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离世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6本章字数:2803字

    已经是夜晚子时左右了,凄冷的月光洒在一个小山村的村口,在村口处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其奢华程度与这个破落的小山村极不相称。

    不一会儿,从村里急急忙忙地跑出来一个年轻人,西装革履,显然不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他一口气跑到奔驰轿车的旁边,拉开车门坐在了前排,然后向坐在后面的一位女士说道:“小姐,已经查清楚了。”

    女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看得出来她急于想知道下文。

    年轻人说道:“原来国宝盗案真的和警察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案子能顺利破获,得归功于一个叫张佳亮的人。”

    “张佳亮?”女士的脸颊抽动了一下。她慢慢说道:“就他一个人?”

    “不是,是他和他的朋友。”

    “马上去查清楚,我已经没多长时间了。还有,叫那个人来和我会合。”

    “放心吧,小姐。”年轻人刚说完,奔驰就启动了,一路绝尘驶向了远方……

    医院里人来人往,医生、护士、患者、家属,每一个人都是忙碌的身影。我独倚在墙角,黯然神伤地点上了一支烟。哪知,香烟刚刚点燃,一个护士就走过来对我说:“对不起先生,这里不允许吸烟。”

    我突然把烟狠狠地摔在地上,怒骂:“你们有本事,抽颗烟都来管!你们这么有本事,为什么我未婚妻还不醒过来?”

    张磊上前拉住我:“哥,你冷静点儿!”

    护士被我突如其来的暴怒吓坏了,但为了顾及自己的面子临走之前还是悻悻说道:“神经病!”

    张磊继续劝慰我说:“哥,嫂子出了这事,我们大家都很难过。你冷静一点儿好不好?”

    我头靠着墙壁,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两个月前我和沈晨雨刚刚订婚,还沉浸在大家贺词洋溢的幸福里。但没过几天,晨雨的身体状况却急转直下。先是持续几天高烧不退,然后又是虚弱乏力,口腔出血。在我的一再坚持下,带她到了医院检查,得知的结果如同晴天霹雳。晨雨患的竟然是白血病!这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儿和她的弟弟一样,没能躲过死神的召唤。我突然觉得我好无助,我连自己的妻子都救不了……

    过了一会儿,护士叫我去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走进去坐下后,医生扶了扶眼睛说道:“张先生,你妻子的病很严重,已经到了晚期。”

    听了这话,我勉强支撑才没有让自己晕过去。我强打精神问道:“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医生叹了一口气:“沈小姐父母的骨髓配型结果也出来了,很遗憾,和沈小姐本人并不相符。你们身边的朋友也没有一个相符的。”他停了一下,又扶一扶眼睛:“包括你的。”

    我努力做了一个深呼吸说:“大夫,我求求你,只要能救活我的妻子,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医生也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唉,老实说,我们身为医生当然不想看到这种局面。但我们真的是无能为力了。”他打开抽屉,拿出了一张单子递给我:“你最好有个思想准备。”

    当看到单子上赫然印着的“病危通知书”那五个硕大的字时,我的身子晃了两下,哽咽着问:“还……还有多少时间?”

    “两个月。不过……”

    “不过什么?”我忽然觉得还有希望。

    “我们可以通过必要的医疗手段来增加她的生命周期。但是这个过程能不能有效很难说,而且还需要一笔很大的医疗费。”

    “钱的事我会想办法,大夫,你说,需要多少钱?”

    “……大概三十万左右……”

    三十万!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愣住了。你们也许觉得我卖了那个东陵里的玉扳指,这三十万应该不在话下。但事实上我并没有这么做。玉扳指是国宝,为了结婚卖掉它不值当。何况晨雨不是物质的女孩儿,我们商量后还是租了一间房子准备结婚。现在晨雨危在旦夕,不管如何,还是先救晨雨要紧!我心中笃定卖掉玉扳指!

