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 15 这究竟是怎样的世界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0本章字数:3875字

    小Q喝了口茶,透过薄薄的帘子观望外间大堂,张老伯正热情地招呼客人,看起来这些日子铺子的生意确是生色不少。眼下虽是夏日,可已经有不少人家想着准备打战时必需的衣物和粮食。小镇靠近两国边境处,十年前的战祸依旧记忆犹新。

    “张姐姐,现今来店里要制衣服的大多是什么样的人家,大概要求订做什么样式居多?”小Q对大热天人们忙着买皮草感到疑惑,虽说心里头早已猜出个七八分缘由。可她还是想了解得多一点。

    张姐听后微微叹了口气,默默回道:“小秋你有所不知,如今外头闹哄哄地传言要开战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我们这镇上多是南来北往的行商之人,这几年已是好转了不少。十年前的战祸造成死伤无数,十室九空,家家户户都往南边逃命去了。天可怜见的,自那过后又是疫病肆虐,能活下来的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那战事是怎么发生的呢?”小Q疑惑问道。

    张姐瞧下左右无人,凑近小Q耳边嘀咕道:“还不是先皇好战功,说什么要御驾亲征,踏平北面。谁想这战役打了一半就无缘无故死了。君主一死,军中方寸大乱,失了先机。反到被大燕的大军反攻过来,一连把失去的几个城池夺了回去。这还不止,燕国主心怀怨恨,趁着吾皇刚走,新君未立,一路南下,连夺我边城五个城池,还纵军杀戮掠夺,百姓们苦不堪言呐!”

    “那后来又是怎么解决的呢?”小Q不解,若是照那样发展下去,脚下必是燕国国土才是。

    “后来燕王不知怎地受了箭伤,不得已停止进军,驻守鸣城养伤时遭人暗杀。燕军唯有围城歇战,而朝廷自是赔了不少银子他们才退兵的。”

    “原道是这样啊。”小Q默默想着,看来这两个皇帝还真是天生的冤家,不对盘还齐齐死在同一场战役当中。还都不是死在战场上,一个病死,一个遭人暗杀,真不知道他们九泉之下见面会乍想。

    “外头乱糟糟地闹成那光景了,宫里头那起子娘娘贵人们偏偏还要替自己的儿子争夺皇位争个死去活来。你想呀,先皇大行时才三十岁,几个小皇子年纪尚幼,各宫里的掌势公公和皇家外戚为做辅臣的相互勾结的有,互相残杀的也有。朝政都让这起子贼子把持去了,老百姓苦不堪言呐!”张姐越说越激动,眼中隐隐泛起了泪光。

    听到张姐的叙述,小Q料想十年前一定是发生了很多不幸。张姐那时才多大,最多也就十岁,她咋知晓得这么清楚呢?她小心翼翼地问道:“姐姐,那时你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

    “嗯。”张姐像想起什么似的,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无人处,低声说道:“那年燕军破城,城中大部分百姓都来不及撤走。我爹赶紧把我和娘亲藏入地窖当中,一连一个月都不敢出来。娘当时怀有身孕,又受了惊吓……”张姐忍不住梗咽起来,双肩微微耸动,后面的她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小Q这时回想起那个叫小杰的孩子,原来已有10岁光景了,当初怎样看都顶多七八岁的样子,想必是先天不足,后天身量小了些。外人都知道张姐一个人拉扯大弟弟很是辛苦,他俩的亲娘想必很早就过世了吧,小Q眼前仿佛浮现十年前那些风雨飘摇的夜晚,年仅十岁的张姐怀里抱着如小猫般呜咽啼哭的弟弟,眼里满是惊恐和哀伤。想到张姐这些年带着幼弟的艰辛景象,很是唏嘘不已。这样的遭遇若是放在别人身上,大抵都撑不下去了,一想经此,小Q心中对张姐的敬佩不由得又更深一层。

    “都是小秋不好,提起姐姐的伤心事了。”小Q不忍瞧张姐回想往事的忧伤,好生劝慰着,忽然似又想起什么,关切地问道:“既然战事将近,姐姐你可有打算?”

