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 5 小Q着陆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0本章字数:4350字

    小Q很清晰的记得神七升空的那天,她小人家一脸严肃滴坐在电视直播前,然后是多么激动滴挥舞着小手帕,以表达一个中国人的自豪。然而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气得差点没破口大骂,司徒长乐这家伙当是投快递还是乍地,扔人也不能这样扔吖!

    各位观众暂且先别急着讨论司徒长乐是怎么样个扔人法,当前的问题是小Q一睁开眼睛竟然发现整个世界是倒过来滴,可爱滴大地母亲正处于她的头顶上方。

    原因很复杂,但也可以很简单,那就是她被撂树上去了,而且还是头朝下的那种。万幸的是她那一堆该死的大包小包过于臃肿,倒方便把她堵塞在树杈上,而没有华丽丽滴摔在地上。可偏偏又是那堆大包小包夹得她喘不过气来又动荡不得,看样子她还得继续晃悠在树上。

    小Q左瞄瞄右瞅瞅,不确定自个儿的地理位置,更不确定她是否已经回到了过去,四周唯有茂密的树林,依稀听得见啾啾的鸟声,看不见人影也就意味着她得自力更生。小Q尝试着寻找可以供她翻起身的树枝,晃了几下,哇呀呀,不成了,脑充血了,或许是倒吊了太久,小Q越发觉得昏沉起来。。。

    正当小Q在树上晃来晃去时,她的正下方两颗小脑袋也在抬头研究着头上那颗晃来晃去的貌似个人的物体(很明显,小Q左看右看就是没法向下看,要是她知道自己头皮地下有人,那还不哇哇大叫救命才怪呢?)。

    小脑袋研究了半天左边一个瘦小点的不动声色滴扯了右边块头大一点的轻声说:“大牛哥,你说这人在这儿晃悠来晃悠去是做啥子咧,难不成是好玩?”

    大一点的小屁孩(不错,正是两小孩,而且还是特萌特憨的优良品种,估计放在现代一定力受姐姐们的追捧)用袖子擦了一把鼻涕,然后貌似很严肃很认真滴回答:“俺听大伯说,咱们这片山地风水极佳,经常有些武林高手来此修炼,这个人也差不多吧。”

    大牛哥说得极有道理(也就那小不点这样认为),小个子貌似也很认真滴点一下头,然后一脸羡慕滴仰望着依旧在头上晃悠着的小Q,心里暗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那么厉害,可飞到树梢上去,而且可以倒吊练功,神奇吖,太神奇了。

    这会子小Q头脑晕沉沉的要不她足以听见自家脑袋下好像有人类的物体存在,不用担心她不知道,因为下一秒钟树枝就因负担过重,不堪重任后一声“喀喇”意味着它断了,接着就是我们可爱的小Q同志与温暖的大地母亲进行全身心的接触。可怜刚才还晕沉沉的小Q这可彻底的晕了。

    “大牛哥你看,这家伙乍从树上摔下来了呐?”小个子忙拉着大个子问道。“这个嘛,俺听二伯说过,这练武之人经常一受到外面打扰就会整什么走火入魔,估计这家伙也走火入魔了吧。”

    大牛又貌似很认真滴回答问题。这下可吓着小家伙了,他立马以为是自己刚才说话太大声打扰了这位前辈练功了,顿时支支吾吾滴连话都说不直了:“大牛,大牛哥,这。。。这。。。这饿乍。。。乍办呐?我们是不是。。。又闯祸了?”

    幸好这位可敬又可爱的大牛哥脑子还算是清醒,吩咐弟弟一同把小Q背回家去给娘照顾再说。小个子二话不说点了点头,和大牛哥一起扛起小Q慢慢地走回家。

    小Q再次醒来时感觉气氛明显比上回要好了许多,头顶是黑油油的屋顶,脑袋边上靠着的是厚实的荞麦枕,身下是干净柔软的稻草,再加上身上盖着的被褥子,无一不显示着她正躺在舒适的床上。其舒适度惬意得让小Q微微眯了眯眼睛,好像是小时候偷懒躺在别人的稻草垛里的那种快感,既朴实又安逸,全身环绕着稻草的清香,一时间小Q还以为自己是在天堂里享受呢。

    “吱呀”一声像是门开了的声音,两颗小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小的那颗脑袋问大的那颗:“大牛哥,她怎么还没醒呐,是不是内伤太重了,醒不来了?”

