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 37 速成班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1本章字数:3462字

    听到牛大力的提议,负责的队长很是感兴趣地点点头,随即大声说道:“你们以为不公平,要知道,战场上是没有公平可言的,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就以牛大力说的算,两人一组,输的人就得受罚。准备开始,以一炷香的时间为限制。”

    话音刚落,比赛就正式开始,队长拿出一炷香,插在中间,点燃的那一刻起,所有人都开始警惕戒备。两人之间的对阵正式开始,出去刚才的比试,现在的对阵更加严肃了。气氛中隐隐透着些可怕的气息,小Q本来还处于打酱油的状态,可是当她看到不少人当即脱下了衣服,不顾寒风瑟瑟中拿起了兵器。这时的她才晓得,原来精英营的人最受不得挑衅。

    小Q看着牛大力脱下练功服下的身板,真的就跟一头牛有得一比,还是顶级的犀牛一类,他的对手叶姚倒是很镇定,慢慢地变幻脚步随时迎接对方出剑。冷酷的脸庞上一丝松动亦无,深谙的瞳孔里一收缩,随时可以将对方吃点。

    小Q看着认真,不想忽然一记爆栗炸在她脑门上,她吃痛地摸着脑袋,回首看着黎昕怒道:“你个家伙干嘛打我?”

    黎昕哭笑不得地朝她挑挑眉,说道:“你自己都不关心一下自己,还有心情观战。”他故意朝队长方向使使眼色,告诉她别偷懒。

    小Q瞄了一眼队长,他倒是悠然自得地看着一炷香还剩多少,不管手下的人是怎么个不折手段、想尽办法将对方扳倒。黎昕凑近过来,小声地提醒道:“这里的人都不是好挑衅的,今天若是输了,跑几圈倒是没什么,可那就注定在骁骑营里越来越不是个人物了。你知道进来的人可不是长久待在这里的。若是考核出现薄弱的,随时滚回自己的原处去,自然会有人顶上。”

    “妈呀,这么个优胜劣汰法则,也太不人道了吧。”小Q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一茬,小心脏顿时跳漏了一拍。就冲她现在的本事,若对手不是黎昕,别人早就跟踩死只蚂蚁一样将她打趴在地了。

    一想到自己本是招摇过市地在大师傅小李几个的羡慕妒忌恨目光下来到骁骑营的,若是不光彩地灰溜溜滚回去,她这张老脸可得往哪里放?小Q似乎已经预见了小李几个看着她一副不成器的样子,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讥讽道:“哟,这是谁呀?这不是我们的骁骑营猛将小邱嘛~”那酸酸的语气会让小Q恨不得把自己给了解了才好。

    小Q不安地一把拖过黎昕,抓着他的脸靠近自己,四目相对之下,小Q幽幽的声音响起:“混混呢,我知道你武功不比这里的人弱,甚至比他们都要强,你快教教我,怎么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成长。”

    小Q很有力地点了一下头,表达了她十分积极向上为国争光的好念头,那炯炯有神的目光表决了能够吃苦受累的决心,绝对可昭天地日月。一想起被人打包踢回去的丑态,她会恨不得自杀了算,好容易走到这一步,决不能半途而废了。

    黎混混眨巴眨巴着大眼睛,靠着小Q的脸,半晌冒出一句:“秋秋,人家不叫混混。”

    “行,不叫混混,你教会我武功,要我叫你娘都行。”小Q没好气地打断了黎同学很认真的问题,都什么时候这家伙还不进入正题。

    可惜这个问题对于黎昕同学来说相当的重要,他貌似很认真地看着小Q,很认真地说道:“不叫混混,要叫我昕昕才行。”

    “噗……”小Q华丽丽地喷了,顿时倒地吐血三尺,要她恶心肉麻地叫“昕昕”,还不如杀了她来得自在。不然没给人杀死,就自个儿先恶心死了。

    小Q皱着眉头,貌似也很严肃地回答:“这个不行,要不叫你小方好了,要不小可也好。方亦可的小名嘛。”小Q没等黎昕回答,马上接着安慰道:“你要是肯我今晚给你做牛肉盖饭去,你最喜欢盖浇饭的不是?”

    “好嘞,还是多下些烧酱汁。”一听到有吃的,黎混混立即缴枪投降,一点形象都没有地答应了小Q的要求,完全不想刚才自己说过什么。顺利得连小Q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上辈子没吃过一顿饱饭,这辈子注定做一个吃货来着。

    黎混混说到做到,立即认真地跟小Q切磋起来,她解释,方才将小Q那一招,看似笨拙,实际上却是包含着以不变应万变的深意。只是小Q现在身无半点内力,自然是体会不了其间的精妙之处。

    他以剑柄敲打小Q的各处关节处,刺激着她躲闪逃避,小Q反应极快地一一闪开,却见黎昕亮起剑就朝它门面刺过来。唬得她忙举剑挡住,然后再闪开黎昕的另一只手的偷袭,这个方法看似嬉皮,可对于小Q倒是挺受用的。

    队长一一检查对阵的人员,脸上渐渐浮现满意的笑意,但他还没完全放下心来,最为头疼的一组人马还在最后。他再次走到小Q组面前,认真观察起这一组的进展。

    小Q的动作在黎昕的提示下加快了不少,她这下才明白许多时候,若可以稳住心态,无论多快的动作都是可以看得出的。可是黎昕的动作太快,哪怕她专注全力,还是未能躲开大多数偷袭,被黎昕轻巧地在她的胳膊、膝盖处留下痕迹。

