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童锦年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18本章字数:2191字

    上午的训练结束后谢绝了和徐莲到外面用餐的好意,夏日炎炎,天气闷热得很,没胃口的

    云沐觅将挂在脖颈上的毛巾丢在桌上,重新整理了下乱了的长发,然后向女厕走去。

    冰凉的水花拍打在脸颊上,不少的水珠延着下颚渗进了衣领中,云沐觅微俯身站在洗手台前抚过额前被打湿的发丝,注意到镜中倒映出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时动作一顿。

    栗色大波浪卷发披散柔顺的披散在肩后,高挑的身材曲线凹凸有致,与谢青茉同时以模特出道的女星,签约在天乐公司主推的艺人,童锦年。

    这女人会出现在这,是来等她的?

    并非云沐觅高估自己,而是童锦年曾在两年前高调地向韩墨轩表白最后被拒,一时之间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

    谢青茉上门找茬没过多久,现在又来了个。

    真是麻烦。

    秉承速战速决名言的云沐觅擦干净了脸上的水珠,随即转身看向童锦年,由她开始了开场白:“我下午还有训练,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言下之意,有话快说老娘没时间陪你扯哈哈。

    “看来传闻并无误。”

    童锦年幽幽的摘下了墨镜,一双琥珀色的瞳子暴露在空气中。

    “——你很嚣张。”

    “你瞒着他们偷偷来到皓月,不仅仅是来说这些不知所谓的话吧。”

    皓月和天乐这些年来的竞争几乎是水火不容,童锦年的起点和名声都比谢青茉好上太多,本在一年前与天乐签约合同到期时传出跳槽到皓月,最后不知发生了什么突然改变主意,继续留在了天乐。

    竟然决定了去接近利用韩墨轩,对于韩墨轩身边的朋友还有些旧事,在拜托徐莲后云沐觅大概知道了七八分。

    童锦年之所以最后来了个回转,似乎是因为和谢青茉发生了争执,韩墨轩介入她们两人女人的纷争中,这才让童锦年放弃了跳槽的念头,黯然伤神留在了天乐。

    但在这两年里只要有谢青茉看上的片子和广告,童锦年会不惜一切想尽办法去夺过来。

    所以说,一旦女人动起真格来绝对是恐怖的一比!

    “喔?嚣张自信的新人,你可知道你刚才那段话可能会让你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吗。”

    “想用些手段在我没出道前就封杀我吗?”

    云沐觅不以为是的笑了笑:“你不会这么做。”

    “明明那么讨厌谢青茉的你足有资本去毁掉她,你却不动任何的手脚。那是因为你在忌惮着韩墨轩,因为考虑到他的心情才迟迟不动谢青茉。不愿意看到谢青茉太过靠近韩墨轩的你,这一次偷偷来到皓月是为了几天前我与谢青茉的那个赌注吧。”

    “你——”

    女人娇媚的脸上划过一丝慌乱。

    素面朝天的少女倚在洗手台前,狭长的杏眼微眯起,她脸上的表情淡淡的,却透出一种让人无法狡辩的骇气。

    云沐觅就像是一枚明镜,照映出了童锦年心中藏着的故事。

    “没错。”

    她扬唇笑了几声,笑声如银铃被吹动发出的清脆声,在安静的女厕间缓缓弥漫开。

    “外面的传闻是非怎样我不管,但你的确是第二个能让墨轩肯主动出手帮助的女人,你的存在让我感到了危险。可,比起谢青茉来,你还算不上能让我真正直视的敌人。一个月后沈川导演的电视剧,我希望你能尽你所能去夺下角色,让谢青茉吃点苦头。”

    “本末倒置了,童锦年。”

    “什么?”

    “我的存在让你感到了危机,可你又说我还没那个资格让你直视我。那你跑来皓月是为了什么?只是希望通过我让谢青茉丢人,光凭这一点还不足以让我相信你的动机仅是如此。”

    云沐觅的直白引得童锦年的沉默。

    前者笑得风轻云淡,后者眉头轻蹙心绪乱了。

    “我有怎样的想法,怎样的动机都不是你能来过问的。沐觅,你只要记住一点,我现在不会动你就足够了。”

    真是狂妄的话呐。

    云沐觅呼了口气,拿过放在台上的柠檬水,在与童锦年擦肩而过时意味不明的留下了一段话:“童锦年,站的越高跌得越狠——”

    遥望着云沐觅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女人不惑的皱了皱眉头。

    云沐觅与谢青茉不同,绝非是常人。

    她突然出现在韩墨轩的身边又是为了什么?

    刚甩开童锦年又遇上了另一号麻烦的人物谢青茉,云沐觅都有一种立马回去翻黄历的心了,看看这些日子自己的运气是不是不能出门……

    打扮得跟只花孔雀似得的谢青茉站在前方,身后拥簇着几个艺人。刚应付完童锦年云沐觅实在没多余的力气去与谢青茉做嘴上的争辩功夫,她向旁边退了几步,打算让谢青茉一伙人先过去。

    然而云沐觅的退让,在谢青茉她们的眼中看成了示弱躲避。

    “哟,这不是咱们徐莲手下的新人嘛,听说她气焰嚣张得很呢,怎么今天这是扭到脖子了?”

    都说物以类聚,能与谢青茉相交为友的又怎会是些善类。

    “你可小声点,想想徐莲带出道的新人哪个名声不高呐。虽然咱们这些前辈是为了她好才劝她别太过,可人家的心思跟咱们毕竟不同,指不定等她日后火了会以德报怨呢。”

    叫别人说话小心,自己的说话嗓音简直跟装了大喇叭似得,整个走廊里都传遍了。

    “你们不过去的话就让开,我还要赶去训练。”

    “前辈跟你说话你就得给我好好听着,谁允许你走了!”

    “前辈?呵呵——”

    有时候默默无争偏偏反倒被攻击,云沐觅抬眸扫过她们,讥讽一笑道:“如果我没记错你们几个似乎只是训练生还没出道吧,前辈这个称呼你们配吗?真不嫌脸长。”

    “沐觅,别给脸不要脸!”

    “比起你们这些盖满了化妆品,整的自己跟贞子似得脸我还真不需要。看了让人都没胃口吃饭。”

    跟她说话也是浪费口水,云沐觅阖了阖眼,随即迈步离开。

    走廊上工作人员不少,被狠狠嘲讽了一顿的女人娇怒的跺了跺脚,扫到旁边摆着的水桶内的污水,她想也没想走上前端起水桶就像前方地云沐觅泼去。

    “背后偷袭这可不好。”

    正当女人扣起桶边缘要泼向云沐觅时,不知从那冒出来的余池一把将水桶拍了下去,哗啦得水声响过,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女人被浇了一身的污水,尖叫声像是刮骚着玻璃发出的噪音声在走廊内响起,引起了向前走去的云沐觅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