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梦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19本章字数:2143字

    “我可以跟你一起玩吗?”

    小小的少年仰头看了一会儿女孩,然后咧嘴一笑:“可以啊。”

    “墨轩,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

    “因为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你太温柔了,让我感觉不到你在意我。”

    “墨轩,我在你家门口,五分钟内你立马赶过来,不然我……”

    ‘吱擦——’

    轮胎激烈的与地面摩擦发出一道尖锐的响声,他回身扭头看去,在瞥到那一滩的血红后瞳孔猛然扩大了。

    “墨轩,替我好好照顾小茉,对不起,骗了你……”

    “韩墨轩,别再接近我了。”

    “沐觅?”

    “不然我怕自己会亲手杀了你。”

    女人侧身而立,月光下眸子寒意冷彻,她握着一把刀步步紧逼而来。

    “啊——”

    随着一道尖叫声响起,睡梦中的男人猛地睁开了眼睛翻身坐起。

    是梦?

    打开床头灯,映着柔和的灯光下,韩墨轩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凌晨五点半。

    一缕微风从留着缝隙窗口吹进,拂过坐在床上满头冷汗的韩墨轩,他打了个哆嗦,掀开被子下了床。

    还没破晓的天幕灰蒙蒙的,万家生灵还处在睡梦中酣睡,他推开落地窗,赤脚踩进沾满了水珠的大理石地面上,走进窗台关上了窗户。

    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灰白的道路被浸湿成暗色,他望着窗外的景色渐渐的模糊了视线。

    梦境里那些看到画面真实的仿佛触手可及,童锦年的背叛,谢青毓的谎言,以及云沐觅冰冷的视线都让他乱了心绪……

    余池和韩墨轩是多年的朋友,他却有一点是直到今天都不知道的。

    那就是——

    童锦年才是韩墨轩的初恋。

    在和谢青毓交往中韩墨轩和童锦年仍是纠缠不休,在亲眼看到谢青毓出轨后,韩墨轩第一时间脑海里想到的是童锦年和他分手时的场景。

    你太温柔了,让我感觉不到你在意我。

    像是影子般,随着时间的迁移都不曾消失……

    韩墨轩一直以为谢青毓遗留时的那句抱歉是为了她犯下的过错道歉,直到如今,他才明白谢青毓是为了谢青茉隐瞒下真相,欺骗了他才道歉。

    云沐觅曾问过他,对于谢青毓他究竟是爱多还是愧疚的多。

    是愧疚的多啊。

    因为他在面对谢青毓时没有用心,敷衍的对待……

    谢青毓也好,童锦年也好,都曾是在他生命中留下过无法抹去痕迹的女人。

    会梦到她们,他可以理解原因,可是云沐觅……

    为什么会梦到她?

    还是那般可怕的梦境……

    等韩墨轩的视线再次凝聚,在发现底下一抹正在慢跑的身影后,他的视线焦距在她身上,怎么都移不开。

    唱歌时难免会遇上分段落差大的歌曲,跑步是对换气的练习和加强。

    这是每一个艺人都需要去做到的。

    只不过,也没必要这么早吧……

    韩墨轩眉头一皱,转身回房。

    “小姨,我都知道,你那是深夜的时间,别熬夜了早点睡吧。”

    “是是,我会注意的,你别担心了。”

    挂断电话,正准备将手机往裤带里塞,一道身影笼罩住了云沐觅,对方高声一吼:“把手机交出来!”一大清早就打劫?

    倘若是常人遇到这种场景,老早吓得腿都软了。

    云沐觅抬眸淡淡地瞥了眼前的男人一眼,随即快速抬手抓下了他脸上的面具,准备好的右拳在她看清对方的容貌后固定在空中僵住,一股复杂的情绪爬上了云沐觅的眉头。

    这货,好像是那史蒂芬吧?

    黑色毛躁的假发一看就知道质量不佳,史蒂芬应该是匆忙戴上假发,叫残留在假发外的金发都清晰可见。

    深邃的双眼,碧色的眼瞳犹如一潭清泉,清澈见底,高挺鼻梁下粉嫩的双唇因不爽被云沐觅这么轻易拆穿身份,而紧紧地抿成了一道僵硬的线条。

    这张娃娃脸,真是生气起来让人不禁地想去逗弄逗弄他。

    “你是来算几个月前你连撞两次玻璃门的事吗?不过,那件事是你自己眼神不好,可与我无关。”

    “怎么就跟你没关系了!”

    闻言,史蒂芬瞬间炸了:“当场笑得最欢快的就是你,你这女人害我丢尽了脸,今天你可别想那么轻松躲过去!”

    “你这是文不行要动武咯?”

    “我不打女人。”

    良好家教的他怎么可能会动手呢,何况是对女人动手了。

    “那你想怎么样。”

    “你先跟我回去,等我想好了再决定。”

    “呐,最近这片区域出了个猥亵少女的色魔,你说,我现在要是大喊一声,旁边那些人会不会上来揍你呢。”

    “……”

    史蒂芬扭头在四周打量,将近六点半的时间公园里集聚了不少来晨练的老人,倘若云沐觅真的大吼一声,结果……

    呵呵。

    会非常的不妙。

    “你,你最毒妇人心!”

    “古人有云,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云沐觅抽出纸巾慢悠悠擦去公园长椅上的水珠,然后一屁股坐下,似笑非笑的撑着下巴挑眉道:“我突然有点想吃龙凤斋的皮蛋瘦肉粥和水晶饺。”

    “你跟我说干嘛,我绝对不会帮你去买的!”

    “喔,那我喊了。”

    云沐觅眨了眨眼睛,还没张开嘴巴史蒂芬就吓得怂了:“别别别,大姐,我立刻马上给你去买。”

    “恩,这才是乖孩子。”

    说着,云沐觅起身踮脚摸了摸史蒂芬的头发,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忍!

    离开时史蒂芬狠狠的瞪了云沐觅两眼,手中的假发被他一把一把揪落,散了一地的假毛……

    “真是有趣。”

    云沐觅轻笑了两声,起身离开。

    她迈出的脚步一顿,嘴角残留的笑意逐渐消退,只因几米处站着的男人。

    ——韩墨轩。

    清晨的空气中水雾有些浓重,眼前的男人身穿一套简单的白色运动服,柔顺贴在额角的黑发有些湿润,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因隔着点距离遥望,男人仿佛融入了那水雾之中,朦胧的美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什么时候来的?

    云沐觅主动走上前去,打了个招呼:“你也来这晨练?”

    “恩。”

    “喔,那我先走了。”

    “恩。”

    云沐觅:“……”

    这股低气压是闹哪样?

    难道是来大姨夫了?

    目送云沐觅纳闷离去,韩墨轩的视线划过落在了云沐觅之前坐过的长木椅,最终停留在一部银色的手机上。

    “这是——”

    云沐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