    “不会,俺娘说了,她只是摔的时候磕着脑袋了,醒得会慢一点。”

    “那她要是醒了会不会大发雷霆,要我们的命的呀?”(这小虎的想象能力还不是一般的丰富)

    “不会吧,放心,有俺大伯,二伯,三伯,四伯和六叔在,她欺负不了咱的。”(天呐,你家的男丁还不是一般滴丰富呐~)

    两小鬼嘀嘀咕咕了半天,声音不大却是让躺在床上的小Q听得好气又好笑,她算是明白了,敢情就是这两小鬼救了她,竟是以为她走火入魔才摔下树的。这年头的小孩还真有意思,太单纯太萌了,对比起来自己带的那个班里的,个个都是猴精常常气得她跳脚,每晚回去还得对着灯光数数看有没有多两根白头发。

    小Q动了动手脚,都还好好的没什么损伤,挣扎着想爬起来,不想脑袋脖子异常的痛,大概是摔下来的时候扭伤了,转头不大灵活。身上还好,最多有点小破皮,但一想到是从这么高的树上摔下来的,小Q也算是走运的了。

    小Q刚才还好好滴躺着,突然间就这么做了起来,可吓坏了两小鬼,杵在一旁瞅着小Q伸直胳膊伸直腿儿,精神好的很,不愧是武林高手,那么搞的树往下摔都没事,心中顿生敬意。

    小Q检查了半天,确定自己出来脑袋上肿了个大包,估计用两熟鸡蛋揉揉就会散,还有脖子不晓得是什么原因,僵疼着很不利索,其他的啥事都没有,不禁暗叹老妈子给的底子就是好,这接下来小Q才把注意力转向两个练大气都不敢呼的小家伙身上。

    小Q朝他们微笑着招招手,意思他俩上前说话。两小鬼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低眉顺眼滴徐徐向前,过程中还不忘小小偷看小Q的脸色,见其态度甚好也就放下心来走到小Q床边。

    这点小眼色小Q哪里会看不出,这下她更加肯定这两个都不是什么特别顽劣的孩子,对付自己教的猴精们小Q都不曾害怕,更何况是两个乖宝宝呢。一想经此,小Q就笑得更加和蔼可人了,大大方方地问:“小弟弟,叫啥名儿吖?”两小鬼齐齐点头,报上自家姓名。小Q笑得更灿烂了伸出她的“魔爪”,揉揉大的脑袋,捏捏小的脸蛋,积极跟小朋友打好关系。

    接下来的日子小Q过得是既充实又有趣,自打她晓得救她的这一家人是平凡的猎户人家,家中兄弟多孩子多一家人言笑熙熙十分的融洽后,她放下一百二十个心。在两小鬼的介绍下,她见到了他俩的母亲,一位善良能干的妇人,胖胖的脸上总是带着笑意,也不过多追问小Q的来历,只是客气地跟她说一个姑娘家在外不方便,若不嫌弃留下也是好的。

    小Q只记得当时自己那感动得是热泪盈眶,差点没拉着大婶的喊娘了,直拍胸口说有什么活喊她就成。可是后来当小Q吃力滴抬着巨大的斧头去砍柴,或是扛着两只大桶去溪边挑水,又或是举着菜刀要收拾一只刚打回来的野猪时,她无语了。

    事实证明了自己在这里果然是一不中用的闲人。幸好后来大婶无意中发现小Q居然识字,而且很会算术(一家人简直惊其为天人,要知道我国为什么要实施义务教育了吧~),高兴得捧上几只猎物和烧酒,要孩子们拜小Q为师,搞得小Q哭笑不得,自己真是搁哪里都是一教书的,也正好猎户家兄弟多孩子也多,凑起来刚好一小班教学,收拾出一间房子出来上课,刚好能容得下这么些人。小Q的教书生涯又华丽丽滴延续了。

    上第一天课,小Q便教孩子们写自己的名字,当初救了她的两小鬼头,叫大牛和小虎,是五房的两个活宝。几位伯伯家的孩子也都分别以飞禽走兽命名,小Q听过后觉得除了一个叫喜鹊的小丫头名字还算顺耳外,其他的都应该起个正名,毕竟那样的小名小时候唤两声还好,长大后就显得有些不妥当了。

    华丽丽滴开课时间,小Q很认真滴把几个小屁孩的名字写在沙子上(没办法,条件简陋),大房的孩子最大,就叫阿元吧,猎户家姓杜,也就是杜元了。接下来阿杰,阿亮,阿然等等,就连大牛也都改了名字,叫阿宇,小虎还是叫着小虎,小Q觉得这孩子虎头虎脑的,特别适合叫小虎。丫头们叫双儿,雁儿,晴儿,讨喜也琅琅易上口,级容易记。

