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 36 剑术训练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1本章字数:3561字

    清早的剑术训练,小Q对着自己的“对手”——温文尔雅地整整鬓边的几条乱发,挑挑眉瞅瞅她的黎昕童鞋,小Q顿觉得杀意十足,*起剑就劈过去。黎昕有呀地朝旁边挪动一小步,左手轻易地一挡,似是不仅以地一挥手,牢牢地挡住了小Q的剑。

    好家伙,功夫还不赖!小Q剑身随即一横,直往黎昕胸口戳去,不知何时却被黎昕一回手,轻巧地格开了。小Q不爽,横劈竖砍直捅再扫,黎昕依旧边斯文地整理着自己的发髻,边埋怨今个儿起早了,头发又没有梳好。左手剑挥着甚是是利落,仿佛没用什么劲头,只是不经意地挥开。

    两眼已是冒出火光的小Q不顾什么章法了,她明显看见了黎混混在埋怨北方水不够好,害得他最近的皮肤素质都差了许多。末了,黎昕似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左手一个漂亮的剑花,晃得小Q一恍神,下一秒钟,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手里的剑早已经被某人打落飞出去了。

    居然这么简单就给人打败了?小Q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不远处安好插着的长剑,来不及哀悼,黎混混的脸已经贴了上来:“秋秋,你看我的皮肤是不是粗糙了许多?还有我今天梳的发髻是不是歪了?”黎混混瞬间放大的脸,一脸紧张地瞅着小Q,急切需要她的回答。

    小Q瞅瞅黎昕的脸,又瞅瞅他的左手,又瞅瞅地上的剑,巨大的打击冲击了她幼小的心灵。黎混混仅仅是动用了左手,还没投入半分注意力,就轻而易举地挑开了她的剑,这叫她如何不受打击呢?

    小Q定了定神,将心底的恐惧感甩开,再回过头时一把捧住黎混混的脸。从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诧异的脸,再翻了翻黎昕的手掌。手间厚厚的老茧告诉她,她的确没有被忽悠。或许在自己眼里看来只是随意的一招,但却是长久以来的习武敏锐度。

    黎混混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放大的脸在小Q的张新建任她横戳竖揉,好生糟蹋一番后才被松开。莫名委屈地摸着他受伤的小脸蛋,嘀咕道:“秋秋,你都不担心人家滴,你不知道我来这里训练以后,吃又吃不好,皮肤差了好多哦……”

    黎混混一堆不搭界的混话,小Q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她低头想了想,捡起自己的剑,指着黎昕的脸道:“你给我认真点打,我满意的话今晚给你做宵夜。”

    “真的?”某混混就跟听到什么天大的好消息一样,立即丢开他的发型和皮肤问题,打了鸡血一样精神振奋了不少,很是热心地抽起剑嚷嚷道:“秋秋,你放心地打吧,我接着呢!”

    小Q暗暗定了心思,自己来军营不光是混伙房的,还是有训练过一些日子的,但是都是跟着队伍训练,体力上是跟上了,实际应对的经验还是为零。她*起剑稳定了心思,不再狂躁地随意劈打,摆起了在学校里学过几天的花样剑击。一刺一回,减少了再给黎昕挡开剑的可能。

    小Q跳动地不断地刺向黎昕,虽然他都灵活地闪开了,但看见小Q的阵势,黎昕颇感兴趣地问道:“秋秋,你这一跳一跳的是什么招式?怪难看的,哈哈……”

    黎昕笑得肆意,半点面子都不给小Q留着,惹得小Q心情极度不爽,她暗暗使了把劲,朝黎昕的几处刺去。虽然黎混混都躲避成功,但他已经不再嬉皮笑脸了。看着小Q认真的表情,黎昕留了心,将手里的招式尽量慢一些,好让小Q看得清楚。

    小Q跟他练了好一会儿,连黎昕的半边衣角都没沾上,直给她挑开了剑去。她左一挥,被黎昕一剑划开,又顺着她的剑切到另一面去,似乎不是单纯地在挡开她的剑。小Q好生惊讶,但看见黎混混含笑的表情,随即明白过来,黎昕是在教她剑势,只不过是以自身的较量中透露出痕迹。

    小Q心中大喜,立即打起了精神来,以十二分精神研究黎昕的剑法。黎混混一个箭步上前来,将小Q的剑划开,小Q学着他的架势,找着原样后退一步,反着方向顺回剑来。黎昕微笑着满意道:“秋秋真聪明,我可要加快动作了哦!”

    话音刚落,黎昕已经提剑就近,一下子刺进小Q腿侧,那方向再往右一寸,就要刺了小Q的大腿了。小Q吓得一转身,看着黎昕偷笑地收势,那表情着实欠揍,分明就是在嘲笑她。她气得直跳脚,但想到此时此地实在不适合收拾这家伙,摸摸鼻子没好气地说道:“没事,再来!”话音未落已经动手,着实不怎么光明磊落。

    黎混混急忙一闪,拍着小心口恶心巴巴地安慰道:“差一点点就中招了,幸好幸好,秋秋,你怎么这么野蛮啊?”

