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 35 熟人见面分外欠扁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1本章字数:3372字

    小Q低下头,抚摸着小瓷瓶子,声音顿时缓和了不少:“也亏了你有这份心,我想也只有你了。”她的小脑袋停留在药瓶子处,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口气随即放轻松道:“看在你好心送我药的份上,姐姐我这次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我跟你说,千万不要透露我的身份,哪怕一丝一毫都不成,不然的话……”

    小Q两眼突放精光,无比险恶地拍拍黎昕的小白脸,恶趣味地恐吓他:“我就在你这白净白净的小脸上划几道叉叉,看你以后还怎么个靠脸吃饭?”

    黎昕惊恐地一后退,指着小Q嚷嚷道:“秋秋,你好狠的心呐,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小Q一脸坏笑,步步*近,再度掐住黎昕的脸,这回这家伙可真够过分的。方亦可的这一张脸脸如此俊俏,当初居然塞给她一张最丑的,害得她小人家为了一张丑颜不惜自毁形象,让人唾弃万分。他盗号,换了一张假脸还是帅哥一枚,照样招花引蝶。

    “唉,你这家伙也算枉费了一张好皮囊,幸好你还算知足,懂得贴颗黑痣来遮遮,不然的话,姐姐我还真有兴趣给你加点妆容呢!”小Q恶趣味地将黎昕的脸皮子横拉竖搓,好生折磨一番才罢手。

    黎混混一脸委屈地安抚着自己如花似玉的小脸,深表感慨,忍不住内心的纠结。一甩手哼哼几下,充分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小Q戳戳他的肩膀,黎混混一转身,小Q再闪到他面前,望着黎混混小媳妇状地一脸哀怜,不住地哼哼:“秋秋你太没良心了撒~”

    “良心大大的还在。”小Q一脸诚恳无害,蓦地似乎还想起什么,忙不送地问道:“诶?你小子进营里时间也不短了,有没有见过那个向昇浩?”

    “向昇浩?”黎昕一听正事,随即恢复了常态,摸着下巴道:“是监军的那位吧,见过几次,此人看似轻佻,实则城府颇深,你该不会撞上他了吧?”

    “哦?”小Q倒是第一次听说向昇浩是城府极深之人,军中的士兵对其非议极大,多数是因为裴将军受朝廷猜忌的缘故。而且上次一见,此人确如黎昕所言,举止轻佻,在裴将军的地盘尚且如此不自重,就跟没有拘束一般。在外人看来确是自寻不痛快,但这一招着实高明。若是向昇浩在西北大营里遭受到什么不测,那朝廷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裴将军,到那时偌大的黑锅砸下,说不是也没有人相信了。

    “你的意思是他在装蒜?”小Q反问道。

    “算是半真半假吧。”黎昕略一考量,点头道:“监军这活儿可不好对付,整个风城的民心都想着裴琰,你说他在这儿能翻出多大的跟头来?都是做足了戏给朝廷看。他一个驸马都尉兼禁军要职,本就不参合边疆之事,算起来也就是一个门外汉。”

    “所以他索性摆出一副无所谓的作态,表面上是四处给人立靶子,实则是在明哲保身。”小Q将黎昕所想尽然指出。

    “不愧是秋秋,果然聪明伶俐。”黎混混不知死活地再次摸上小Q的脸,相当自我陶醉地感叹一番:“幸好我准备了一副好假面,不然的话秋秋可就要给人……”

    Pia地一声响起,黎昕话还没说完,小Q就已经一手帕子甩到他脸上了,止住了他后头的话语。小Q一脸恼怒地盯着他,这家伙居然还好意思提这茬?是谁害得她丑颜扬遍西北大营的,是谁害得她顶着一张吓死人不偿命的大黄牙给人笑话来着?

    小Q尤为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天进入军营里的时候,每一个见到她的脸都忍不住抖三抖,跟抽风一样没差别。

    “你还好意思说呢!一提我就来气,你小子顶着一张如花似玉,我就吓死人不偿命?”

    “不会吧?”黎混混貌似真诚地凑近了,认真地欣赏了小Q的麻子脸后,审视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不错不错,秋秋你要是这样上战场,估计不用出手,别人就被你给吓死了,多方便多安全不是?”

    “你这个……”小Q气得牙痒痒,多说无益,索性脱下鞋子来,想直接朝黎混混脸上招呼去。偏偏一下子脱不下来,一边嘴上不放松地骂人,一边金鸡独立脱鞋招呼了去。

    黎昕见势不妙,拔腿就跑,小Q在后头*起一只鞋死追着不放。两人在河边猫追老鼠一般闹了许久,期间黎混混因过度狂笑挨了小Q两鞋拔子,偌大的鞋印子就留在他的脸上。

    小Q教训了一番黎混混后,一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叉着腰喘着粗气,举着一只鞋对黎昕说道:“有种你就别躲……”