    从医生的办公室出来,张磊还等候在门外,她伸手把一张存折塞到我手里,说:“哥,你和王主任的话我都听到了。这些钱是我攒下来的,虽然不多,但也能帮到你一些。”

    我现在已经没有勇气来推脱这些钱了,眼泪簌簌而下。随后,茂叔、杨洋、刘颖、陈左楠等一众还在秦皇岛的朋友也相继借了一些钱给我。

    然而,造化弄人,晨雨的病情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的多。两个月后,晨雨还健在,可惜病情却进一步恶化了。每天近万元的医疗费让三十万很快告罄。要想继续治疗的话还需要一大笔费用。后来,家里、朋友、亲戚……所有能借到钱的人我都借了。但这就像一个黑洞,每天拿着大把大把的钞票扔进洞里,可是我还是看不到一点儿生的希望。

    这天,我来到医院。张磊迎面走来,说有人来看晨雨了。我第一感觉是她的父母。自从得知晨雨染病的噩耗后,二老几乎每天都要来医院几次。

    但站在重症监护病房的门口,出乎我的意料之外。门口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正坐在视频通话机前注视着进入梦乡的晨雨。她身后还站着一个男的,身高一米八五左右,很瘦,给人的感觉很干练。他手里提着一只黑皮箱。

    “二位是……”我问道。

    “你就是张佳亮先生吧?”女的站起来问道。

    她戴着宽大的太阳镜,我看不见她的眼神,只是木讷地点点头。

    她扭过头去看看熟睡的沈晨雨,说:“她刚刚睡着了,我们去那边说吧。”

    坐在休息区的长椅上,她才开口说道:“你妻子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我个人愿意拿出一百万来资助你。”

    一百万!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一……百万?”

    “不错。我今天就可以先给你五十万!”说完,她看了一下那个男人。男人很听话地走到我跟前打开了皮箱,是整整一箱子的钱,全部都是现金!“你点点吧,五十万,一分不少。”她说。

    我强行压抑住内心的激动,说道:“为什么要这么帮我?”直觉告诉我,这笔钱不会来的这么容易。

    女人笑了一下,说:“张先生果然精明。难怪你会破获国宝盗案!”

    我心里一惊:国宝盗案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们都没有再提起,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的?但我强装镇定,说:“你错了,破获国宝盗案的不是我,而是我和我的朋友。”

    “所以,我需要你和你的朋友再出山!帮我找另一件家传的国宝,事成之后,我如数奉上另五十万!”

    我心里顿生鄙夷:“既然是国宝,就不能说是家传了吧?”

    “你放心,我只是为了完成家族的遗愿,找到国宝后我会将它交给国家。”

    我心里拿捏不准,一时没有了主意。答应她,且不说能不能找到她所谓的国宝,就算找到了,只怕这个女人会反悔;如果不答应她,晨雨的病又实在拖不起了。

    女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递给我一张名片说:“你想清楚了打电话给我。”然后就和那男的离开了,那装有五十万的皮箱他们并没有带走。

    我坐在长椅上,盯着这张只有一个电话号码的名片,不知该如何是好。这时,张磊急急忙忙跑过来告诉我,晨雨的病情进一步恶化!

    看着视频电视上痛不欲生的晨雨,我抓起电话叫她的名字:“晨雨,我在这儿呢,你能看到我吗?晨雨!”

    晨雨听到了我的呼唤,她惨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气若游丝地说道:“佳亮,算了吧,放弃治疗吧!”

    “不,我不会放弃的!晨雨,你答应过要嫁给我的!你亲口说过的!我不会放弃你的,我永远不会放弃你!”我带着哭腔大喊医生:“医生,医生!”医生跑过来,我把一箱钱塞进她怀里:“马上抢救啊,快啊!”

    医生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我连推带赶:“快去救人啊!”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晨雨的病反复恶化。一个星期后,我得到了一个最不想得到的消息:“张先生,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你还是准备一下沈小姐的后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