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 21 中秋节到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1本章字数:3607字

    喝了口茶,小Q心里蓦地安定了大半,肚子里头那点歪道道思量起今天这步棋来,如果信息无误,日间见的那位美妇人不是别个,正式向昇浩的小妾,正当宠爱。听闻是京师出了名的歌妓,被向昇浩私访风尘时相中,不仅重金为其赎身不止,还另置别院将养之。

    今日一见,真可谓金屋藏娇。只是这小妾虽美,但不曾听说向昇浩纳她入门来,因他家里的“河东狮”是国舅爷的掌上明珠,虽无甚姿色,但也算得上是向昇浩攀了高枝。如此一来自然是不敢将美妾留在家中,少不得另设私宅,偷偷得闲去温存片刻。照如今这战事,要打多久尚不可知,向昇浩必是舍不得小妾在京师,居然偷偷带着她来到风城。

    今日一见那小妾果然长得十分标致,远道而来可还得从后门别院门进宅子,想必是向昇浩不欲外人知晓而为之。如此一来小妾必然觉得委屈,头顶着正牌夫人不能逾越,与京城隔了大老远的也没能正儿八经地进门,不憋屈才怪呢?

    从她抱着猫的手势和对下人说话的气度,绝不会是小家小户能培养的,这年头的流落风尘的小姐也有不少是家道中落的。小Q一眼就瞅出此女子必然不会满足于此。毕竟能成为京师一流的名妓的,心里头多多少少有那么两道弯弯,看惯了男子的吹嘘奉承情话绵绵,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

    下午的时候小Q就让小厮带着她写的帖子,附上一份包装精美的翡翠镶金耳环做礼,不多透露自家身份。这对耳环是小Q从现代带来了的(反正不是花自个儿的钱,不用白不用),对比古代的样式新奇许多,做工也精致,且是放在古代工艺难以做到的现代机械雕花图案。有眼光的向家二夫人一定会中意。

    再说了,耳环不算特别,帖子写得才算是巧妙,开头只是向向夫人问安,俨然替那小妾暗升了一阶,后面寥寥数语也只是表明本家感激向大人远道而来解边城之急,故略表心意于夫人也。末了加上一句:在下一乡野粗俗之人,小小心意不敢逾越,人言大人历来为官清正,不爱阿堵之物。小人惭愧,无法敬献大人,故奉上薄礼,还望夫人笑纳。

    小Q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得到那位夫人读到此处,肯定是笑得合不拢嘴了,虽是走后门送礼,但能亲自奉上她府上又不留真名,分明是看重她的身份地位了。剩下几个月隔三岔五派人送去礼品好了,小Q掰着手指头心里头小算盘“啪啪”地打得正欢。俗话说得好,八级强台风抵不过枕边风,向夫人的枕边风吹得有多响,且待分晓了。

    裴将军回营的消息传得飞快,边疆形势一触即发,原本来往行商的通道通通都封锁了,城门口更是加了不止一倍的兵力。裴将军回城后首要任务就是集结兵力,抓紧不多的时间练兵,征兵的条令依然在,虽说大部分年青壮丁都已经集结完毕,只待*练过后方可上战场。

    都说三军未到,粮草先行,眼下最严重的事情还不是征兵而是征粮,眼看着冬季将至,护城河很快就会结冰,恐怕有利于敌军驱马长驱直入。若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好备战的功夫,恐怕将是一个难熬的冬天。

    内忧外患的情况下,这一年的中秋节悄然来到,虽少了往年的热闹灯会和焰火,家家户户门前还是不由自主地挂了两盏纸灯笼,以表望团圆之念。张姐手巧,也做了两盏灯笼给小Q,怕她中秋想家。小Q一脸感动得要命地接过两个精致的灯笼,顿时笑逐颜开,爱不释手,怎么都不肯点,就怕她熏黑了。一早就挂在自己的床架子边上,说是要每晚睡觉的时候都好好欣赏一番。

    张姐好笑瞧着大小孩似的小Q抱着灯笼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蓦地想起什么,叹了口气,脸色有些动容。小Q玩了会灯笼,瞅瞅张姐一副没精打采若有所思的神情,心知她必然在想弟弟了,拉着张姐的手宽慰道:“姐姐且放宽心,小杰身边不缺照顾的人,等战事一过,咱就接他回来不是?”

    “小杰这孩子,从小到大都爱粘我,从未离开过我身边,我真不晓得他会不会淘气,几个下人不一定能看得住他。”一提起自家宝贝弟弟,张姐就止不住地自责叹气,郁郁之色浮上秀美的脸庞。小Q旁眼瞧着,晓得自己多说也不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自个儿都一团乱了,帮不上什么忙。不知不觉眼光转至张姐身旁的桌子上摆了几样精心准备的点心,虽比不得早些时候来得丰富多样,但在这兵荒马乱的时节,粮食紧俏,真难为她又这份心了,想必是怕怠慢了自己。

    对了,小Q忽然灵机一动,拉着张姐的衣袖道:“与其我俩坐在这里闷得不痛快,倒不如给‘弟弟’送点心去?”说罢,还没等张姐反应过来此话何意,小Q就积极无比地行动起来,拿了纸袋将桌上几样点心通通打包好。瞧出张姐一脸疑惑的眼神,小Q笑得那叫一个诡异,将纸袋往她怀里一塞,戴上精致的小灯笼,拉着张姐朝外奔去。张姐虽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想着平素没什么事,陪小Q出去也好。