    “秋秋,你可不能毁了奴家的花容月貌呀!”某人犹不反省的混混不忘记在任何时刻挑战小Q的容忍力。

    小Q彻底无语了……

    骁骑营的训练异常艰苦,对比其余普通帐营的训练强度要翻一翻,且不提各营里挑出来的牛大力他们,半道出家的小Q更是苦了脸。

    清晨第一缕阳光才露头,小Q就被黎昕一把掀了被子,大吵大闹地闹腾她。突然袭来的冷空气冻得她牙齿直打哆嗦,眯着眼睛下意识地私下摸索,寻找她亲爱的棉被夫人。摸个半天啥都够不着,冷得实在是受不了的小Q同志勉为其难地眼睛睁开一条裂缝。细微的视野中赫然出现黎昕放大版的脸,贴得近近的,几乎要凑到她鼻子跟前了。

    “妈呀!何方妖孽?”受到惊吓的小Q一阵尖叫,下一秒钟,利索的一巴掌已经甩了出去。幸得黎昕反应够快,一手捉住小Q的爪子,反过来一个爆栗赏在小Q额头上。

    “早*开始了,你再不起床,迟到可是要受罚的!”黎昕没好气地提醒她。

    小Q揉揉双眼,这才勉强睁开一点眼睛,看下周围的士兵们已经换上了训练服,速度飞快地洗脸漱口准备出*。她心下一慌,瞅瞅黎昕早已经一身箭袖收腰训练服收拾妥当,而自己还赖在被窝里,乱发披肩,心里头大喊不妙。蹭地一个蚱蜢跳起来,一面抓过衣服就往身上套,一面埋怨黎昕:“你怎么不早点叫醒我,这都迟到了。”

    “我可是一早就喊你了,可是你睡得跟什么似的,推都推不醒。”黎昕偷笑地看着小Q手忙脚乱地套上了鞋子才发现忘了穿袜子的傻样,故意再添一把乱:“听他们说,韩将军治军可严了,凡事迟到早退者,一律扒光了上衣,袒露身子在*场跑一百圈。”

    黎昕话音未落,床上已经卷起一股龙卷风,一卷起衣服、袜子、鞋子,扫过梳子和毛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过黎昕面前。黎昕只感到眼前一花,一个模糊的影子闪过,再次认真定睛一看时,小Q的身影已经处在帐营门口了。

    拖拉着鞋子,一边跑还一边盘起头发,嘴里还叼着头巾,小Q踉踉跄跄地冲到*场上去。见到各自走向联系场地的士兵们从身边走过,领队的开始整队,她暗自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迟到来着。

    一路小跑走至队伍里,一旁一只手拍在她的肩膀,唬得小Q一哆嗦,绑头发的手一抖,吓了她一大跳。愤愤地一扭过头,果不其然,还是牛大力那张憨厚的脸。面对睡眼惺忪的小Q,牛大力心情显然不错,乐呵呵地凑近道:“小邱兄弟,瞧你这样蔫儿吧唧的,怎么昨晚没睡好?感情风一吹就要跑了一样。”

    小Q才束好头巾,整了整头巾,压根就没理会牛大力,一脸瞌睡地摆摆手道:“没事,我认床,头几天不太习惯。”

    话才出口小Q就觉得自己做作了,认床?她哪里会认床?一屋子的脚臭味、汗馊味,还有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说梦话的、磨牙的比比皆是,闹得她是一晚上不得安宁。这才明白伙房里几个人的睡觉习惯还是好的,骁骑营个个都是纯爷们的角儿,连睡觉都比常人强。

    小Q抚额叹气,幸好她身边睡着的死黎昕,小心眼洁癖又臭美,干干净净的被褥、整洁一尘不染的床铺,连土包子的训练服装都穿得整齐干爽。若不是有他隔着那些壮丁,小Q估计自己半夜会给某些人的汗脚丫子熏死了。

    这说曹*曹*就到,小Q的另一边胳膊上多了一只“爪子”,不用看就知道是黎混混的。

    “秋秋,你出来也不等等人家!”某混混不合时宜地出现,还犹恐众人不知地大声喧哗,成功地引起了小Q的注意。

    小Q穆自淡定地甩开牛大力的“铁砂掌”,一指弹开黎昕的“爪子”,笑容可掬地扭过头来,对着黎昕灿若桃花似的一笑,道:“人家不是在这里等着你了嘛?”

    “可是你没有早点说。”黎混混爱演地嘟着小嘴,骚包地回道:“明天可要等我一起走哦!”

    黎昕一张俏生生的小脸一阵发骚,骇得周遭一干人等鸡皮疙瘩落了一地,他嘴角的大黑痣再娇嗔地一扬,就连牛大力都忍不住直哆嗦。

    众人立即迅速撤离小Q和黎昕三尺远,保持着纯洁友好和平的距离,谁也想不到咱陋颜丑貌的小Q和骚包方亦可居然有一腿。真真是朗朗晴天,世风日下,人心之不健康也。

    小Q没好气地学着黎昕一挑眉,很好,才第一天这家伙已经成功地将自己的形象毁了一半了,现在估计别人多半认为她是一个短袖之辈。不过也好,省得大家跟她太亲近看出些什么,这一点她还得感谢一下劳苦功高的黎混混。

    黎昕笑得正欢,循礼地一挑眉,貌似这正如他所想那般。小Q若是成了弯的了,那这里所有人除了他,全部都不敢再踏进小Q领地,生怕给她剥皮了生吞了。

    小Q忍不住叹气,幸而整队的时间开始,领队开始要求排好队列。小Q的个头最小,正好拍在队伍末端,身边只有黎昕一人不离不弃,别人都嫌弃地远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