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 6 遭遇青蛙王子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0本章字数:3826字

    小Q三下两下跳进池子时,立马听见水下传来一声闷响,吓得她差点没跳出水面,赶紧靠近潭水边去捞她的外衫,一把套上身,双手紧紧滴压住她那可怜的小心脏,正“扑扑”滴狂跳不止呢。

    过了那么一会儿水面仍没有动静,小Q按捺不住好奇心潜头入水里去查看一下是什么奇怪的生物,还没等她看清些什么,背后一双大手死死滴扣住她,只因在水里,小Q急得呼喊不得,死命挣扎,手脚四处乱晃乱踢乱打,荡起水下沙石,一时间整个水池浑浊不已。

    黎昕从未想过自己跑到这么远这么偏僻的地界居然还能有此番“艳遇”,眼前这一小白倒不像是叶家派来的杀手,哪有这么迟钝的杀手啊。自己只是扣住她想盘问个清楚是何人指使,她居然乱打乱闹,弄得黎昕几次好不容易抓住她的“爪子”,那小妮子却已经溺死过去了。

    气得黎昕哭笑不得,还得运气托她上岸,看她的衣着不是叶家的风格,但肤色白皙也不像穷人家的女儿,可是哪里会有大家闺秀跑到这深山野林里泡澡的呢?

    可疑,很可疑,实在太可疑了。于是黎昕探了探小Q的脉门,完全查不出有半点会武功的迹象,再拍她的脸也没啥子反应,无奈之下唯有扶起小Q,行功运气*出她呛进的池水。

    当小Q缓缓睁开眼睛时,一个上身*着头发湿答答滴往下滴水的帅哥正入神滴盯着自己,她的小眼睛左转转右转转,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下意识一手抓紧领口(却忘记了她的服饰哪里还有领子可言),另一只手一巴掌随之扇出,以惊人的爆发力大叫:“色狼吖~!~”

    只听见“啪”的一声,随后一个显赫的五指印无比鲜明滴出现在黎昕因泡过水而显得苍白的脸上。黎昕起初的莫名其妙转变为愤怒的神色,悲怒莫名地反吼道:“你这丫头疯了不成?”

    这一吼可吓得小Q够呛,“噔噔噔”地瞬间后退“三十里”,一脸戒备地怒视着眼前的“色狼”,双手还不忘抓紧衣服前襟。

    瞧见小Q一副老鼠见到猫的反应,黎昕这才反应过来,敢情这丫头把他当成登徒浪子了,真是好气又好笑。他细细打量一下小Q就冲小Q刚才的反应,顶多是没见过世面的乡野村姑而已,低头看看自己光着的上身,倒也有点不好意思来了,赶紧把外衫三下两下套上。

    小Q趁其低头穿衣期间赶紧检查一番自个儿全身上下,确信自己设计的“高级泳衣”尚完好无损(古代人不懂得穿法)才放下心来。

    此时此刻两人面各朝一方,战战兢兢地同时回头偷瞄一下,不期然正瞧撞上对方的眼神,连忙转过身去,小心翼翼得如同两只觅食的小兔子,不时的注意有无老鹰飞过。

    一秒钟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一刻钟过去了。。。

    双方僵持的安静让他俩有点坐不住了。小Q忍不住看了看自己打人的那只手,很是懊恼自己的反应过度,但碍于被偷袭的戏码,心里还是小小地鄙视了一下对面的色狼。

    另一边的黎昕也在小Q低头看手的同时不自觉地摸了摸肿得老高的脸颊,大抵上晓得小Q女儿家的过度反应了,忍不住笑了笑。这几日他为了躲避叶家的人已经几天几夜没好好休息了,好不容易找着一处人烟稀少又方便隐藏的绝妙之处,却一个不小心无端端地中了陷阱。