    “我已经安排好人和车马了,万一真的要开战,我就让张伯带着小杰到南边苏城去,那里远离边城,相对较安稳一些。可张伯说什么都不肯走,说是放下不下我和家业。”张姐不禁颦眉懊恼起来。

    “放不下姐姐你?难道姐姐你不走吗?”

    “我不能走,祖上的家业都在这里呢,我要是走了,这里迟早让蒙古人一把火烧了。想我祖祖辈辈苦心经营多年方得百年祖业不衰,叫我怎么舍得走?铺子在,我就在。”张姐的声音里虽然是女儿家的柔媚,但却不乏巾帼英雄的勇气。

    “张姐姐,难道你忍心让你弟弟离开你去那么远的苏城?此去路途遥远,他身边又没有一个照顾她的可心之人,难道你就不担心他吗?”小Q晓得张姐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多年的历练早已带给她当家人的沉稳镇定,她好容易把弟弟拉扯到这么大,一定有很深的恋弟情结,但凡弟弟有一点点委屈,她必定心有不舍。

    张姐默默地叹一口气,细细地摩挲起手中的细白瓷杯,蕴蕴的白雾水汽升腾起来,笼罩着她刚毅决绝的脸庞上,只听见她的声音比以往更加坚定:“若是那般那小杰也得自己去承受,他是张家的唯一男子了,以后张家都得靠他来支撑了。”

    一种莫名奇怪的感觉冲进小Q脑海,她转身瞧了一眼阿元和阿然,这两个孩子比起小杰来估计也大不了多少,以后他们的路又该是如何,小Q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像是想起什么有了主意般,直视张姐的眼睛说:“姐姐,若是有办法保住铺子,等到时战歇之日,小杰回来接手铺子。你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

    张姐很是惊奇地打量了一下小Q,表面的依然镇定已然掩饰不了心中的喜悦,急切说道:“妹妹一向聪慧过人,有何主意,还望赐教,我张家将世世代代感激妹妹的恩情。”说完她忙不送地站起来很是恭敬地向小Q鞠了一躬。

    小Q惊得慌忙站起,忙拉住行礼的张姐说道:“姐姐莫要见外,我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打赢这场仗!”

    “什么?”停住继续作揖的举动,神色古怪莫名地打量着小Q,完全看不出她是在开玩笑。

    小Q倒是一脸胸有成竹,悄悄凑近张姐身旁,轻声耳语道:“姐姐莫急,你静下来听我细细说来可好?”说罢调皮地朝张姐眨眨眼,一五一十细细道来。

    次日,张家铺子便不再做其他生意,集中绣娘师傅们闭门敢活儿几天,很快小镇上便传来张家铺子一连捐了好多件冬衣给边境守城的士兵们,几位参将则收到上好的皮衣。当他们深受感动欲还礼道歉时,张姐都一一拒绝了。

    她当着众人回复前来道谢的士兵,称自己身为大周子民,应当出自己的一份力。哪怕身为女子不能上阵,也会在背后默默支持他们。一时间张姐的义举受到了邻里乡亲的褒奖,也开始了老百姓们对守城将士的热情资助。本来还在囤积粮食的商人们一下子捐出了许多粮食。老百姓们赠衣服送粮食的屡增不减,一时间边境士气大振,军民一心共渡难关。

    而这期间躲在杜家小课堂的小Q正偷偷地乐着,张姐送了她一只小灰鸽以充当信鸽,一旦有什么情况不但可以立即通知她,小Q也方便出点主意。

    那只小灰鸽胖呼呼傻愣愣地总是歪着脑袋打量小Q,任是小Q哄吹热捧,它也只是鄙视地盯着他。闹得小Q气得咬咬牙,在小灰鸽面前挥动小拳头恐吓了半天,人家小灰鸽还是继续鄙视看低她,小Q调教好久依然无果,改不了小灰鸽的坏表情,只好每每使唤它送信时总得好吃好喝哄着小灰鸽,待到胖胖的小灰鸽摇摇晃晃慢悠悠地飞走时,后头的小Q不禁狠狠地啐了句:“死胖鸽,看姐姐我哪天不炖了你做下酒菜!”

