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 27 天上掉下个桃花妖男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1本章字数:3633字

    “邱小弟,你出去干啥子捏?”里头的家伙完全没有注意到小Q的尴尬,探出个大脑袋问:“我站不住,没法子上,邱小弟你过来扶我一把成不?”

    “虾米?还要我扶着上茅厕?”小Q暗自腹诽,满头黑线。磨磨蹭蹭地闭着半只眼睛,半只只敢瞄向天花板。走近茅房,从背后扶着受伤的仁兄,心里头不断催促他快一点上完。

    偏偏对方今个儿手脚皆是不便,那小子转过头不好意思地对小Q说:“嘿嘿,那个邱小弟呀,我一只手没法脱裤子,你帮帮忙成不?”

    “什么?”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小Q现下真想立马撞死在此处。她小人家活这么点岁数,还真没试过给一个大老爷们脱裤子来着,这不是难为她吗?

    小Q苦着脸瞅瞅那家伙包成粽子的一只手,如今只能感叹自个儿包扎手法过于出色了。人家的爪子那叫一个严实,连一根手指头都看不到。这能怪谁呢?没法子下,小Q只好硬着头皮闭着眼睛,摸索着伸向人家的的裤腰带子。

    “诶?我说邱小弟,你闭着眼睛怎么解裤腰带呀?”烦人的声音不合时宜地从头上传来,恼得小Q只想一脚丫子踹那家伙到马桶里去,要不直接留他在这里尿裤子算了。

    坏心眼的小Q贼贼一笑,干脆大大方方站起来,压着嗓子向着外头说:“诶?外头好像有人叫我撒。大哥,我去取就来,去看看就来哈!”说罢她利落地一拉,某位大哥的裤腰带应声而落,而小Q已经晃悠晃悠跳出了茅厕。

    一出茅厕外头空气都格外清新,小Q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听见里头大哥急切地问话:“邱小弟你去哪儿?”

    小Q眯着贼亮的眼睛小声应道:“这位大哥呀,我有点事儿要忙,你在里头慢慢上,慢慢上哈。我去取就来。”说罢小Q脚底抹油,一阵风似地溜号了,只留下厕所里头那位大哥焦急地呼唤:“邱小弟,你别走呀,我可站不稳啊!”可惜咱们小Q是听不见他的深情呼唤了。

    事后这位可怜的大哥在茅房里待了近一炷香的时间,待小Q想起他的存在后,他估计早就被熏晕在茅房里了。这件事后来又被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话流传了许久。

    首战告捷,余檬和袁风两位将军功不可没,前来刺探军情的那木拓,据说在车里只是中了埋伏士兵的大刀伺候,被活捉了回来,正关押在大牢里。裴将军还没决定是否杀了他来祭旗,还是放他回去放话。

    裴琰只是淡淡地丢下一句:“对外宣称杀了这家伙,且关上他几天,啥啥他的锐气,探探虚实。”

    这本是一件大喜事,但裴将军脸上并未显示多大的喜色。除了抚慰受伤的士兵,每天的练兵他都抓得紧紧的,一刻也不敢放松。这一点,从每夜小Q送宵夜的时候都能看见裴将军的眉头紧锁、这天端着热腾腾的晚餐的小Q哼着小调去送饭,刚好走到帐营前,正见一位身着素衣长袍,长相异常俊美的男子掀帘入账。此前从未见过这人来过,小Q也就忍不住多瞄了几眼,这不看则已,一看惊人。

    没见过那个男子长了这么一副祸水样貌,凤眼流转处尽显桃花迤逦之色,唇边似笑非笑的弧度更有一番能将人玩转于鼓掌之间的错觉。一身素色长袍看似普通,嘻嘻打量之下确实暗印了云纹祥瑞的上等料子。

    哪来的一个绝世妖男?素如是疑惑,且不说这军中有不着盔甲又非一般人气质的人意识异数,尚能如此大大方方地进入裴将军的主帐营,貌似身份地位都不低撒。

    “几位参将以上的将军我都见过了啊,会是谁呢?”小Q低头思索了半天,嘀嘀咕咕了一会儿,一想到那男子的桃花眼,风情万种之态,怎么越看越像……

    打住打住,小Q猛地一醒神,千种万种“不是吧!”、“不可能!”小星星环绕。原来裴将军居然好这一口呀!

    “怪不得,怪不得。”小Q喃喃回想起桃花男的风姿,断袖之癖古来就有,古人诚不欺我也。

    貌似帐营里现正是无边春色好风光,自己到底该不该进去好撒?小Q端着韭菜在门口饶了好几个圈,不晓得该不该打扰里面的二人行,这时裴将军的声音响起:“是谁在外头?”

    “呃,是我,我小邱!”裴将军叫到,小Q一个激灵,想闪人一时不能,忙回应道:“将军,属下送膳食来了。”

    “进来!”裴将军的声音里隐隐透着些不悦。

    小Q脚下一滞,小声嘀咕:“莫非我真的来得不是时候?难道他们在里头……”她忐忑不安地掀帘入内,小心翼翼地等换好她的盘子,眼角还是忍不住私下瞄几眼。经过一角白衣处时,小Q抬眼以瞅,果然是那么极其艳丽的男子,近看比远看还要更为惊艳几分。

    一双本应生在女子身上的桃花眼却长在男子脸上,似笑非笑间几分妖媚,他站在一侧,双手交叉于胸前。才看了一眼,小Q眼角就忍不住抖三抖,这这这家伙是不是在乱放电撒,也不看看场面和对象,这裴将军还在气头中,他不是存心让自己受罚吗?小Q好容易忍住了抖动了眼角,径直端着东西放桌上去。