    记得当时他发现那刁钻的陷阱是不住地好气又好笑,未曾想过在此深山老林中居然还有如此细心的猎户,居然可以想出此等小把戏。

    时近十五月圆之日,他体内的内力想必又要发作了,想来先找个无人之处修心练功方为上策。就在黎昕花了好大一阵子时间找出余下的陷阱,不远处传来一阵水声,他闻之大喜,三步并作两步跑近池水边伸手掬起一盛清泉洗了一把脸。

    这池水清冽甘甜又寒凉,正是对付他体内火龙功的好方子。于是他三下两下扒下上衣缠上腰间,扎紧裤脚后立马跳进池子里凝神吐呐,练起火龙功来。

    一切本来是天时地利人和具备,谁知半路杀出个毛丫头来,当她走进池子是黎昕就已然觉察到了,但由于正处于体内真气运转的非常阶段,他只好闭气缓下心神藏入水中,尽量不让那丫头发现。谁曾想小Q居然在池边脱起衣服来,春光乍露,扰得黎昕这一正常男子赶紧默念非礼勿视,不知不觉地气息已然打乱。

    火龙功一经练时全身上下热血沸腾,极为危险,一点点差错都有可能控制不住血气走向,所以黎昕才找了这寒凉的水池里头练。

    可是当小Q脱得只剩一条自制泳衣一步步走进池子时,黎昕气得敢怒不敢言,感觉收势平息。可还没等他收势完毕,小Q一个标准利落的跳水姿势跳入水中,正好一个脚丫子踹向黎昕胸口,将其刚才憋闷在心口已久的那一团火一下子打散,黎昕不由得吐出一口鲜血来。

    而肇事者只当踩到石头了,全然不知水底下还藏着一口人,依然悠哉游哉滴洗她的澡,还乐呵呵地哼起小调。

    而被小Q狠狠地踹了一脚的黎昕聚集在胸口的真气一散,一时血不归经,手脚俱软,唯有上前一把捂住小Q的嘴,以防她引来叶家的人。小Q突遭袭击,自然是乱打乱踢一番,不小心又往黎昕胸前多加了几下子,连连吐血的黎昕好容易才腾出手来抓住张牙舞爪的小Q,谁曾想怀里的小丫头居然就溺水了。(黎昕大哥你也太。。。太粗暴了吧。)

    终于把小丫头片子拖上了岸,望着小Q奇异的游泳衣黎昕好生奇怪,按理说各帮各派的帮服庄服他也见过不少。

    比如说雁回门一身灰衣,整得跟只野鸭子似的。

    苍山派那群小子总爱装什么书生,偏偏还是众多闺门大小媳妇的最爱——青衣书生,每逢下山必醉倒芳心一地。

    要说唐门那帮老妖精都一把年纪了,不晓得是不是炼丹练傻了,出门就装童子,还自称采药童子,恶寒~~~祈月楼一帮小丫头三天两头就整一白衣飘飘,出个门还得洒些什么花瓣,个个自诩是广寒仙子,恶寒,更恶寒~~~还有丐帮就不用说了,越破就越高尚,哥我走的是非主流路线怎么着。

    除了江湖最新推出的天涯第一楼以外,黎昕任是把小Q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又一遍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又探得她体内毫无半点内力,这才放下心来。

    谁知就在他有心想替小Q穿好衣服时,小Q丫头忽的吐了一口水,两只贼溜溜的小眼睛一下子睁开来盯住黎昕的上半身,再一下子盯住黎昕手里拿着的她的外衫,然后是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色狼”,外加无比响亮的一个巴掌。

    黎昕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结结实实受了小Q“一爪子”的洗礼。下一秒钟黎昕手里的衣衫就失踪了,抬头却见小Q“噌噌”地迅速闪开一段距离,一脸受了侵犯的小媳妇状怒视着她。

    黎昕哭笑不得地看着小Q,自己练了多年的火龙功眼看再过些日子就要大成了,不曾想小Q这一脚丫子踹得他一内伤,怕是要好些日子才能得以恢复了。可无端端吃她一“爪子”要是让人知道了,那还不笑掉大牙?

    黎昕一脸责备的样子问道:“你是哪家的丫头,大白天的怎么跑来泡池子?”小Q悻悻然道:“要你管,没经人家允许就闯入姐姐我的地盘,还敢偷看我洗澡,色狼!”