    “我乐意,你小心点啊!”小Q故意学着他的样子挑挑眉,惹得黎混混好生不满。

    他一脸可惜地轻轻拍去在动武间落下肩上的灰尘,矫情地埋怨道:“真不喜欢舞刀弄剑的秋秋,一点都不斯文。”那洁癖的小动作让小Q彻底无语,举起剑真想再次劈了他。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再次举剑对打起来,小Q反应灵敏,黎昕的方式很有心意,不用多久,几下简单的御剑招式就给她手到擒来。小Q满意地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着新的东西,暗暗满意,原来黎混混这家伙也不是臭美麻烦一无是处的,至少是一个耐心的好老师。要是除去他臭美地一边左手舞剑,一边右手整理仪容的坏习惯就好了,小Q默默点头。

    *练的队长一对一对查看着对敌的招式,看到不大实用的时不时指点一下。在几对新进的士兵处都要停留片刻,观察他们的对敌习惯和真本事。李觉和杜老七一组,两个人可谓是高手对阵实力派,李觉自信满满地挑向杜老七的手脚胳膊处,不袭击他的要害。似乎很明白点到即止的规矩,一手剑法相当漂亮,明显的练家子,若不是在神弓营里呆的久,别人倒是要以为他是那个将军的门下了。杜老七虽说不大在行剑法,但素日里培养的敏锐度和反应程度,轻巧地挡下了李觉的数次进攻,在他不意的破绽间偷袭过去。

    队长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走向下一对练习的对手,居然是牛大力对阵叶姚。且不说两人气质形态上的极大反差对比,就冲着两人的习惯剑法也大相庭径。叶姚的剑貌似秀气,实则透着一个阴狠劲,对上大大咧咧的牛大力,他可算是不费吹灰之力。

    可怜的牛大力一向打着是蛮力战胜一切的牌,现在遇上了一个走极端路线了,着实吃了不少苦头。好几次出招都给叶姚以更为狠毒的招式杀回来,杀得他是气喘吁吁,恨不得将手里的剑换成两坂大斧头来得合适。

    队长看得心惊肉跳,真怕叶姚不小心把牛大力给挑了,不过看见叶姚冷峻的脸庞,多半不会是那等出意外之人。他接着看着关昊和一名士兵的比试,关昊的剑法确实不赖,比起李觉的保留和叶姚的阴狠,关同学难得的保持一份真性情。他的剑法就如同他的为人,灵活利落,不带一丝拖泥带水的。

    队长是笑着看着他,慢怀希望地走到最后一组,也就是传闻中裴将军亲自*的小Q组。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就差点没气歪了脖子。先不提咱们小Q组的成员是怎么个比试法,首先要澄清的是,小Q她是真的一点都没有保留,她的剑法和箭术一样,都处于严重的半桶水水平,再加上一个人强则强,人若他闹的黎混混,这比试还能叫上得了台面。

    队长同志所看到的情景基本是这样了:小Q同志在黎混混极为慢动作(比小孩学走路一样的速度)的招式下,很是聪明地挡开了剑,然后在黎昕近身偷袭的瞬间,很是灵活地闪开到一边。小Q贼笑着欺身出剑,专门挑黎昕的头发,门面等地方刺去,黎混混大叫着“秋秋你好过分”然后娇俏地护住了他最为珍惜的小脸,顺势再理理头发。

    小Q奸笑着就差叉着腰仰天大笑三声“黎混混你死定了!”,尤为自信地剑戳黎昕下盘,黎混混再次不堪屈辱地左闪右躲,逃离小Q的追杀。最为恐怖的是,他连闪开的步伐都优美得不像话,两人杀得时你来我往,不惜任何下三滥的手法,只要对手没注意就会狂笑不止。

    队长擦着冷汗看了将近五分钟,脸部的表情全然僵硬,他好生痛苦地抽动着嘴唇,确信自己眼前这两位是骁骑营的兵。全部收回了对前面几位新人的评论,对小Q真是要竖起大拇指赞叹一句“极品”了。

    小Q还蛮自信自己今天学会了两招剑法,得意洋洋地耍了一遍又一遍,一直把今天的新课程熟记于心。当她看到有队长检查的时候,更加得意地亮出自己的新剑法,却没有留意到队长的嘴角抽搐得厉害。

    “你们都停下!”好容易将抽动的嘴按捺下来,队长实在看不下去,叫全队都停下,望着小Q的脸,不禁意味深长地说道:“现在开始正式对阵,两人中输的一个今天留下来跑多十圈,赢的人先行解散。”说罢,他盯着小Q和黎昕两人,添了一句:“邱小虫和方亦可两人加二十圈!”

    凭什么呀?小Q的脸顿时陷入泪汪汪情节,她今天不是有进步了吗?她不是学会了防身新招式了吗?队长不是看了她表演好久了吗?怎么就要罚跑,而且还是比别人多跑两圈!小Q只觉得晴天霹雳,劈得她是拔凉拔凉的心里。

    牛大力看到小Q的小脸一阵颓废,忍不住也凑合道:“为什么邱兄弟要多跑二十圈?既然如此那我们也都跑多二十圈。”他才嚷嚷完,身旁明显传过几道利刃般的目光,道道足以杀死人的目光在牛大力的厚脸皮子上任是一点口子都刮不了。

    小Q莫名感动地看了眼牛大力,这位可亲又傻气的孩子,吃饱饭没事干干嘛整得一招同生共死,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该恨死她了,她可不想年终被评一个最不受欢迎奖。她愤愤地盯了黎混混一眼,后者也是一脸无辜且无害地望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满的委屈。

    小Q转过头来,继续盯着自己手里的剑算了,这年头,靠谁都不如靠自己算了。她得想个法子明天怎么才可以不挨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