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你很碍眼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19本章字数:2028字

    “你很聪明——”

    不知过了多久,沙哑的嗓音在风中响起。

    风声呼呼地在耳畔刮着,侧躺着的云沐觅睫羽轻颤,不作任何的回应。

    “因为妈妈过世的早,而我爸在陈家任职当司机没多少的时间照顾我,我从小就是待在爷爷奶奶家生活。何沢爷爷家隔壁的孩子,或许是因为同样他的父母因赚钱常年不在家,不知不觉中我和他成了好朋友。”

    “我和他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在朋友眼中青梅竹马的我们早已是一对情侣,我更是也有一段时间认为自己喜欢何沢。在这样复杂的心情下直到我考上了明市的X大,和何沢相处的时间少了,我那一刻才明白,我对何沢并非是像情人间的喜欢,只是单纯的兄妹间的感情。”

    “三年前何沢来找我谈在明市准备找一份暑假工的事,不巧的是,那一天我要陪明静去购物,后来索性就三人同行了。何沢来找我的次数越发的勤快让我感到不对劲,在我的逼问下何沢说出来他对明静一见钟情,来陈宅是为了试图多靠近了解明静。我劝过何沢去告白说出自己的心意,可他顾忌碍于双方家庭的背景相差所以何沢一直不敢向明静告白。”

    “明静虽然脾气有些骄纵,但她对我还是挺不错的。可自从何沢出现后明静变了,她随时会找任何的小借口打骂我,我不想害我爸丢了工作也就一直隐忍着。这样的日子持续到我们大学毕业,在谢师宴上明静喝醉了我才知道她喜欢何沢。在那一瞬间我才明白,原来明静的改变是因为何沢……”

    一个脾性傲娇,一个因顾忌现实止步不前,明明是互相喜欢却谁也不敢开口。

    流逝了时间,错过了许多。

    “前段日子何沢约我出去,他说她终于想通了,拜托我希望能替他约出明静告白。在回来的路上明静看见了我披着何沢的衬衫误会负气离开。之后的几天我试图向明静解释清楚那一天的事,可明静总是躲着我不肯听。”

    “再之后你终于拦住了她,想解释的时候又被她打了一巴掌对吗。”

    云沐觅缓缓抬起了手,阳光从分开的五指缝隙内倾泻下照耀在她的脸上。

    “嗯……”

    “你喜欢的人是谁?”

    突然意识到对何沢的喜欢是兄妹间的情感,在这其中小苏应该是遇到了真正让她心动的人吧。

    “我——”

    也许是话题跳跃得太快,也许是没预料到性格淡漠的云沐觅会问出这样的话来,小苏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发出的单音调拖得老长。

    其实在道出那句话后云沐觅也愣了。

    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去管那些事……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嗯?”

    “云沐觅。”

    当旁人唤出自己的姓名时你会下意识地去点头,幸好的是,小苏背对云沐觅而坐,不然刚才她的神情动作恐怕会惹小苏怀疑。

    “怎么提起她了?”

    “我喜欢的那个人是云沐觅的男朋友。”

    “……”

    高亚东?

    “五年前我在车站丢了准考证,是他将准考证送到了我学校的保安室,让我安全的通过了危机。在那之后我本想约他出来谢谢他,可是在我还没做好准备前的一天,我看到了他和云氏财团的小姐云沐觅很亲热的靠在一起。”

    “那一瞬间,我明白到了自己对何沢的感情,也懂得了为什么那些天脑海里全是他的身影。我想我喜欢上那个不知道姓名的男人。我对他一见钟情,可因为他已经有了女朋友的实现退缩。”

    “半年前云氏财团破产,云总裁和云何死亡,云沐觅不知下落。而她的男朋友,更是没人知道他在哪……我有时候会偷偷的幻想,如果他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定不会再退缩,完整的将我对他的感情全部说出来。”

    说出来又如何?就能在一起了吗?

    云沐觅扬唇一笑。

    高亚东呀高亚东,你还真有吸引女人的潜质呢。

    曾经的她,毅是如此……

    “这件事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讲过,很感谢你沐觅能听我唠叨完。”

    小苏从围栏上转身跃下,来到云沐觅的身旁不远处躺下,微眯起双眼遥望蓝天白云。

    “我似乎明白你为什么常常来这里的天台了。”

    小苏笑了笑,继而说道:“躺在这里静静地遥望天空,心里藏着的烦心事都会随着消散呢。”

    “那样的男人,不值得你喜欢……”

    “你刚有说什么吗?”

    “没。”

    云沐觅翻了个身,阖眼不再说话。

    “要下雨了。”

    落地窗前,韩墨轩仰望不知何时凝聚了大片乌云的天幕,镜片下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烦躁。

    他最讨厌雨天了。

    “墨轩,到开工的时间了。”

    休息室的大门被推开,张助理抱着一套服装走进屋内。

    “嗯。”

    “看这天好像快下雨了,那我得先去修理站把车开过来,你录影完毕后在这里等会儿。”

    明市一入秋季雨天绵绵甚少能看到晴天,而且温度也比其它地区低上一些,在这样的季节感冒了最折腾人了。

    “嗯。”

    换好衣服走出休息室,在看见向这边走来的童锦年后韩墨轩脚步一顿,随即快速恢复抬步离开。

    “等一等——”

    走廊内还有几名员工在走着,韩墨轩不好无视童锦年,他犹豫了几秒停下脚步,头也不回地问道:“什么事。”

    得到韩墨轩的回应,童锦年抿唇一笑,然后大步上前转到韩墨轩的面前。

    确认刚才她瞥到的亮光是架在韩墨轩鼻梁上的眼镜,她的脸色一沉,再次开口时嗓音有些颤意:“你的眼睛……”

    闻言,韩墨轩立马别过了脸。

    “不关你的事,别多嘴。”

    “可是,墨轩你明明知道的,我对你——”

    “我知道。”

    他独断的打断童锦年的话语,噙在嘴角的笑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疏离感:“你也知道,我对你童锦年没有任何的兴趣。”

    “别在我眼前出现,你很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