什么惹了他生气。

    “再想。”

    不是上次吗?难道是今天,我今天都干了些什么啊?

    “因为我让小钰儿住进了家里?”

    叶离修的占有欲还是很强的。

    “再想。”

    这也不是?

    我又仔细了想了想,结果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我咬着手指头,这是我的习惯,思考问题得不到答案的时候,就喜欢咬,想不出来,最后我只好不耻下问了。

    “为什么朝女鬼扔符纸,嫌活的不耐烦了?”

    叶离修停下了脚步,低沉磁性的声音落入的耳朵里。

    竟然是因为这个?

    他是怕那个女鬼会杀了我吗?

    心跳好像漏跳了一拍,脸颊也开始有些发烫,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反应!

    只觉得心里很乱很乱!

    “我,我只是看她很厉害的样子,怕你没法……”

    “怎么?不相信你老公?”叶离修阴测测的声音灌进了耳膜中。

    我一听,娇躯一颤,几乎能想象的出他上扬着的血色薄唇。

    “怎么会呢!呵,呵呵呵…”

    我干笑着,打着哈哈。

    叶离修再次迈开了脚,我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发现我们已经走到了校外,一辆黑色的跑车停在不远处,叶离修直直的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将我塞了进去,顺便弯下身子帮我系上了安全带。

    我坐好后,他已经拉开驾驶座的门,并且启动了车子。

    我忽然就想起了比尔盖茨的一句话,在网络的世界里,你不知道对方是人还是一只狗。

    现在,你不会知道,开着跑车的到底是个人还是一只鬼。

    车子流畅的启动了,朝着一个方向驶去。

    我以为他会送我回家,可是车子经过那个路口的时候,他却直接开走了。

    “你要带我去哪?”我皱着眉头忍不住问道。

    叶离修听了我的问话,眼中闪过几道光芒,薄唇扬起,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这种笑容挂在他的脸上,使他本就完美的一塌糊涂的脸,更添了几分魅惑。

    “去洞房啊!娘子!”

    啥!

    车子飞速的前进着,而我惊讶的呐喊声,很快就被甩在了马路上!

    靠,这下完蛋了!上了他的贼车,很快就被他吃光抹尽了!

    车子开进一栋隐蔽的别墅时,我整个人的状态都是懵逼的。

    直到我被叶离修抱进了别墅里,看到眼前布置成喜堂的客厅,我才恢复了精神。

    一个鲤鱼挺身,我直接从叶离修的怀抱里跳了出来,朝着大门就跑了出去,只不过还没跑几步呢,脖子上的衣领就被一双修长的手给拉住了!

    我都快哭了!

    见过人逼人还债的,可还没见过鬼逼人结婚的!

    “娘子,你可是亲自答口与我成亲的,想反悔?”叶离修迈着优雅的步子朝我走了过来。

    他的每一步就像是踩在了我的心尖上,带动了我的心跳。

    不是心动,是紧张的!

    “我,我是答应了你!可是,你也不会这么快吧,我,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我!”

    我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头也几乎垂到了胸前,我几乎不敢抬头去面对叶离修那张沉如墨水的那张脸。

    整个客厅里都安静下来了。

    叶离修危险的眯了眯眼睛,面带不善的看着我,我吓得赶紧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只觉得一股冷气从脚底直接流窜到身体各处,冻的我手脚发寒。

    我知道这是叶离修生气了,可我真的不想现在就嫁给他啊。

    “不嫁?”

    耳边忽然响起他轻飘飘的一句话,虽然语气极轻,却让我的心仿佛被什么击中了一般,猛地狂跳起来。

    “你信不信只要我现在打开别墅的门,那些在外游荡的孤魂野鬼就可能一哄而上,将你撕成碎片?”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上前逼近一步,我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倒退,直到后背贴在了墙面上,他伸出一条手臂撑在了上面,将我禁锢在这个小小的空隙里,修长的手指划过了我的脸颊,拇指与食指稍微用力一捏,就将我的下巴抬了起来,力气不大,却让我压根无法动弹,他的身子微微侧着,暧昧的贴在我的耳朵旁,说出来的话,却让我浑身冷得发颤。

    这句话那个女鬼也曾经说过,我的身体现在对于鬼物来说,可是大补之物,现在连叶离修都这么说了,我这才肯相信,自己真的是那个什么见鬼的极阴之体!

    虽然知道他这是在威胁我,可我根本就无法反抗!我才二十岁,根本就还不想死啊,而且还是死的那么惨。

    被撕成碎片,随便想想都要疼死了。

    生和死的选择题,是个人都会选择活着。

    “嫁,还是死?”

    我被叶离修圈在怀里,身体忍不住的发冷。

    “我,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苦笑着,一脸无奈,也算是变相的答应他的要求。

    看着我放松下来的目光,叶离修看着我勾了勾嘴角,低下头在我的唇上落下一吻。

    “虞乔,你这辈子,注定是属于我的,很高兴你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

    半个小时之后,我穿着一身凤冠霞帔,站在了大厅里,叶离修同样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服,这个场景我似乎在梦里见到过。

    可是那个梦的最后,叶离修的脸却变成了郭泽成,我摇了摇头脑袋,赶紧将那场噩梦晃出了脑海里。

    他走过来,牵着我的手与我站在一起。

    整个婚礼都是古风的,红白交替的绸缎挂满了整个屋顶上,门口挂了两个白惨惨纸灯笼,一张大红喜字贴在最大的一面墙壁上,喜字下摆放的那一张长桌上,燃烧着一对龙凤喜烛。

    相继拜过天地、高堂、夫妻对拜之后,叶离修拿出了一张薄薄的纸,我只看到那张上似乎写着婚书两个字。

    还没等我看清,就觉得我的手指一凉,被他咬破了,挤出一点一滴血,抹在了那张纸上。

    做完这一切,就将它丢进了火盆中,烧成了灰烬。

    礼成了。

    婚书烧了的那一瞬间,我就被叶离修拖进了一个房间里。

    身体被压在一张绵软的大床上,叶离修将头埋进了我的颈窝里,啃噬着我脖子上的皮肤,烙下了一连串的吻痕。

    他大手用力一扯,我身上宽松的喜服就被他一下子撕烂了,烂布条一样的挂在我的身上。

    叶离修赤裸着上身,冰凉的手掌紧贴着我的皮肤,不安分的四处游走着,到处点火。

    我的神智似乎被那双深邃幽深的墨绿色眼眸给蛊惑了,脑袋里空荡荡的,只能感受他冰冷的手和寒凉的唇,落在我身上的触感,任由他肆意摆弄着我的身体,在任何地方留下他的痕迹。

    我与他已经有了好几次的肌肤相亲,可唯有这一次,叶离修像一头即将出笼的猛兽一样,那么热情,让我几乎招架不住,

    他将我吻得脑中天花乱坠,气喘吁吁,浑身软的的如同一滩水。

    我似乎能想象得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可是我却根本无力反抗,那双冰凉的大手划过的地方,似乎带上了细微的电流,让我的身体仿佛触电一般,浑身酥麻不已,我张张嘴,想要说话,却被他封住了嘴巴。

    我在晕乎中依稀感觉到他的手在我身上游走,那燥热的掌心一路过去,在我血液里燃起了火焰。

    蓦地,我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目,他的手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