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韩墨轩的答案

    更新时间:2018-09-05 11:11:20本章字数:2017字

    天色阴沉,雨声滴答滴答作响,雨点溅落在潭水中荡开一朵朵水花波澜涟漪开。

    公园的一个角落,女人撑着一把伞伫立在树下,素面朝天的眉宇间卷伏着浓重的倦色,遥望着远方的瞳子毫无焦距,嘴角叼着的烟头被风吹得渐渐没入尾端。

    “抽烟对你的身体不好。”

    随着熟悉的声音响起,女人暗淡的瞳子恢复了亮光,她缓缓扭头凝视着韩墨轩,久久不眨眼红了眼角。

    “你终于肯来见我了。”

    女人道出口的嗓音低哑沉重,丝毫没有以往的清亮。

    “清茉,我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和你走到连陌生人都不是的地步。”

    韩墨轩幽幽得叹了口气。

    闹性子罢工将自己关在公寓谁也不见,谢青茉的助理也是实在没法子了这才找上了韩墨轩,期望他能劝劝谢青茉。

    “陌生人都不是的地步?”

    咬着烟嘴的嘴角一动,火光落入水滩中被熄灭。

    她痴痴一笑:“现在的你看待我已经是陌生人了吧,墨轩。”

    “你别胡思乱想了,我们依旧是朋友。”

    ——只要你谢青茉别再做出出格的事来,我会继续将你当成朋友。

    “朋友?哈哈哈——”

    闻言,谢青茉仰头大笑。

    “还记得三年前童锦年当众和你告白吗。”

    “……”

    “你说,在姐姐之后你不会再爱上任何人,童锦年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了你的这个借口。韩老爷子屡次介绍你去相亲,你也是每每推脱。我以为你真是忘不掉之前两段感情,需要过渡期去恢复心态。我陪伴在你身边整整三年,等待了你三年,我总是幻想着有一天你会接受我的感情,哪怕是骗我的也好。可是呢,自从沐觅出现后一切都变了,你为了她不惜得罪白主管他们,你为了她不惜抗下所有人的目光,更甚是带她去韩老爷子的寿宴介绍给你的亲人,墨轩啊,你说你还不爱沐觅吗?啊!”

    “是谁告诉你我曾带沐觅参加过韩老爷子的寿宴?”

    半年前和云沐觅初识做下的交易谢青茉如果早知道,依她的个性是绝对不会忍耐到现在才提起。余池和韩老爷子那两方肯定不会说,又是谁透露的口风?

    “墨轩,就一次也好,你能不能明确的面对我告诉我答案。”

    “我对沐觅……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情感。”

    不是那种情感?

    谢青茉垂眸苦笑:“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说得那么牵强?”

    三年,她待在韩墨轩身边整整三年,他的一切自己都注视看在眼里。虽然不敢保证完全了解韩墨轩,可谢青茉有自信,刚才韩墨轩在回答问题时说谎了。

    他是真的爱上云沐觅了……

    这样的结果,是她想象之中的,也是谢青茉最不愿意看到听到的。

    “没错,我对沐觅的情感的确不仅仅是欣赏。”

    知道瞒不过谢青茉,韩墨轩索性将话说白了:“从和她见面的那一天起我对她就产生了兴趣,在这些日子来我看尽了她的所有。面瘫毒舌性格刻薄常常会得罪人,在睡觉时害怕黑暗非要开灯闹小孩子脾气的性子让我哭笑不得,她或许不是最好的,在我眼里看来却是最真诚的。”

    犹记得半年前在韩老爷子寿宴醉酒后送云沐觅回家,都到了家门口她突然把钥匙给丢了。当时,韩墨轩也搞不懂自己是怎么想的,等他回神过来时已把云沐觅带回了公寓。

    其实他完全可以把云沐觅丢出去,只是一个为钱交易的女人罢了,生死与他何干?

    “爸,哥,别丢下我一个人,为什么要让我活下来……”

    在睡梦中不断梦呓着这段话语的面孔布满了哀伤,也许是被云沐觅的情绪感染了,韩墨轩最终放弃了将她丢出门外的想法。

    在为她换衣服时发现云沐觅身后那几道狰狞的伤口后,韩墨轩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去关注她,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过往才会留下这身伤疤,就连睡梦中也不得安宁……

    韩墨轩一心以为自己是对云沐觅可怜,所以屡次出手帮助她。经过此刻谢青茉的逼问,韩墨轩逐渐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云沐觅,在他的心里,她是不一样的。

    谢青茉望着回想往事时韩墨轩面庞上的神色,好像是活得一般,光彩鲜活,让人不自禁的想一直看着他。

    这样的韩墨轩让谢青茉感到陌生,绝望一点点爬上她的眉头,她不禁收拢了双臂忍不住的发颤,这种感觉就像是整具身体仿佛浸泡在冰冷的海水中,冷得刺骨让她窒息。

    “所以,你爱上她了对吗。”

    “我也不知道。”

    “你可以把我当成姐姐,我愿意一直做个代替品,只要你能留在我的身边。”

    “不。”

    “为什么?这几年来我知道你是把我当成了姐姐来看待,我都不介意了,为什么你要抽身离开我?!”

    “清茉,你只能是我的妹妹。”

    韩墨轩摇头,谢青毓的离世与童锦年的背叛让他对爱情止步,或许是太久没牵动过名为爱情的弦,他都已经忘了那悸动感。

    云沐觅就像是一阵风,吹开了弦上沾满的灰尘让它重见天日,而他,对云沐觅从起初的不在意到后来的不敢大意。

    他不能给出明确的答案,可是唯独一点可以确定。

    ——云沐觅是不同的。

    “那童锦年呢?”

    换做以往谢青茉绝对不敢一而再二而再的提起童锦年,深怕惹得韩墨轩不高兴。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所有的隐忍都不必要了。

    “我不想提她。”

    “墨轩,在你的心里沐觅的分量是不是早就已经,比起童锦年还要来的重要?”

    她只要一个答案。

    一个可以改变她之后道路的答案……

    韩墨轩闭眸深呼吸一口气,点头应道:“没错。”

    “好好好。”

    没有情绪过激,没有癫狂的举动,谢青茉双目含泪连续说了三个好,然后抬眸看了韩墨轩一眼,意味不明笑着转身离开。

    韩墨轩,我给过你机会,以后倘若发生了什么事也是你逼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