    “你的地盘?你往哪儿搁一匾额说是你的地盘了呀!”

    “旁边那棵树上明明写着的!”

    “树?”黎昕这才想起他中陷阱时,脚上踩着块破牌子,上书道:老Q专用澡堂,闲人免进,内有恶犬~可惜小Q的简体字实在难读,再者谁又会留心脚下的东西呢,许是前阵子大风雨将其吹落的。

    可怜的黎昕就是因为没留意脚下才惨遭小Q独门设计的新式捕蛇器的暗算。也幸好他没注意到捕蛇器上头的道道,若不然指不定会好好教训小Q一顿。当他像想起这些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眼前一黑,晕过去了。

    小Q正准备掏出家伙(司徒长乐送的超小型野营专用小刀)对付色狼的时候,他居然自个儿晕过去了,弄得小Q莫名其妙的,不晓得他是真晕还是假晕。先不管这么多了,小Q双手持刀(这丫头此刻一定是脑子进水了,用这么小的一把刀去对付武功高手),慢慢靠近黎昕,小心翼翼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看样子不像是装的,再仔细打量一番,咦?结论是:居然是位帅哥?喔,不是,应该是这么帅的“色狼”。

    眼见自己的“爪子印”还赫然停驻在黎大色狼的一边脸上,小Q下意识地又瞄了瞄自个儿的“爪子”,很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道:“那个色狼啊,别以为装死就行啦。今个儿你可是把姐姐我的清清白白瞄个一干二净了,你以为姐姐我是那么好惹的么?”

    还没等小Q发表完自卫宣言,她无意中瞄到黎昕脚上满是伤痕,咦?这个啃齿印怎么这么眼熟,这么像自家独创的新型捕蛇夹,那可是偶从现代的捕鼠器构思改良得来的,上面可还涂了使人四肢乏力的毒草汁呢。可是这位大哥的气色怎么这么像中了毒滴?

    莫非是。。。难道是。。。可能是。。。一定是。。。天呐,肯定是中了偶滴陷阱了。小Q心神回转了三圈,这才搞明白最根本的问题,她变相滴毒倒了黎大色狼。

    “切~我干嘛要救他呀,偷看别人洗澡的家伙。”小Q自言自语道,拍拍屁股就想走人。可还没等走了几步又不得不折回,为自己的小小色心很是鄙视了一番后,取出手绢替黎昕绑住伤口的前一段,防止毒液扩散,接着又四处寻找相应的草药,放置在石头上细细碾烂,把药敷在黎昕伤口上,再用布条包扎好。

    当黎昕睁开双眼时已是傍晚时分,一阵鱼汤的清香味刺激着他空空的肚子。他艰难地撑起身子感到身上麻麻的感觉已经轻了许多,再瞅瞅包得不伦不类的脚如包子一般,自嘲地笑了笑,不由的望向一旁正忙着用一把破芭蕉叶扇火的小Q。

    虽然时值初春,小Q的额头上还是冒出一颗颗斗大的汗珠。小丫头一边拼命扇风生大点火,一边小心翼翼地掀开锅盖想看看鱼汤烧开了没有,不小心一下子烫到了手,赶紧把手指头放进嘴边吹吹。她慌慌张张的样子落在黎昕眼里反倒成了一幅温情四溢的图画,许是多年来未有人如此贴心地替他煮一锅汤了。

    上一次见此情景好像是养母见他夜里肚子饿,便半夜摸黑起身到厨房生活替他煮一碗甜汤。虽然只是一碗普普通通的蛋花腐竹甜汤,他却吃得格外香甜,过后每每想起,黎昕依旧回味出那淡淡的香甜。

    事隔多年,想不到如今还会有人为他亲手做羹汤。那一股浓郁的鱼汤香气与记忆中的甜汤纠结在一起,萦绕在黎昕心头,他一时情不自禁,默默地比起眼睛再次回味起那淡淡的甜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