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九 国宝“照世镜”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7本章字数:1505字

    三光拿起匕首看了一下说:“你们看,这把匕首是新的。再看死者的尸体,最少死了有一两年了,而这把匕首竟然一点儿变化都没有。”说着,他用手指擦拭了一下刀身,然后伸出手指让我们看:“没生锈没崩口也就算了,上面竟然连一点儿灰尘也都没有,不觉得奇怪吗?”

    我们几个人都点点头赞同三光的说法。要这么看,应该是尸体腐烂变成骸骨后被人插上了这一刀,但是会是谁这么无聊,要在一具骸骨上插上一刀呢?

    我们面对着这句骸骨苦苦思索不得其解,然而金锁却对此不以为然。他打了个哈哈说:“大家先别忙活了,廖哥,你也不要悲伤了,人死不能复生。既然我们已经到这里了,当务之急当然是要找到国宝了!”我很气愤金锁此时说出这样的话,廖碧成正值悲痛之际,千不该万不该说这样的话。但任谁都能听出来,金锁话里带刺,很明显是还在记恨韦晓曦的事情。廖碧成也没有驳斥金锁,他哽咽着慢慢敛起廖碧业的骸骨,很整齐地放在了背包里。

    我举目四望,这间小庙小的很,除了一个香案一支香炉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了。我举着火把走过去,看到香案上有一面古铜镜,在火光的照射下熠熠发光。韩笑走上来盯了一会儿,问道:“难道这就是那件国宝?”

    三光回答他说:“整张香案上都有灰尘,唯独铜镜上没有,证明有人在不久之前曾经动过还仔细擦拭过它。金锁,你来看看这件东西对不对?”

    金锁放下祁鑫让廖碧成扶着,他走过来,双手捧起铜镜,边仔细钻研边说道:“老实说,我对铜器研究得不是很透,也就是略懂皮毛。这件东西看形制倒像是个老物件。笑,你拿火把离我近点儿,我仔细瞅瞅这上面的字。”韩笑拿的火把放低了点儿,金锁凑上去看。我也忍不住好奇心,伸过脖子去跟她一块儿看起来。铜镜外形圆润,雕刻精细,通体质地优良。一眼望上去便知不是凡品。镜面儿光亮,背面刻有既古朴又不是华美的图案。上有套式流苏,祥瑞飞天。在背面的正中央,刻有三个古字。乍一看像是小篆,可与小篆虽有相似之处,却不尽相同。

    崔好奇问道:“这是什么字?”

    我正要开口回答,卖弄一下学文,金锁却抢先说:“是大篆,西周时兴起的文字。”

    一听说是西周的文字,我都能感觉到崔眼睛里闪烁的精芒:“西周,哇。那……那……这件东西要是真的话岂不是很值钱?”

    我扶了一下眼睛说道:“也不尽然。西周兴起的文字不代表后世不会使用,比如《睡虎地秦简》是著名的大篆作品,但是它却是产于秦国。”

    韩笑使劲打了一下我的肩膀:“那也值了老鼻子钱啦!四哥,你快告诉我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我清了清嗓子,得意地说:“听着啊,这三个字是……”

    “照世镜!”金锁再次抢了我的话头。自从韦晓曦不愿意让他搀扶后,他就处处针对我。大家毕竟兄弟一场,我也不想和他一般见识。

    崔一听说可能是前至西周后至春秋战国的东西,禁不住诱惑伸手摸了摸:“好东西啊!金锁,你说它是真的还是假的?”

    “冲这份手感应该错不了,我看真!”金锁的语气很肯定。

    廖碧成似乎心思全然不在国宝上,他紧一紧背上的背包,说道:“国宝找到了,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吧?”他的语气失魂落魄,失踪三年的弟弟变成了一具骸骨,任谁也禁不起这样的打击。

    廖碧成的话给了大家提醒,韦世先还躲在暗处准备随时抢夺国宝呢。事不宜迟,迟则生变。三光当即让金锁收好国宝,马上撤离这里。金锁麻利地把国宝装进背包,拎起来就走。三光边走边回头,对我说:“佳亮,情况有点儿不对呀。韦世先他们找到国宝却带不走,为什么我们要带走国宝这么容易?”

    我一下子警醒起来。自从登上孤罗岛后,历经千难万险。似乎身边蕴藏着每一种危险。韦世先找到国宝却没有带走,说明当时他们遇到了危险的力量阻止他们带走国宝!刚想到这一节,我们的腿还没来得及迈出小庙的门槛。“呼”的一声,邪风大劲,后面有人磔磔怪笑,笑声摄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