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一言不合就是干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19本章字数:2034字

    “滚开,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明静,你听我说,事实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

    ‘啪——’

    “再不从我的面前消失,下一次就不仅仅是这一巴掌了!”

    清脆的巴掌声在空旷的楼道内声响一波波荡开,拐角处,云沐觅倚靠在墙壁上听着脚步声消失远去,她打着呵欠伸了个懒腰,拿起拐杖柱地迈步向前走去。

    陈明静是离开了,小苏却还留在原地。

    本就瘦小的少女蹲在角落,双手圈着膝盖将自己埋在双手中的姿态看似更加的娇小了,云沐觅瞥了她几眼,默声进了公寓室内。

    小苏与陈明静之间的恩怨与她无关,她可不想再次掺和进麻烦事中。

    周慧不在公寓,陈明静房门紧闭应该是在房内,这也倒好,云沐觅落得个清净。

    徐莲昨日因公务飞往了国外,大约要半个月时间才回来。反正是独自一人,相比起徐莲家偌大的房间,云沐觅对南郊公寓的氛围更是喜欢一些。

    虽然空间有些窄小,但至少不会让她觉得空旷落寞……

    自前段日子和余池的那场谈话后,那家伙有好几天没出现在她面前蹦跶了,想来是全神贯注调查那件事去了。

    无论目前情况如何动荡,她与谢青茉的赌局依旧存在。

    沈川导演处在康复期,在半个月后举行新片选角会,为了不被落下,云沐觅在家中待着修养期间仍是在不断的训练,等到明日去医院拆掉石膏她去公司得加紧训练了,毕竟两方的设施差距甚大,呈现的成果也会有一定量的相差。

    在没有训练员的情况下,仅仅是念着台词做出动作没人看着加以纠正这训练跟没训练又有什么差别,所以云沐觅想到了一个方法。

    那就是——

    对着镜子练习。

    从一开始的时候云沐觅的确有些不习惯,对着镜子练习什么的像是一个傻子一样。不过,在多次练习逐渐习惯了后,这点别捏也就随着她的专心致志被抛之脑后了。

    “明静,我……快来人啊!”

    几道重物摔在地的吵杂声,以及小苏的喊叫声分散了云沐觅的专注力。

    云沐觅的脚伤大致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不依靠拐杖也能行走,只是走路的速度会慢上一些。

    有些事,不去管真的不行啊。

    云沐觅表示自己真的很想做个安静的美女子啊,偏偏要逼她破功……

    打开房门一股血腥味扑面袭来,陈明静正面倒在地上白色的长裙被浸成红色,花纹大理石地面上流淌着几行猩红的液体,小苏跌跪在陈明静的身旁,苍白的面孔上尽是慌张和惊恐的神情。

    云沐觅握着门柄的手臂颤了颤,反应过来地她转身回到房内拿起手机给120拨去了电话,在接通的那瞬间却突然又给挂断了。

    先不提陈明静是皓月的艺人,光她是陈氏集团的小姐这身份,今天她受伤被救护车抬走这事倘若要是传出去了,这结局可不好收拾……

    沉思了一会儿,云沐觅最终拨向了韩墨轩的电话。

    连线声响了大概五六声,就在云沐觅将要挂断电话时,一道略沙哑的男音从话筒内传出:“沐觅?”

    “你现在有空来一趟南郊公寓吗,或者让你的助手过来一趟也行。”

    “发生什么事了吗?”

    “陈明静受重伤,我不能打120叫救护车。”

    云沐觅本想打电话给余池,可回想起那家伙最近为调查那些往事忙得累死累活的,她瞬间改变了主意。

    徐莲不在国内,那唯一能拜托的对象除去韩墨轩外,似乎别无他人了。

    当真正出事时,她这才发现能找的人少之又少。

    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可怜啊……

    “沐觅你还在吗,沐觅?”

    “刚走神,你继续说。”

    “嗯。我现在在你公寓楼下,你准备下我立马上来。”

    在我公寓楼下?

    还没等到云沐觅将这个疑惑问出口,韩墨轩就已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传出的嘟嘟嘟声,云沐觅有点懵了。

    先不说韩墨轩平日里排得满档的通告,他稍微有空闲的时间也是待在公司。

    南郊公寓与皓月的路程开车过来也得要十分钟的路程,韩墨轩莫非是超人不成,仅是两三分钟就赶到了。

    呵呵哒。

    云沐觅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脑门,迫使自己别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将手机塞入裤袋中,云沐觅迈到衣柜前拿出一件长款衬衫,然后快步走到大厅推开挡位碍事的小苏,失神的少女犹如没有灵魂的扯线傀儡般,轻轻一碰就摔倒在地。

    漆黑的双瞳仿佛是一汪死海毫无任何的波动,就这样倒在地上动也不动。云沐觅郁闷的挑了挑眉,先是扶起了小苏,然后微俯下身来,双手环过陈明静的腋下想将她抱起来时,瞥到扎进陈明静额头上的伤口一愣。

    她在房间里的那段时间,这两人在客厅又是发生了怎样的口角,才会导致变成这样的场面啊。

    自己不去找麻烦,麻烦偏偏自动跑上身!

    云沐觅暗自翻了个白眼,将挂在臂弯中的衬衫盖在陈明静的身上。

    ‘扣扣。’

    敲门声响起。

    听到声音云沐觅正准备起身去开门,抬眸扫去那瞬间看到站在门口的韩墨轩,在看了看敞开的房门,然后说道:“来了啊。”

    “嗯。”

    韩墨轩点了点,走进屋内。

    因气流回旋的因素韩墨轩站着门口都能闻到浓重的血腥味,破了的抱枕散落了一地的棉絮,有些许棉絮被鲜血染成了红色,韩墨轩的视线从摆设上移开,在看到躺在地上头盖白色衬衫的陈明静,他挑了挑眉,话道:“她死了?”

    云沐觅:“……”

    见云沐觅无语,韩墨轩干笑了两声:“你给她盖上白色的衬衫,所以我就……”

    “别就了,赶紧抱她上你车里去送医院。”

    “哦。”

    让韩墨轩抱着陈明静下楼,在离开公寓前云沐觅看着小苏犹豫了几秒,最终决定把小苏也拉上了车。

    看小苏这幅模样估计是受到了挺大的打击,她还想从小苏嘴里套到话,可不能一直让她懵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