    小Q有些恼怒了,刚准备发飙揍他,就瞧见黎混混找她眨眨眼,瞥见边上队长正看着他们。小Q不敢随便揍人,只好乖乖地躲闪和任人敲击,偶尔间偷袭一下黎混混,都被他轻易地逃离了去。

    一炷香时间飞快地过去了,结果可想而知,小Q揉着全身上下被黎昕敲击过的地方咧牙呲齿道:“你这家伙,一点都不知道手下留情。”

    黎昕难得的认真对她说了一句:“若是这些地方我都不用剑柄,你的小命早就不知道死当了多少回了。”

    小Q一听,当即不再多话,细细地咀嚼黎昕的话,乖乖地绕着偌大的*场跑了30圈,直到一条小命险些没搭上。黎混混在给她拖下水后,也是一边跑一边哀悼他青春,居然要花费在无聊的跑步上。

    可是当小Q看见他一连几十圈下来,脸不红气不喘的,才知晓习武之人真的不是一般的强悍。于是乎,完全忽略某混混的伤春悲秋,拖着小残腿一瘸一拐地往回走。黎混混犹不过瘾地还在后头喊着自己的牛肉饭,真是任何时候都不忘要吃的。

    小Q转过头,狠狠地怒视加鄙视一番,没法子,答应过混混的事就得做到,才训练完毕,她又拖着残腿进厨房忙活。幸好黎混混知道小Q的辛苦,很是狗腿地跟着她,替小Q点火烧柴,又替她磨利了刀子好切肉。

    小Q苦笑着看着黎混混很是满足地享受训练后的牛肉盖浇饭,突然有种什么时候将他也一并宰了做顿盖饭的冲动。

    为了不给人家赶出骁骑营,小Q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自己的体力和能力。当晚,别人都睡了的时候,她窝在小角落里,点上豆油大灯,洋洋洒洒地写了很详细体能训练方案,并坚决严厉执行。

    从第二天起,除了正常训练之外,小Q总会一个人偷偷跑到后山上去练习。而黎昕每天都很凑巧地在后山出现,不是打鸟做宵夜,就是下水里捞鱼打牙祭。小Q时常可碰见他有事没事挂在树上偷看自己练习,时不时还指点一下。

    黎昕把整套剑法都教给了小Q,正如他所言,这套剑法是务实却不好看,落在外行人眼里,就跟樵夫打柴没啥区别。但是经过黎昕指点之后,她惊喜地发现这套剑法尚有许多精妙之处,能够化简单为繁复。

    “秋秋,你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剑尖,而不是剑身,心随剑走,意随心动。”这天黎老师在一边啃着小Q给他做的烤山鸡,一边剔着牙说道。他就懒洋洋地挂在树上,一点都不担心会消化不良地看着小Q练剑。

    小Q将整套剑法练习了一遍,累得就要趴地上休息,被黎老师不客气地打断责备:“秋秋,你才练了多久?又要休息?你不知道先生我一节课收费有多贵,浪费时间就是浪费钱财呀!”

    小Q故意忽略黎混混的废话,他已然顿时化身革命时代的愤青形象,唠唠叨叨地跟小Q大谈现在青年不爱学习导致的极其恶劣后果。其悲惨结局无异于被时代被社会所抛弃的无用人士。十足的革命情怀让小Q很是感叹。

    “黎先生,我受教了。我不休息了好不?”小Q撇撇嘴,唯有认命地继续拾起剑练习,因为她已经看到了黎昕抓起一张列表,上面洋洋洒洒皆是小Q的体能训练方案,下面赫然是自己的决心书还有大字签名。

    练习了几天,黎昕见她手脚还显软,硬是下了命令让小Q满山跑,一下子去追兔子,一下子上树掏鸟窝,美其名曰:训练体能。每每小Q愤愤然地将被她一弹弓子打晕的兔子扔在黎混混前时,后者正躺在树上补眠。

    听到小Q叫他,这才淡淡地看了一眼那兔子,没心没肺地一摆手,说道:“秋秋,我饿了,你不如顺便收拾了做顿兔子肉吧。”气得小Q当即真想将那死兔子往他脸上扔去。

    不仅如此,黎混混想出了恶整人的法子,加于小Q身上。比如说,让小Q脚上绑着重铁块,争取跳起来抢到他在树上垂下来的果子。黎混混将果子绑着后用细绳子吊着,坐在树上跟逗小猫一样晃动着果子,一晃一摇。小Q往上一跳,他就一扯线,小Q往左边去抢,他就甩到右边去。

    看着小Q吃瘪的模样,气喘吁吁地再也跳不动时,黎混混故意欠揍地弯下腰去,对着树下的小Q酸溜溜地道:“秋秋,你累了吗?我把果子直接给你好了。”

    小Q咬牙切齿地盯着黎混混的脸,皮笑肉不笑地悠悠道:“你放心,我会自己跳上去,然后好好地伺候你的……”

    黎混混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抱着肚子爆笑不已,那叫一个花痴地差点从树上摔下来。一个不小心手一松果子就立马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