    两人走在不甚热闹的大街上,体会着淡淡节日味道,见到有人居住的屋檐下纸窗透出橘黄色温润的烛光。想必是家人团坐于围炉前享受着战事来临前得最后一丝温暖吧。张姐无限羡慕地盯着那一格格温馨方格里的身影,想象着里头的团圆和美,感慨万分。

    不知不觉走到了街尾,一家铁铺子门还没关,衬着月色依稀可以看清一老汉在风炉前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酒。炉火映红了小铺子内堂,烧得通红的炭火不时发出剥裂的响声,伴着寂静的晚间显得格外清脆。

    “大爷还没休息?”小Q好奇地掀开檐下帘子,伸长脑袋探头转了进去。那眯眼品酒的老汉见一水灵的小丫头进来,不禁纳闷这大过节得居然还会有客人,却一瞧她身后随之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这才哈哈笑道:“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张家丫头呀,来来来,快进屋坐。我这犄角旮旯大的地儿可别嫌弃。”

    老铁头热情地搬来椅子邀请她俩坐,乐呵呵地拨了拨炭火,好让屋子更亮堂些,因都是熟人,小Q和张姐也就不客气地一同坐下烤火。张姐介绍了小Q,声称是自己的结拜姐妹,小Q很爽快地翻出零嘴给老铁头,说道:“大过节的,别的什么没有,带了点零嘴孝敬您老。”

    “好,好。”老铁头笑着道:“正好配着我这酒呢!”就势打开一瞧是咸香花生,乐呵呵地收下了。

    小Q环视店内一周,只见墙壁上挂满了铁器,有猎户的弓箭和箭筒,士兵的刀和剑,还有枪、斧头之类的武器。北边农耕少,故不见太多的农具。摸着这些沉甸甸、冷冰冰的武器时,小Q竟然发现自己有股跃跃欲试的快感,直冲胸口。她取下一把小而轻的短剑,“嘿呵嘿呵”装模作样地当下耍玩起来,自我感觉良好,颇具武林剑客的快意。耍了一会儿,她放下短剑,又摸向一方长剑。长剑比短剑要来得重一些,小Q才舞了几下,就裂牙吡齿地赶紧放下,甩甩胳膊将注意力转移到长枪上头去了。

    瞧着她东摸摸西碰碰怪有兴致的摸样,老铁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他仰头灌下一口酒,放下酒壶和纸袋子,朝小Q抱着大斧头晃晃悠悠的身影走去。小Q正满头大汗地与一把大斧头作斗争时,忽觉得手上一轻,手里的斧头已给老铁头一把抓去。只见他玩儿似的举起斧头,朝无人处煞有其事地挥舞几下,舞得虎虎生威。

    小Q一脸羡慕地夸张表情,想不到这老汉年纪虽大,依旧耍得得心应手,老铁头停下手中的功夫,还没等他谦逊地说“见笑”时,小Q就心急地缠着他问道:“老铁头你好厉害哦,快教教怎么使者斧头,教我好不?”

    老铁头呵呵笑着,不慌不忙地放下斧头,挑了一把剑给小Q,说道:“斧头太沉了,你一小丫头怎生举得起?不如使剑来的利落,秀气之余符合女儿家的性子。”

    “噢?”小Q接过剑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对着炉火眯着小眼睛俨然一副专家的摸样研究过后,随即耍玩了几下,的确是顺手很多,不似方才那么吃力了。像获得什么宝贝似的,小Q走到正中央,举剑游走,踱步起身回旋,耍出了一个漂亮的剑花。

    “呵呵,小丫头,你这叫什么耍剑呀,动作慢吞吞地又斯文。”老铁头看着小Q的新式剑法忍不住发笑。

    小Q不满回应道:“这你就不懂了,我这叫‘太极剑’,是从太极拳里琢磨出来的,以慢制快,以柔制钢,以不变应万变。。。”

    小Q说得头头是道,玄乎其玄,大道理一套一套,听得老铁头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等小Q一番长篇大论演讲完毕,他啧啧地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小Q学识丰富。一老一少聊得起劲,一连将墙上的十八般武器都讨论个遍,小Q这是在知道原来每样兵器都是有来历的,古人的智慧果然丰富。她一脸兴奋地将听到的默默在心里做下记录,寻思着回头再改良设计个新型武器啥的。

    聊得差不多的时候,小Q突然想起什么,她忙不送地问老铁头做武器的价钱,老铁头一拍胸膛直爽地道:“丫头想要啥兵器直说,这年头兵荒马乱的谁家不备着守门,丫头你瞅着这里哪件看上眼的,赶明儿我立马替你打好,保准上手。”

    小Q一听乐了,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发现张姐不知何时已站在她身边,扯扯她衣角埋怨道:“女儿家家耍刀舞枪做啥?”

    小Q瞧出张姐不喜欢她舞刀弄剑,这才想起一般的大家闺秀自然是恪守家规,举止斯文有礼的,不复提起此事,跟老铁头寒暄几句后,两人自是告辞不提。只是在出门之际,小Q同志偷偷转过脸,小心地指指墙上的剑,朝老铁头挤挤眼。老铁头会意地一颌首,晃晃手中的酒壶乐道:“邱丫头下次可别忘了给咱带瓶好酒诶!”

    “好咧!”小Q清脆的嗓音伴着银铃般得笑声淹没在茫茫夜色当中。张姐虽也好奇小Q怎地如此开颜欢喜,但一看见她嘻嘻哈哈地拉住自己的手,乐呵呵地向前走去,也微笑着挽着小Q的手一同去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