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五 命运多舛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7本章字数:1435字

    我们小心谨慎地沿着河边往东走去,格外留意脚下的路。地洞之内光线幽暗,又仅有几只火把照明,要是一不留神真掉进了地下河,那后果不堪设想。一路上,我问起了韦晓曦的身世,我总觉得对我们来说祁鑫是个谜,白瑾是个谜,韦晓曦更是一个谜。亲兄妹,她为了给哥哥治病不惜身犯险境,而韦世先却对她痛下杀手,这中间到底有怎样的恩怨纠葛?我迫切想知道其中的答案,于是问她其中的缘由。

    我们救了韦晓曦的性命,但她却受了莫大的刺激,还没有从那场惨剧中缓过神来,对我的问题没有反应,只是紧咬嘴唇,默然不语。两行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眶涌出,顺着香腮滚落。

    我看到她惹人怜爱的模样,也觉得是自己唐突了。刚经历这样的变故怎么好去揭别人的伤疤呢?我自责自己太冒失了。

    不料,韦晓曦情绪稍微稳定后,却对我娓娓道来了她的身世。原来,韦晓曦和韦世先不是亲兄妹。韦世先的父亲是全国闻名的地产商韦大开。二十多年前,韦大开有了一个儿子,但韦大开一直羡慕别人儿女双全的日子。他和妻子想再要一个女儿,可惜那个时候的经济条件不允许。无奈之下,韦大开只得在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就是现在的韦晓曦。韦晓曦一直很懂事,孝敬父母,长大后出国留学归来在生意上经常帮父亲料理打点。韦大开夫妇也很庆幸有这么一个女儿,相比之下,韦世先就远不如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妹妹了。他吃喝嫖赌,和一群狐朋狗友终日纸醉金迷。经济危机的时候险些将数百亿家产败光。多亏韦晓曦从过来赶来,及时采取措施力挽狂澜。经过这一件事,韦大开夫妇对韦世先彻底失望了。他们对儿子的关系程度远不及养女了。韦大开年事已高,家产归属问题自然抬到了明面上。韦晓曦出身贫寒,要不是韦大开夫妇收养她,她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她也从来没去想过要争韦大开的家产。但是在韦世先看来,妹妹这么做是“欲擒故纵”,他从心里认定妹妹是要和她争家产的!这次来孤罗岛,主要是为了给韦世先治病。来之前,韦世先曾极力反对韦晓曦同行,他老说什么:“这个小丫头片子是想趁我病要我命,好将家产据为己有,她做梦!”但是有韦大开的坚持,韦世先不敢再有异议。

    来到孤罗岛后,韦世先就一路提放韦晓曦,态度极其冷淡。直到遇上了我们这一行人,不知是想麻痹我们还是处于家丑不可外扬的目的,他的态度转变了。我们之前也没有看出来。

    可狼子野心终归是狼子野心,在最后时刻,他人性中最丑陋的一面还是彰显出来了。

    听完了韦晓曦的遭遇,我的心中对她产生了些许悲悯。一个身世多舛的女孩子,剩下就是孤儿,被人收容却被误解,一心一意想救哥哥又被哥哥开枪打伤……这样的遭遇相信任谁都会动容。大家被韦晓曦所感动,只见的隔阂自然也淡去了许多。只是让人不解的是,祁鑫对此毫无反应,甚至有些嗤之以鼻,全然不为所动。她冷冰冰地说道:“好了,故事讲完了,走吧!”她近乎冷血的态度让我们都有一丝的愤怒和疑惑。也许是白瑾的下落不明让她心烦意乱吧,我只能这么想来安慰自己。

    金锁从队伍的最后面赶上来,和韦晓曦并肩走在一起,笑眯眯地问道:“哎,那个……晓曦,你们之前来过这里,应该也见过国宝吧?”

    韦晓曦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当时只有哥哥带着他的几个亲信进去了。我们都被挡在了外面。”

    金锁很气愤:“什么意思,连自己妹妹都信不过?晓曦,你也是,他都开枪打你了,你还叫他哥哥?要是我早就大耳瓜子抽他啦!”

    韦晓曦杏目含泪,幽幽说道:“算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哥!”

    韦晓曦的单纯和韦世先的阴险狡诈让我们连连感慨世事的多变。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走在最后面的韩笑突然回头叫了一声:“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