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无法原谅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18本章字数:2015字

    夜,静寂。

    一栋僻静地公寓内,余池正蹲在沙发椅上,十指快速地在键盘上跳跃着,脸色的表情夸张得很,让人看了不禁想上前捏上一把。

    ‘咔擦。’

    浴室磨砂门被缓缓拉开,房内开着一盏橙黄色的小灯,光线有些昏暗的倾泻了每一个角落。

    激烈有节奏的背景音乐在房内蔓延,电脑实现屏内网游人物在余池的手势动作下挥动着大斧头,与敌方你来我往地杀戮着。

    干掉了挡在前方的敌人后,余池将角色往角落处走去,偷起了小懒。

    “要打游戏回你自己家去。”

    韩墨轩是无爱游戏党,他能接受歇斯底里朋克重金属风格的音乐,这种网游杀戮的背景声音听着就是折磨他耳朵的。

    无论听了多少次都没办法习惯。

    单单就从生活上来说,余池和韩墨轩两人喜好方式完全是冲突的,性格方面也相差甚大,能持续做了这么多年的朋友,也是一个奇迹了。

    “你家电脑配置好嘛。”

    感到指缝有点烫,余池低头一看,烟燃到尾端了。掐灭烟头后,他的视线跟强力胶似得黏在屏幕上,一秒都舍不得眨眼。

    “……”

    你余大少爷会缺电脑?

    韩墨轩摸摸地盯了几眼余池的后脑勺,然后大步走了过去,抬脚顶住主机的开关器。

    七彩缤纷绚丽的屏幕与那激昂的背景色在几秒后骤然消失,余池不满的回头瞪了韩墨轩一眼,这小子又关自己的游戏!

    “打帮战呢,你不喜欢这声音我插耳机就是,关我电脑干嘛啊!明天上去让我怎么跟帮主解释啊!”

    “啪嗒啪嗒的键盘声吵死了。”

    “说白了你就是不想我玩你电脑,墨轩咱们可是从小光屁股时就认识了,你这么对我会很伤我心的!”

    “呵呵,我光屁股满地跑时你还穿着尿布坐推车上咬手指呢。”

    余池:“……”

    尼玛,这绝对是人身打击了!

    余池和韩墨轩两人出生同一年,但相差了几个月的时间。

    这些事他们也是听长辈们在聊起童年往事时说起的,两岁的小韩墨轩已经学会了走路,而同一年出生的余池却坐在推车上,咬着手指流哈喇子,一副白痴的模样。

    余池学习速度特别慢慢,让家中的长辈担忧了好一段日子,都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直到他上了小学,初中,高中,慢慢的长大成人。曾怀疑过的人们,时隔多年后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余池不是脑子不好使,而是根本就是一个长得人脸的蠢二哈……

    每每听到长辈说起这事,余池都是被气的哑口无言。

    说是生气,更准确地来说,是害羞。

    他这么英俊潇洒智商才华外貌通通满点,怎么能有那么蠢的过去呢!

    “好汉不提当年勇,我来你这是为了正事的。”

    “喔?不知余大少爷有何事要赐教?”

    “……”

    这人不讽刺自己一天会死啊!

    本着大人有大量的觉悟,余池深呼吸了口气,转开了话题:“前几天你说要回趟家,去探探韩老爷子的口风,结果怎么样了?”

    “人没见着。”

    “上次寿宴的事韩老爷子还膈应你呢?”

    “那么点小事他记在心里的话,这些年来我犯过的事早就气的他双腿一噔就上天了。”

    “那——”

    韩墨轩擦着湿漉漉地黑发往沙发上一坐:“他去国外看那个人去了,前几天是她的忌日。”

    “哦。”

    韩墨轩口中的那个人,指的是韩老爷子的初恋情人,离溪若。

    家丑不可外扬,韩老爷子的身份又比较特殊,有关于离溪若的事余池也只是从韩墨轩口中听到过一些小片段。

    离世多年还能让韩老爷子惦记在心里,每一年不顾风雨都到她的墓碑前看望,讲真,离溪若这号人物倘若还活在世上,余池一定会登门拜访。

    看看是怎样的女人,能让韩老爷子一生都无法忘记。

    “听说沐觅今天去医院复检了,脚伤恢复的挺不错的。”

    “嗯”

    察觉到气氛的微妙改变,余池尝试去转开韩墨轩的注意力:“东街开了一家泰国料理,我准备约上几个妞去尝尝,你有兴趣不,我可以破例带……”

    “余池,你先回去吧。”

    韩墨轩突然出声打断了余池的话语。

    无论过了多久,离溪若终究是扎在韩墨轩心中的那根拔除不了的刺。

    韩墨轩从来都是以‘那个人’来称呼离溪若,因为他说过,离溪若不配。

    闻言,余池犹豫挣扎了半分钟,然后起身拿起挂在椅背上的衬衫,想劝韩墨轩几句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矫情的话好,最终余池一字未言轻声离开了公寓。

    虽然余池和韩墨轩是多年的朋友,但是韩墨轩的世界就算是他,也进不去。

    不是余池进不去,是韩墨轩在与他人来往的世界交接处划了一道线,画地为牢束缚了自己的心……

    打火机的声音在房内响过,叼着一根燃着徐徐白烟的韩墨轩丢开擦拭头发的毛巾,起身走向落地窗前,他的视线并未透过窗户落在外面世界的景色,而是凝视着倒映在玻璃上自己的身影。

    “小轩,唯独你,绝不能背叛妈妈——”

    病榻上,女人苍白病态的面孔上倦浮着浓重的绝望,年幼地韩墨轩站在床前,任由被女人抓住的手腕被掐的青紫,不做吭声。

    这句话语,犹如咒诅一般伴随着韩墨轩的成长,在午夜睡梦之中不断的回旋响动。

    不喜欢我的你,说着讨厌孩子的你,得知自己患上绝症后,害怕失去一切的你又有什么资格让我绝对不能背叛你?

    政治联姻的家庭又能有几个是幸福的,韩墨轩内心其实很清楚,就算没有离溪若的出现,巩新咄咄逼人的性子迟早有一日,会导致这个家庭支离破碎……

    离溪若只是在适当的时机出现罢了。

    这些,韩墨轩都明白。

    父亲出轨,还在外生下了私生子的这种丑闻一旦出现在自己身上,所有的理智都会随着那些所谓的借口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