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上心吗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18本章字数:2213字

    夏日炎炎,树杆上的知了声不停作响,扰得人不得安生。

    再一次进到医院没想到会是这副糗样的云沐觅坐着病床上,打发时间翻阅着杂志。

    她住院已有三天了,这几天内公司上层曾派人来慰问过,听说那群拿她当苦工的员工被徐莲狠狠地训斥了一顿。

    另外,在之后得到消息的陈明静曾过来探病,说是探病倒不如说是冷眼嘲讽。

    在被云沐觅无视之后,讨不到甜点反被呛了一肚子闷气的陈明静气哼哼地甩手离开。

    ‘咔擦’一声,房门被缓缓打开,闻声望去的云沐觅看见徐莲拎着一个饭盒走进了房内。

    怕云沐觅吃不惯医院提供的餐饭味道,趁着午休专门回公寓做好便当的徐莲赶去了医院,这个时间是道路上车辆行驶最密集的点,因此慢了十几分钟到达医院的徐莲在下车后,急步行走到云沐觅所在的病号房间被风吹乱了发丝,略显得有些狼狈。

    解决完饭盒内的食物后,云沐觅扯过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巴,轻声道:“小姨,我想出院。”

    “不行。”

    意料之中的,徐莲否决了云沐觅的话。

    “你伤到可是骨头,又不是一些普通的小伤。医生说过你必须静养两个月才能下床,何况你出院后是回到那公寓,在那地方我不方便常出现照顾你,绝对不行。”

    “我和谢青茉的赌注还有七天的时间,我不能输。”

    “就算让你离开医院,你现在的这副模样又怎么和谢青茉她去争?沐觅,我明白你的意思,天命难违,还是算了吧。”

    徐莲本就不赞同云沐觅进入娱乐圈,当时她和谢青茉的赌注在公司传开后,徐莲更是为其担心。如果云沐觅赢了谢青茉,踩着胜者的姿态在未出道前就在影艺圈内早前的出名,这样的局面对云沐觅是有利也有弊。

    谢青茉本人的演技虽算不上精湛,但她在影艺圈内占领下了一定量的名声,一个刚入行没多久的新人竟能赢,绝对会引起他人的注意力。

    云沐觅得到了她想要的结局,可同时的是早早地暴露了自己的存在。

    她特意隐瞒修改了云沐觅的身份,在这明市中徐莲有足够地信心不怕被别人查出来。可一旦真正进入了那个圈子,站在荧幕前的云沐觅将不仅仅是面对明市的人民了,徐莲很清楚云沐觅的性子,认定了一件事情后绝不会轻易放弃。

    一走就走到底的倔强脾性也许会害了云沐觅自己……

    出现骨折的意外,是徐莲想不到的意外。同时这也是个机会,趁机劝服云沐觅放弃。徐莲想过了,就算云沐觅不愿意放弃,她和谢青茉的赌注就摆在哪呢,带着脚伤的她不可能会被沈川导演选中,这场赌局,云沐觅输定了。

    “我从来不相信天,不相信什么鬼神之说。我的人生、我的道路是要靠我自己把握,任何事情没到结局之前我都不会轻言放弃。”

    徐莲叹气,云沐觅和姐姐实在太像了,倔强不肯服输的性子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沐觅,我知道我再怎么劝你你也听不进去,可是小姨我还是希望你能过得开心一些,不要为了那些已经过去的往事折磨你日后的人生。”

    “我并不觉得这是折磨——”

    她抬眸往前面色愁苦的徐莲,漆黑的双眸如黑宝石般闪耀,犹如一汪清潭般清澈:“反倒是让我觉得很兴奋,平等的和她们站在同一条线起跑线上,去努力去坚持试图让自己越过以前从未有过的高度,这样的感觉是活着的二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过的。”

    “我活了下来,就注定了我会走上复仇的道路。但是唯有的一点我可以向小姨你保证,我的人生不仅仅是为了复仇而活,我并不是一具为了复仇而失去了自我的空壳。”

    云氏财团是一所上市公司,外人羡慕云沐觅能被生在这样的家庭,却不知光鲜外表之下的辛苦。云大少爷纨绔不喜欢打理公司,一个少女从放弃自己的梦想去学习那些看不懂的知识,同龄的孩子在外玩闹的时候,她却待在书房内接受知识的教育,这样麻木的日子一天天过去,直到后来被商业界上的人们所敬畏,这其中付出的努力可见多有辛苦。

    “如果忘记那些曾经,又怎么会记得此刻的幸福呢。你说是吧,小姨。”

    话毕,云沐觅扬唇一笑。

    弯曲的眼睛形状犹如那半弦月,笑意深大眼底深处,是最真实的笑并非虚假的。

    会对这份工作那么认真,是因为陈明静的一句话。

    “沐觅,我看你的模样好像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吧,竟然对这份工作向往无爱,你还是趁早收拾包袱滚蛋的好。”

    仅是这样的一句话,让云沐觅思索了许久,最终得出了以上的结论。

    云沐觅在述说时脸上的神情异常的明亮,鲜活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记忆中那个为了家族为了父亲而活的少女,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变了心态。

    “我了解了。”

    够了,的确已经够了。

    她作为云沐觅在世的亲人之一,该去做的是想方设法去帮助她,而不是一而再二而再的试图去阻挠,斩断她前进的道路。

    “你可以出院,也可以继续到公司来训练,沈川那边我会想办法让试镜会延迟。作为交换条件,在你感到劳累的时候必须第一时间停止。”

    “好。”

    另一间病房,拎着水果篮上门来探病的余池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翘起的双腿叠在扶手上一抖一抖的,手中握着苹果上下弧度平稳地在掌心跳跃着:“墨轩,沈川导演的试镜会还有七天的时间,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沐觅输掉吗?”

    敲打在手机屏幕上的指尖一顿,韩墨轩瞥了一眼余池,犹豫了几秒后说道:“不然还能怎么样。”

    “切,我看你对沐觅挺上心的,怎么关键的时刻又冷淡了?”

    “注意说辞。”

    “我说你少摆酷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当时沐觅会被你们公司选中,是你在评委耳边吹了几道风啊。还有这次,你又是不顾自己的安危推开她,你说你对沐觅不上心,鬼都不信!”

    “信不信是你的事,我要午睡了,闲杂人等麻烦出去。”

    余池:“……”

    擦咧,还什么好兄弟呢,说赶人就赶人!

    “上心吗。”

    翻身躺下,卷过薄被,韩墨轩嚼着这几个字,在嘴角噙着的笑意不自觉得越发扩大。

    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在几十秒后一亮,一则由沈川发来的短信在沉默的时间里逐渐黯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