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 18 传说中的武林高手2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0本章字数:3522字

    最正常的门派算是逍遥派了,虽然在小Q眼中也不大正常。逍遥派最出色的当属逍遥拳和大弟子箫童了,传闻言逍遥拳拳法不难,口诀也无甚绝妙之处,经常有些偷盗武林秘籍的人潜伏到逍遥派居然发现,帮中弟子都把拳法秘籍拿去垫桌子底了。

    可其最独特在于心法,须得逍遥之心者方能悟逍遥拳法之精妙,也就是说不是真正的逍遥之人是练不成逍遥拳的。偏偏是这个害苦了逍遥派众弟子,为了体现“心之逍遥方能真逍遥”之道,千方百计设法耍酷装帅显逍遥,饮酒作乐,寻花问柳,挥金似土地想成逍遥人。如果你在大街上遇见一衣冠不整,饮一口小酒再吐一句杂诗的家伙,没准就是逍遥派的弟子。即便弟子们沉迷于此,真正练成逍遥拳的人也寥寥无几,反倒成就了一大批酒肉之徒。

    当然也有少数例外的出现,大师兄箫童便是其一。传言逍遥派曾有一老师叔祖云游至上阳山,见天色已晚,想向上阳山上的寺庙求一住宿之处。路过山间桃林时,偶见一小童倒挂在大树枝桠间,哼着小曲很是自在,眉目间似乎有种说不出的爽朗之气。老师叔祖一眼就瞧出这孩子骨骼清奇,是个难得的练武奇才,加上这孩子性子豪爽换,颇对他的胃口。他正想走向前问清这孩子是哪家的孩子时,谁知那小童悠哉游哉在树上荡几下秋千,三下两下就跳到另一棵树上去了。老师叔祖见其一下子就不知所踪,唯有叹这孩子没有缘分,打消了寻他的念头,独自朝山上走去了。

    就在这天夜里,老师叔祖正盘腿于踏上歇息打坐之时,忽闻一股浓郁的烤肉香气从室外弥漫进来,引得他下意识得吞了一下口水,肚子咕咕地直叫唤,老师叔祖这才发觉许是行走了好久的路途,寺院里头的斋菜又吃不惯,腹中早已唱起了空城计。他不由自主地循着那香味,施起轻功跳出院落,迎着夜风吹来的香气依稀瞧见不远处亮着火光,走近一看,巧了这是,那正悠闲地烤着野兔子的不正是白天所见的那个小童吗?

    老师叔祖大喜,笑着走近火堆寻一处干净石头坐下。那小童抬眼瞅了他一眼,似乎没什么太过惊奇来了个陌生人,复又专心致志地烤他的兔子去。不多时兔子烤好了,金黄喷香,小童随意撕下一后腿递给老师叔祖后,自己倒是兴致勃勃地先啃起来。老师叔祖年纪已不小了,胡子头发早已是花白,见这孩子对他既不恭敬也不谦卑,仿佛当他是酒肉朋友般舒坦,“呵呵”一笑地接过兔子腿儿,也毫不客气地大口大口啃吃起来。

    片刻后二人啃得干干净净,那叫一个舒坦,各自寻了硬点儿的草,拔去叶子挑牙不说,老师叔祖瞧着这孩子跟自己一样随意的脾性,相当喜欢,细细打量一番后不得不承认这孩子还真是块练武的好材料,心中便有了收他为徒的想法。于是他试探地问小童:“孩子,随我回逍遥峰如何?老夫教你习武。”

    “习武能当啥用,能抓住兔子不?”那小童倒是大大咧咧地答道。

    “呵呵”,老师叔祖捋着花白的胡子笑着道:“那你就不晓得了,习武可成大业,比这逮兔子要有趣多了!”

    “成大业又乍地,不照样得自个儿烤兔子么?”

    “若习武至上乘,莫说是这一只兔子,这山间的兔子你都可以轻易捉到。”

    “我捉兔子是为了好玩,干嘛非得逮尽这山头的兔子呢?”

    “难道您就不想成大英雄,武功盖世,让大家都敬佩你?”老师叔祖可不想再跟他纠缠于兔子问题了。

    “那老伯你算得上是武功盖世不?”那小童忽然反问道。

    “我?呵呵”,老师叔祖笑得雪白的胡子一吹一动,颇为自豪地说:“武功盖世虽算不上,但纵观整个武林,能与老夫做对手的也没几个了。”

    “既然老头你都算不上武功盖世了,那我干嘛还要当你的徒弟?还不如在此山间玩耍来得自在。”小童叼着草梗,寻着背后光洁的石头躺下,那叫一个悠然自在。

    老师叔祖偷看着那孩子的表情,提高了一点声调:“孩子,若是跟我习武,老夫我担保,再过上几年,江湖上没几个是你的对手。”

    小童这会子倒是翘起二郎腿,依旧得意地回道:“我干嘛非得要有对手,这里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我还没玩腻,又没人打扰我,老子我正乐得自在呢!”

