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 危机四伏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7本章字数:2655字

    一个星期,我将韩笑从北京召来,给他简单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出于职业的敏感性,韩笑自然对这则消息很感兴趣。因为不管祁鑫寻找国宝出于什么心态,都会是一则震惊世人的新闻。准备停当后,我们就出发了。祁鑫和她的男随从,我和韩笑,这一行只有我们四个人。比起国宝盗案那会儿阵容小了许多。无所谓,我心里真实的想法是国宝找到与否与我无关。因为就算找不到,我也没有拒绝帮她找寻国宝的要求。毕竟,晨雨的事实给了我很大的打击,我实在没有心思去干别的事情。

    在闲谈中,我知道了时刻跟在祁鑫身边的那个男的叫白瑾。他给人的感觉很精干,却一句话都不愿意说。至于此行的目的地,祁鑫一直等我们到了福建境内才告诉我们,福建省罗源县的一个小渔村,这个村子的名字叫镇浦村。就这样,我们历经了几天的颠簸,终于到达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

    进了村,祁鑫示意大家可以稍作休整。就在我们找到一个村庄旅馆准备安顿下来的时候,有六个人来到旅馆找祁鑫。祁鑫看到这六个人的时候,很警觉,让我们先行回避。我很讨厌被一个女的呼来喝去,索性和韩笑去海边走走。和这六个人擦身而过的时候,我注意到为首的一个人身材魁梧,筋肉虬结,脸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看上去有点儿吓人。

    从旅馆出来后,韩笑问我:“这个祁鑫什么来路,怎么神神秘秘的?”

    我说道:“你问我?我还想知道呢!自从认识她到现在,我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找什么国宝,那个朝代的,线索是什么?这些我统统不知道。”

    韩笑思索说:“我总觉得这个女的不简单,四哥,咱们还是防着点儿好。刚才出来的时候你看见那六个人了吗?一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

    我点点头,韩笑的担心不无道理,毕竟大家谁都不熟。

    我们来到了海边,看着渔民忙忙碌碌地清理着一天的收成。虽然秦皇岛也是临海城市,但是内海与这里的外海是截然不同的,这里的海水显得更干净。又有一艘机动船靠岸了。船主招呼大家帮忙卸货。这时,一个壮汉肩扛一个巨大的竹篓从船舱走出来。只见他脚下生风一般快步走到沙滩上,一手扶篓口,一只手抬起竹篓的底端。只听“哗啦啦”一阵乱响,随着声音倒在地上的竟然是累累白骨!

    “四哥,你快看!”韩笑见状大惊,向我叫道。

    我看到这一幕也很费解,渔民行船打渔,船上为什么会有白骨呢?饶是这样,我还是小声对韩笑说:“别大惊小怪,你先看清楚那是人骨还是动物的骨。”

    因为距离有点儿远,韩笑觑着眼睛看了半天,摇摇头说:“距离太远,看不清。”

    “也许是当地的风俗吧!”我也想不通个中缘由,只好说了这么一句。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等我们再回到旅馆的时候,出人意料的是我们出去了这么长时间那六个人居然还没走。他们和祁鑫还有白瑾围坐一张桌子旁,似乎是在等我们回来。

    见我们进了屋,祁鑫开口说了:“你们回来的正好。给你们介绍一下咱们这次行动的新成员。这位是廖碧成,他和他的队员会保护我们的安全。”祁鑫指着那个刀疤脸说。

    我无奈地一笑:“怎么,照你的意思是这次行动还会很危险?”

    廖碧成说话了,他的声音很粗:“小子,你不要小看这次行动,搞不好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我眼睛一抬,心里揪了一下。看廖碧成的神情语气,他不像是吓唬我。细想也是,国宝盗案我不知道有多少次死里逃生了。既然是国宝,肯定会有人眼红,行途多艰也就不足为奇了。

    廖碧成接着把那五个人一一介绍给我。和我一样戴眼镜的叫戴恩泽,长得高高大大的叫董帅,那个留小胡子的叫陶胜军,稍微胖点儿的叫路东风,最后又黑又小的那个家伙叫王铮。大家这就算是正式认识了。

    我问祁鑫:“祁小姐,你现在可以说国宝在哪里了吧?”

    不料祁鑫向身边一伸手,白瑾递给了她一张地图。她打开摊在桌上。我们都围上去。这一张竟然是福建沿海的海事图。祁鑫指着一个红点儿说:“这个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镇浦村。在距离它西南方向四百海里左右有一个孤罗岛。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这个岛上!”

    “在孤罗岛?”这个答案让我愕然,我事先怎么也没想到国宝竟然会在一个岛上。

    祁鑫说:“今天晚上我们都好好休息,明天清晨会有船接应我们。”

    我和韩笑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女的究竟在搞什么鬼。晚上,我辗转难眠。隔壁床位的韩笑忽然叫我:“四哥,睡了吗?”

    我坐起来点了一支烟:“没呢。”

    韩笑也坐起来:“祁鑫到底在搞什么,国宝在海岛上?你信吗?”

    我说了一句让我印象极其深刻的实话:“不知道。既来之则安之吧。要是这次平安无事,咱们就庆幸,要是……有什么意外,笑,你别怪四哥!”

    “……”

    韩笑没说话,也许他和我一样,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来到了码头。这里停靠着一只机动渔船,船主是一个五十开外的汉子,祁鑫他们都叫他老李。船上有充足的淡水和食物。我们也都是轻装上阵。

    虽然在秦皇岛生活,可是印象中长这么大还真没坐过几次船。老李发动了渔船,随着轰鸣的马达声,渔船慢慢驶向了蔚蓝大海。眼见日近正午,炙热的骄阳晒得我们几个人口干舌燥。我们不得不回到船舱小睡片刻。唯有廖碧成,站在甲板上一动不动,双眼如鹰隼一般紧紧盯着海面。

    驾驶室里,祁鑫和老李交谈着什么。看祁鑫的表情很强硬,但老李一个劲儿摇头。然后祁鑫拿出了一个黑皮箱子,打开一条缝让老李看了一眼。老李的喉头动了一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终于点了点头。看到他们神秘的举动我几次想过去偷听,无奈白瑾就在门口守着。何况他们说的还是当地的方言,就算当面骂我我也听不懂。

    这次出海似乎很顺利,整整一个上午都是顺风顺水。下午的阳光没那么毒了,董帅、王铮和路东风三个人甚至坐在了甲板上斗起了地主。我倚在栏杆上,廖碧成突然走过来问我:“哎,有烟吗?”

    我给了他一颗,并且点着。他很享受地吸了一大口,对我说:“我要是你,就不会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

    我不明白他的话,笑着问:“什么意思?”

    廖碧成扭头看着茫茫海面,一句话也不说。我觉得这个男的似乎比祁鑫更神秘。就在大家无聊的无事可做的时候,突然,船底发出了一声“咚”的闷响,接着整个船体剧烈晃动起来!我差点儿站不稳掉下船去,多亏廖碧成一把抓住了我。我惊魂未定:“怎么回事,触礁了?”

    廖碧成嘴角上扬,得意地笑了一声:“这里是深海,怎么可能触礁?是我们的麻烦来了!”然后他扯着脖子冲他的队员喊:“行动!”一声令下,戴恩泽等人不知道从哪里冲了出来,每个人手里竟然都端着一把AK47.。陶胜军扬手扔给廖碧成一把枪。六个人紧张地一字排开站在护栏边,枪口对着宽广的大海。

    韩笑惊惧之下来到我身边:“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廖碧成等人如临大敌的表情,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一句话也没有说。只觉得自己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一种未知的恐惧感包围了我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