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同床共枕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17本章字数:2142字

    蓝色窗帘被吹进房内的微风吹得沙沙声作响,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户倾泻洒在房内,白色圆形大床上沉睡中的少女缓缓睁开了双眼,涣散的视线在一张靠得极近的俊脸上凝聚,云沐觅伸手打了个呵欠,然后呆萌的眨了眨眼睛,闭上眼睛继续睡。

    原来自己还在做梦呀……

    她心想。

    然而,在下一秒,一道男音在耳边响起,告诉云沐觅这是现实:“你还要睡吗,现在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唷。”

    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酒后宿醉的沙哑,刚合上眼皮没几秒的云沐觅刷得一下睁开了眼睛,脸上的表情简直是跟见鬼了一般地从床上蹦跶起身,抬起腿来向赤裸着上身的韩墨轩踢去。

    或是早就预料到云沐觅会有这一招,韩墨轩轻松的扣住了少女袭来右脚脚踝,稍稍用上了几分的力气,宿醉之后精神萎靡全身力气使不上来的云沐觅惊呼了一声,整个人往后倒去。

    席梦思虽然够柔软,可没个心理准备从高处摔下,背后传来的痛楚使云沐觅嘶了口冷气。

    先前提到,云沐觅是个胖嘟嘟的小妞,无意间听说瑜伽能瘦身便去报名了。奈何学会了瑜伽,云沐觅也只是个柔软的胖小妞。

    尽管脚踝被扣住,她不甘示弱半撑起身来,凶狠地咧嘴朝韩墨轩扑去。

    女人的力气终究是大不过男人,两人被床上一顿扭打玩闹了之后,云沐觅喘着粗气冲着骑在自己身上的韩墨轩咬牙切齿的喊道:“滚下去!”

    “抱着你一起滚?”

    说着,男人伸手掐了把云沐觅的脸颊,啧了两声:“全身上下都不见一点肉,抱起来真咯手,还是算了吧。”

    “韩墨轩,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瘦关你屁事啊,云沐觅怒瞪。

    “收拾收拾跟我出门。”

    从云沐觅的身上翻下直径向书桌旁走去,韩墨轩拿起放在桌上的裙子丢到床边,然后转身向浴室走去。

    “你不解释下为什么我会在你家这件事吗?还有你不会对我做了什么吧。”

    脑袋昏昏沉沉的,努力去回想昨晚发生的事,那些画面仿佛被披上了一层轻纱,朦胧得让云沐觅看不清。

    “你猜——”

    韩墨轩扭头一笑,笑意不明。

    云沐觅:“……”

    这纨绔的脸,真想上前给上一嘴巴子!

    云沐觅低头拉了拉身上的T恤,很明显是男人的。

    都是成年男女了,如果昨晚真的发生了什么的话……

    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这么一想的云沐觅逐渐冷静了下来,察觉到云沐觅气场的变化,韩墨轩有些无趣的叹了口气:“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公寓,都走到门口了你突然把钥匙丢了,我只能把你扛来我家来了。”

    “你可以送我去酒店,你韩大少爷总不至于连开酒店的钱也吝啬吧。”

    “沐小姐,你这段话在我听来几乎是勾引了哟。”

    云沐觅:“……”

    韩墨轩是明星,深夜他带着一个女人去酒店开房,这件事倘若被媒体看到了……

    呵呵,云沐觅能想象得到之后的绯闻会有多猛烈。

    洗浴间内水声淅淅沥沥的作响,换好衣服的云沐觅束好乱糟糟的长发,正欲上前拉开被微风吹得在空中飘荡的窗帘时,外头大厅响起的脚步声令她一愣。

    “墨轩,我听说你昨天把老爷子给气的都快……啊咧?”

    因房门是开着的缘故,嚷叫着的余池走到门口看见站在窗口地云沐觅一愣,浴室内水声不断,屋内摆设凌乱,床上还丢着云沐觅刚换下的衣服,误以为坏了人家好事的他呐呐的闭上嘴巴,然后快速转身留下一句:“抱歉,你们继续。”

    便撒腿就跑——

    云沐觅:“……”

    这人是来搞笑的吗?

    十分钟后,三人齐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经韩墨轩的解释知道自己误会了的余池摸着后脑勺,一张脸笑得简直跟朵菊花似得:“原来是这样啊,哈哈。”

    余池有韩墨轩公寓的备份钥匙,经常会来次突然袭击,这是习以为常的常事了。

    “不过啊,墨轩,你不是说绝对不会让别的女人踏进这间公寓吗,怎么又……”

    “余池。”

    正在喝水的韩墨轩幽幽的瞥了余池一眼。

    绝对不会让别的女人踏进这间公寓?

    捕捉到这段话中重点字眼的云沐觅皱了皱眉。

    这间公寓内的装修和摆设极其的简单普通,不像是当红明星该有的住所,难道这里边有其他重要的含义?

    “啊,对了。”

    挨了一记眼刀的余池急忙了话题:“听说昨天老爷子当众为难你,你没事吧?”

    “没事。”

    云沐觅摇了摇头。

    特意帮儿子寻觅到一个称心满意的媳妇,不接受他好意竟当众羞辱女方来维护云沐觅,换做是谁,在那样的场合上都会发怒的吧。

    回想起昨日的场面云沐觅不禁打了个寒颤,不愧是军阀出身的人,发起怒来的那气场仿佛如同一坐大山般,沉重地压在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

    不过从结果而言,她是顺利圆满了这个任务。

    至少韩老爷子近些日子来不会帮韩墨轩安排相亲的戏码了。

    “余池。”

    “嗯?”

    “我还有些事,你先送她回去吧。”

    “哦。”

    他点了点头,随即扭头冲云沐觅咧嘴一笑:“沐小妞,跟我走吧。”

    为什么她会有一种被卖了的感觉……

    云沐觅抽了抽眼角。

    脚步声在玄关口消散,直到听到大门被关上的声音,端坐在沙发上的韩墨轩瘫软地滑下,他伸手盖住双眼,脑海内回荡起昨晚发生的事。

    “不要离开我,别丢下我一个人……”

    人说,醉酒后表现出来的会是最真实的自己,云沐觅紧紧地拽住他的衣摆像是抱着救命稻草般不肯松开,哭闹时吐出的话语撩动了他远久记忆中的那根弦,让韩墨轩模糊了这是现实还是回忆的认知。

    也许是在这种朦胧的情绪驱使下,他将云沐觅带回了公寓。

    在为她换去那脏了的长裙时,发现少女背后那面目狰狞的伤疤时心脏不禁落了一拍,是发生了怎样的过往才会造成这一身伤。

    初次遇见,云沐觅嘴巴不饶人一副淡然沉静的模样让他起了兴趣,在后来发现她会因旁人的靠近极力地去压抑害怕的情绪,还有她身上的伤,这让韩墨轩想进一步地去探究了解云沐觅这整个人的过往。

    “沐觅,你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