    一节课下来,孩子们乐得回家跟爹娘炫耀新名字,还用手指蘸水在桌子上写给大伙儿看,这阵仗让杜家上上下下都特别高兴。小Q的自豪感也随之上升了几分。

    每天上午上课,下午孩子们则要练字和读诗,没办法,猎户家穷,为节省晚上的灯油钱给孩子们练习功课,小Q索性让他们半天上课半天做功课,自己也刚好闲下半天的时间打发时光。有时小Q会跟着孩子们做功课,大多数时间看见他们都很是懂事根本不用自己守着,小Q也就放心出门晃悠去了。山间空气清新,鸟声明悦,早就动心的小Q怎能放下如斯大好风光不出门游玩一番呢,顺便可以熟悉地势了解当代风土人情。

    可惜山间人烟稀少,小Q除了猎户一家外还真没有遇到什么外人,时间一长,都快成山中仙人了。其实小Q最大的想法还是回到当初着陆的地方,司徒长乐在她老人家登机前,把一个手镯式的东东套在她手上,并告诉她这个镯子在必要的时刻可以帮她回来。说白了就是把链接器做成手镯的样子,当时小Q还鄙视那破玩意,怀疑不大顶用。可当她醒过来时手镯已经不在手腕上了,许是摔的时候不知掉到哪个角落去了。

    可怜的小Q这才想起手镯的万般好处,天天跑到大树下寻宝,任是翻遍了四周三尺土也没见半点手镯的踪影。这不,今个儿她又屁颠屁颠滴跑来挖土了。

    小Q围着大树左绕三圈,右绕三圈,硬是翻遍了几层土,收获了不少鲜蘑菇和不知哪只野狗埋下的骨头,也还是不见手镯的踪迹。郁闷之下,小Q又跑去溪边散散心了。

    小溪是小虎哥几个偶然间发现的,小Q顺势为其取名曰虎跳溪。小Q刚回古代时深感没有自来水的不方便,想洗个澡还得先跑到河边挑水,挑够两个来回才勉强够一桶洗澡水。猎户一家没有那么多穷讲究,十天半个月洗一次都嫌多了,所以小Q只好自个儿苦着一张脸去挑水。可怜的小Q瘦瘦小小的身子才挑了一回便累得趴下,哪里还能挑第二轮?

    虽说几个学生懂事,私下也帮忙挑了几回,可小Q老是担心别人笑话她老让学生帮忙挑洗澡水,硬是咬牙忍了几天不洗澡,可没等上了床就给自己的臭汗味给熏晕了。无可奈何之下她又干起了挑水的营生,每次洗完澡小Q总是悲喜交加滴抱着洗澡桶喃喃自语:“偶可爱又可恨滴洗澡水呐~”

    幸好小虎上山采菌子时无意中听见流水声,晓得越是潮湿的地方越容易找到蘑菇,沿着地上的蘑菇一路寻去,竟发现一泓可爱的清泉自山间流下,在下方汇成一弯精致的小潭,潭中溢出的清流蜿蜒前进,一条小溪立马出现在眼前。潭水四周全是密密的林子,难以发现,怪不得山上的人还没有进来过。

    小Q一听有这么一处妙境,撒欢似的跟着小虎寻宝去,不看不晓得,一看便乐得不得了。眼瞧着这密林子,这可爱的清水小潭,活脱脱的一个天然的澡堂子嘛。

    这可乐坏了小Q,立马搂住小虎往其脸上狠狠滴亲了一口,也不管后者的小脸蛋上升腾起两团不自然的红云,立刻冲向溪水旁双手掬起一捧清泉洗了一把脸,清清凉凉的感觉好似喝了冰雪碧一样爽快。

    此后只要不是刮风下雨,小Q准时来此报到,泡浸在清爽爽的池子里,整个人顿时畅快淋漓,大喊痛快。每次当小Q死猪般泡在水里时,不禁悼念起自己累死累活的跳水生涯和抱着洗澡桶的可怜样,深切体会到社会进步就是好,不仅吃饱穿好,连澡也可以舒舒服服滴洗。

    这不,小妮子蹦蹦跳跳走进水边,三下两下扒下外衫,只剩下她亲自设计的“游泳衣”(只是形似,只因找不到现代的防水布料),“啪”的一声跳进池水,溅起雪白色的水花。今日的池水与昨日并无不同,时辰也是那个时辰没有变动,如果不是小Q听到水下传来一声闷响,估计她还在闷闷滴埋怨今日的无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