    小灰鸽这些天来飞得慢悠倒也传递了不少,小Q试了个坏,让张姐多寻些长舌爱说闲话的婆娘老汉们,在各处酒肆、茶馆人多嘴杂处散布谣言。吹得蒙古士兵异常凶猛,只要发现有囤积货物不上缴的,一律抢走东西,还一把火烧光宅子。还有蒙古士兵最是喜欢南方的女子,一看见有几分姿色的肯定抢走,糟蹋完毕就扔去做奴隶,奴役致死的不计其数。

    诸如此类小道消息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后头可是越来越难听,越来越夸张。此后城中的百姓,尤其是那些贪生怕死的富商们由起初的恐惧转化为愤怒。要知道毛爷爷曾经教导过咱们,群众的力量是不可忽视的。咱们小Q生在新时代长在红旗下,受过多年的优良革命传统教育,又怎能不好好利用利用呢?

    张姐的信中表示,如今城中军民士气大增,一时间参军的男子也多了起来,其中缘由不得而知。小Q倒是抱着信边读边笑,笑得肚子疼,一语道破:“那是自然要不是自家老婆妹子可要给人掳跑了。”囤货的商人也害怕遭横祸,打着义举的旗号依依不舍地把粮食衣物送往边关,还一边面对着邻里的称赞一边为货物心疼,却着实不敢透露意思委屈。

    「一旁的抱抱无比鄙视地瞅瞅小Q,不屑道:敢情前面那起子义举都是*来的呀~小Q小妞翘着二郎腿无比得意地甩甩小手,无比自豪滴说:这都是面子工程,面子工程啦~」

    小Q“坏事”做足了,想着城里的苗头也挑拨得差不多了,如今战事若来,后勤的工作必然少不了。她教了张姐一个法子,就是召集城里的妇女们为士兵缝制鞋袜,空出几间大仓库来集中放置。这么妇女们大多数在担心守城的丈夫兄弟,自然十分卖力。

    小Q就此办起了工作坊,作坊起源于宋朝,有利于集中人力资源进行批量规模生产。可惜这小小的萌芽只在东南沿海盛行一阵子后,元朝大军的铁蹄就打断了这种方式的生产。小Q依着张姐的“美名”发起了宣传号召,为士兵缝制军衣,广招妇女人手作工人。

    今年朝廷的粮饷迟迟不发,士兵们多面有饥色。据说裴将军此番进京,一半是因为受皇命召唤,另一半缘由是向朝廷讨要粮饷。可这一离开就是两个月,守城的将士们等得心都慌了,城里人心惶惶。

    小Q想着百姓们捐赠有限,如果朝廷的形式一日不缓解,群众们的情绪很容易慌乱起来,总而言之,先得给她们找点事做做。新征入伍的士兵们正在*练,年轻的妇女们也集中起来进了工作坊。张姐的场地、人手有限,索性联合了风城的制衣铺子一起*办,这些日子她们忙得四脚朝天,倒也没出什么岔子。

    就在收到张姐扩大生产的消息时,小Q竟开始犯难了,这节骨眼上的怎么还不见裴将军回来?没了他练兵领军,谁敢带队呀?她支起下巴苦苦思索,眼睛余光不自觉扫过窗外的大枣树,上面的核钉分外有趣。

    这时候若是某人在此那该多好呀,至少有个好商量的对象。像他这些武功高手在江湖上特别容易打听消息,说不定就有裴将军在盛京的情况。打住打住,小Q赶紧晃晃脑袋,怎么就想起那个家伙了呢,真是的!一定死天气太热了,中暑了。小Q自言自语道,完全没有注意大枣树的果实泛红,秋季早已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