    老师叔祖如同发现一块璞玉一般高兴,这孩子天性洒脱不羁,他所说的“乐得自在”这四个字不正体现出他心性自在吗?若能教其成才,也算是光耀逍遥派的门面了。后来也不知那老师叔祖用了何种方法,连蒙带骗地将那小童带回了逍遥峰,嘱咐掌门人收其为关门大弟子,千万得好好培养。起初老掌门还一脸疑惑师叔从哪里带回的孩子,该不会是诱拐的吧?可随着那小童武艺日日精进,饶是带领过许多弟子的他也不得不赞叹起师叔的好眼光来。

    小童拜师入门之时师叔曾问过他可有名姓,那小童一脸无所谓道:“要名姓何用,不过是给人叫唤罢了,何必提及。”老掌门笑着揉揉他的脑袋瓜子道:“有意思,你这孩子有意思。好,既然如此,那以后且唤你作箫童好了。”箫童天性洒脱,整天不好好在逍遥峰上呆着,武功学成之后便四处游玩,任是同门师兄弟也摸不准其踪影,若是箫童想回即会回来,不想回也是难找。

    小Q一听这箫童的故事那叫一个津津有味,心中顿生几分敬佩之情,什么叫大侠风范,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大侠,逍遥自在,无拘无束,任是江湖自由人。没想到此等潇洒俊逸之人竟是出自声名不佳、尽出酒肉之徒的逍遥派,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小Q学生时代曾经有一阵子很迷恋金庸的武侠小说,看得是废寝忘食、乐不思蜀。小说中形形色色的武林高手中,她最喜欢的就是《笑傲江湖》里头的令狐冲。天生的潇洒不羁,放浪形骸之外,比起什么教主、帮主之类的高手活得更自在、更快活。想不到如今她也能听闻到如此风流人物,还真比小说来得过瘾。日后指不定有缘能见上一面,领略下真正的大侠风采。她迫不及待地忙扯着黎昕问:“那你见过那个箫童不?他长啥样?武功很高么?”

    黎昕有点不快地揶揄道:“见倒是见过,但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箫童此人最不喜拘束,经常游玩于山水之间,结交的人倒也不少。若要找到他怕是不易,谁叫他向来恣意来去,不留半点踪迹,至于武功嘛……”黎昕瞥见小Q一脸兴趣勃勃的样子,故意卖了个关子,慢悠悠地说道:“等你有机会与他交手不就清楚了?”

    “什么嘛,好端端的就没了下文,你也太不会讲故事了!”小Q嘟哝着表示不满,干脆威*加利诱欲迫使某人接着讲下去。可惜某人偏偏不为其所动,任是摆出一副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欠揍样。小Q跟他磨叽了半天,见其毫无让步,也只好作罢。反正今天她也算是收获颇丰了,难得黎混混这么有耐心替她讲解,也算他记上大功一件了。

    如今前方的路愈加清晰,小Q默默安慰自己“一切都会解决的”,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给自己小小地加油了一把。等她刚刚给自己打足气,做好准备时,不期然瞥见黎混混正举着蕉叶卷成杯子,来个举杯邀太阳呢。小Q哭笑不得,也顺势抬手朝着远方的太阳做了个标准式敬礼。

    今天的阳光可真是好呀!阳光下一大一小两个影子拖得长长的。小Q神清气爽地甩甩胳膊踢踢腿,想着旁边这混混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好好利用一下有效资源,想着替以后好好做下功课。一想经此小Q童鞋态度立马来了180度大转弯,很是殷情讨好黎昕,想学几招防身术来使使,做好万全准备。

    黎昕今天才给小Q的义正严词打入光荣的“采花大盗”队伍,本来是一脸郁闷,突地发现小Q换了一副讨好似的嘴脸,感觉那笑容怎地格外阴森,背部不禁有几分凉飕飕地。黎昕瞅着小Q笑得有点骇人的表情,还想着这丫头又想出什么花花点子来着,一听小Q说要学两手防身术,立即笑逐颜开,大大方方地一拍胸口,吹嘘起自己如何如何了得,难得收徒弟来着。

    说罢再瞅瞅小Q那弱小的身板,“啧啧”直摇头,看得小Q差一点儿火大。一插腰,一挺胸,任是自我感觉良好地直问:“我哪里不行啦?姐姐我以前还参加过校运会借力赛跑呢!”

    “校运会?接力?”黎昕给小Q突然冒出的新鲜词汇闹得一头雾水。

    “嗯,就是咱老家那村里的活动了,说了你也没听过。”小Q打哈哈顾左右而言他。

    “活动?什么是活动?”

    “哎呀,古人还真是傻帽。”小Q暗自腹诽,想忽悠这家伙还真不容易,直截了当地问:“那你到底教还是不教?”

    “嗯……”黎昕摸着下巴,这下可轮到他围着小Q煞有其事地打量一番,还不住地摇头嘀咕:“瞧这细胳膊细腿的,哎哟喂,不给人折了才怪。瞧这身子骨,赶哪天风大点不给刮了去……”啰啰嗦嗦一大堆,明着挑小Q的缺点,听得小Q顿时火大,采取非暴力不合作政策,真想一拳头朝黎混混的鼻子揍去,谁知小拳头一晃就给黎混混轻易地躲过去了。

    那家伙还依旧“啧啧”地摇头,直嘀咕:“就这点点力道,一只蚂蚱都捏不死,啧啧。”

    小Q疑惑这家伙怎地闪的这般快,下意识地再给一拳,黎混混潇洒的一个转身闪过去,十分嚣张地嘲笑她。小Q左一拳右一拳接着来,黎昕依旧游刃有余闪开,表面上脚下没怎么动,却引得小Q累得气喘吁吁,扶着腰直骂这家伙是属兔子的。

    这时黎昕倒是站住了,一把捏住小Q的胳膊,细细指导她如何出力,方向、力道如何把控,小Q跟随着他的指引,这才发现这家伙不是在逗她玩了。她赶紧收住脾气,认真地听讲黎昕老师的讲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