    裴将军自小Q进来后就没再言语,脸色一直都处于冷冷的状态,对比“桃花”的得意范儿,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怎么将军和“桃花”看起来不像是亲密派,反倒像讨债的多一点。一进帐后小Q就做好了欣赏货色春香图的准备,搞得她小人家还有那么一点小激动呢!谁想倒碰上一对贴错门神了。

    “将军,先用饭吧。”小Q打量着裴琰的脸色,室内的温度有些降温的倾向,开口和不开口似乎都不对、实在受不了寒冬腊月洗礼的小Q索性扬起脸,拔高声调笑嘻嘻地介绍:“将军,今天的膳食是小邱我的心*,叫做四件宝。”

    她蹭蹭地跳到裴琰面前,抽出刀子切开包在盆子上的薄纸,露出油香四溢的一致鸭子。小Q一边切一边细说:“这第一件就是酱鸭子。”

    鸭子的香气一下子溢满了整个帐内,闻之都要流口水。小Q不急不忙地破开鸭腹,一直鸡头陆路出来,整只完好的山母鸡藏于鸭肚子里。

    “有意思,裴兄,想不到你这儿还能有此等的好厨子,手艺不错嘛。”桃花男开声了,他走进在忙活的小Q,每走一步,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愈发显得媚力无法挡。人家是步步生莲,他更厉害,整个步步桃花开。若不是亲眼见到他走到自己身旁,小Q差一点儿还以为他是从画里走出来的。

    “桃花精”——一个本年度最佳形象匹配形容词跳出脑海,小Q的花痴毛病忍不住又要冒头了,小眼睛里贼亮贼亮的。瞅着离自己近在咫尺的“桃花”收不回发痴的目光,下意识地吞了把口水。纵使曾经见过文雅如司徒长乐,俊俏如黎昕之流,算是打了不少预防针了。眼前的男子可谓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类型。

    男生女相已是异常,艳丽如斯可谓近妖,而且还是高级别的桃花妖。小Q一时怔住,小眼睛从上到下打量个转。桃花嘴角的弧度愈加放大了,伸手向小Q。小Q只顾着瞄着那修长的手指白皙干净,小心脏“扑通扑通”地加快节奏,眼睁睁地看着那好看的手在自己眼前一晃,落入她手下得食盘里。撕下一片鸭肉尝了尝,如樱桃般红润的嘴唇咀嚼得那鸭肉分外有滋有味,吃得意态悠闲,那一刻小Q觉得自己就要疯了,原来这世界上还有人吃饭吃的如此好看的。

    回味过后桃花满意地咂巴舔一下手指头,甚为满意地点点头道:“肉滑入味,味道果然不错。”

    他说话间轻咧嘴角,又是一番勾人魂魄,小Q狂跳不住的心当下就漏了一拍。敢情这人是在尝菜,干嘛整得这么销魂!小Q看见裴将军的表情还是冷冷的,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居然给美男计给吓傻了,当即气愤加鄙视自己的失态。

    小Q赶紧心回意转,索性大大方方介绍:“我还没说完呢,现在才是第二件宝,好物沉在底呢!”

    她嫣然一笑,将母鸡剖开来,中间窝着一只鸽子。小Q一边将鸽子取出一边解说:“这只鸽子就是第三件宝。”瞧见桃花男眼里的惊讶,小Q得意地将鸽子切开,里头静静包着一只小小的鹌鹑。

    嗬,看来这第四件宝必定就是这只鹌鹑了。“桃花男笑得分外艳丽,落在小Q眼里那叫一个花枝乱颤,目光又开始游移起来。

    “小邱。“裴将军的声音及时的提醒了花痴入脑的小Q,将她从明媚的春天、万亩桃园的落英缤纷带回到现实。小Q一个清醒,忙低下脑袋,生怕自己再看一眼就会中招。

    裴将军的声音从脑袋上传来:“这位是朝廷的向将军,你应该还没见过的。”

    什么?小Q差点没吐槽,一脸不敢置信地对着桃花瞪大了眼睛,原来这家伙就是当今太后面前的红人向昇浩。怪不得裴将军见到他的脸色一直处于乌云密布状态,原来是因为他呀!小Q忍不住吐了吐舌头,连忙行礼道:“小邱不知是大人,多有失礼,还望大人海涵。”

    “不必奖这些俗礼了,起来吧。”桃花男发话了,得到批准后站起的小Q还是一脸不死心地偷瞄多几眼,好好将桃花大美人的脸多多研究一下。

    民间多有传闻向昇浩长相俊美出众,且文武全才,所以惹得当今国舅爷千金在花灯节上一见倾心,闹着吵着非君不嫁,否则就削了头发出家做姑子去。国舅爷只得这一颗掌上明珠,平日里已是骄纵惯了,见爱女痴情如此,即便当时的向昇浩只是一名白丁,自然也能入赘曹家。向昇浩算是捡到了一个好岳丈,几年时间官位变动得比火箭还快,如今已经是上书房行走和京城羽林军的头儿了。这番前来西北军营,恐怕多数是国舅爷的意思了。

    今日一见此人果然名不虚传,甚至比传言还要令人惊艳几分。小Q好容易抑制住花痴的表情,可以口水泛滥地就要呛死了。她莫名心酸想扇自己两巴掌。真没出息,不就一个帅哥么,值得这么没形象么?小Q脑海里的正义教师形象严肃地教导自己。

    可是,他真的好帅呀!小Q脑子里的另一个花痴的自己闪着异常发亮得眼睛,止不住地感叹造物主的强大神力,竟能造出如此美轮美奂的人儿来。真他妈的有够帅的了!小Q暗中掐自己的大腿,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