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 水魅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7本章字数:1293字

    三光握着枪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拨开灌木丛:“出来!”

    只听见金锁大叫道:“队长。别开枪,是我,是我啊!”他提着裤子满脸委屈地走出来:“至于吗,我撒泡尿也用枪指着我?”

    我们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三光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什么时候进去的,我们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听到?”

    “我也是刚走到这边,刚才我围着咱们的营地走了一圈,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国宝的线索。”

    韩笑抬起眼皮看着他:“有吗?”

    金锁哭丧着脸:“有个屁啊?我脚脖子都快走断了,连个毛都没见着!”

    我说道:“好了,金锁你快去睡吧。后半夜你们还要值班呢。”

    金锁悻悻离去了。

    所幸一夜无事,第二天我们继续向寡欢岭进发。东南沿海物产丰饶,孤罗岛也是草异花香,珍禽走兽不绝于眼前。走了不到一个小时,一条河流挡住了我们的去路。河面宽有数丈,而且水流很急。我们几个人当下犯了难,谁也没想到这个海外孤岛竟然冷不丁地冒出一条河来。三光仗着自己水性好,先挽起裤腿向河里走了几步,等到河水没膝的时候,他回头跟我们说道:“我先游过去,你们跟着我!”说完,一个猛子扎下了水。祁鑫环抱着双臂,冷冷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切,眼见三光游到河中心了,她从白瑾背着的行旅包里拽出了一个气囊,用一个短小的打气管充满气后,一个小型的橡皮艇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我先是愕然,然后冲祁鑫抱怨:“有这样的东西不早点儿拿出来?”

    正在我说话的时候,崔和金锁忽然说道:“河里怎么还有人?”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往河中心望去。只见河中心三光还在往前游,但是有一道白影紧随在他的后面。从身形看去,像是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我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出了小时候老家长流河的事情:小的时候,距离我家不远,有一条宽阔的河流,叫长流河。三伏天在河里嬉戏是我们这群孩子每年暑假必备的功课。大人时常规劝我们不要去,说河里有脏东西。但我们那时童真未泯,没有当回事。在我最要好的同伴里,有一个叫鹏子的。我最后见着他就是在长流河里。他的水性是最好的,但那天,我们几个眼睁睁地看着他溺死了。他死的时候,头朝下,上半拉身子就被浸在了水里。两只脚绝望地在水上瞎扑腾。要说是他脚抽筋,打死我也不信。因为就在之前,我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潜在河底,悄无声息地向他靠过去了。后来,来了好多警察问我们事情发生的经过。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了警察。警察却觉得我是吓糊涂了,在胡说八道。最后他们给出的结论是意外死亡。但鹏子的爸妈不这么看,他们请来了一个道士在河边做法。听那道士说,水里的孽畜叫“水魅”,最善潜水取人性命。

    想到此节,我立马大声地喊三光:“三光!快游!快游向对岸!”所有人都被我这一疯狂的举动吓怔了。由于有水流声,距离又远,三光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我拉开橡皮艇推下河,对岸上的人说道:“朝三光后面的人开枪,快!”然后跳上橡皮艇,拼命向三光划去。廖碧成左手握枪,打响了第一枪,“叭叭叭”的枪声不绝于耳。

    三光听到枪声诧异地回头看,他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一双惨白的手突然伸出水面,紧紧扼住了三光的喉咙,接着长长的头发卷住了三光的身体。水魅一沉,三光惊愕之余还没来得及喊一声,跟着她沉入了河底!

    “三光!”我扔下桨,跟着一个猛子扎进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