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五 兄弟情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8本章字数:1695字

    随后,我和三光等人仔细搜查了渔船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发现照世镜的下落,刚刚燃起的希望瞬间化为乌有。

    崔摇了摇头:“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看来我们和照世镜注定无缘啊!”

    近几个小时的搜寻无果也让我痿厥不振,见大家都不再强求,我也就保持了缄默,也许崔说得对,是我们和照世镜无缘。我同时也想到了可能是白瑾遇害的时候将照世镜一起带走了……我不愿意过多地去想这件事了,于是继续沉沉地睡去了。

    一觉醒来是傍晚时分,渔船终于靠岸了。我们欢叫着从渔船上跑下来,肆意地在沙滩上打着滚儿,所有的烦心事都在此时被我们抛到了九霄云外。来往的渔民无一不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而我们大难不死的痛快感早已湮没了矜持感,让我们丝毫不觉得自己失态。

    闹够了,找了一家小旅店住下来。找来了医生对受伤的人的伤口进行了专业处理。说实在的,连续的恶战让我们疲乏难耐,汗流浃背,身上的汗臭也是一阵高过一阵,甚至于衣服都有一股馊味了。住店之后自然是要痛痛快快地洗一个热水澡了。

    这家乡村旅店不大,客房内也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只有在后院有一个公共洗澡的地方,可是面积也不大,只是用木板搭建的,及其简陋,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但相对于我们现在的窘况而言,这个浴室就是天堂。没办法,按照女士优先的原则当然是让祁鑫和韦晓曦先洗了。

    女士还好办,大家都是为了保持男士应有的绅士风度,但一到男的这边就麻烦了,谁先洗竟然成了一个最挠头的问题。

    我们五个人坐在院落里,三光一拍桌子:“我是老大,我先洗!”

    金锁连忙说:“瞧你这老大当的,洗个澡你还争。既然你是老大,你就应该让着我点儿,应该是我先洗。再说,你受了伤还洗澡,不怕伤口感染啊?”

    崔又说:“不行,你们俩都挺胖的,浪费水。万一让你们先洗了,到我这儿没水了咋整?”

    韩笑紧接着说:“崔,你也不瘦,让我说呀,咱们五个里面我是最瘦的,省水!我看还是我先洗吧。”说完,站起来就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金锁一把拽住他:“你小子想捷足先登,门儿也没有!”

    崔趁机往浴室跑:“各位哥哥,小弟先行一步啦!”

    三光却突然伸出一只脚,崔绊在上面,马上摔了一个“嘴啃泥”。他坐在地上,痛苦地捂着口鼻,忿忿骂道:“三光,你他妈敢玩阴的,哎呦,疼死我啦!”

    我看着这四个人肆无忌惮地再这里打闹嬉笑,一下子仿佛回到了当初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哥几个情同手足,用那时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咱们除了媳妇儿不平分,啥都可以平分。”例如某位兄弟的家长来学校看他,我们会问他:“咱妈来过了?”这就是兄弟情,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他们几个扭打成了一团,但从每个人的脸上都看得出来,他们咧着嘴哈哈大笑,谁都没有真往心里去。

    我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拍了拍手,喊道:“好了好了,哥儿几个都住手吧。听我说两句,好了好了,听我说两句。”

    四个人都嘻嘻哈哈地停了手,坐下来听我讲。

    我慢慢站起来说道:“我知道,咱们是一辈子的朋友,一辈子的兄弟。这次是因为我害得你们差点儿挂了,虽然是兄弟……我也要说声对不起。”

    四哥人都愣住了,韩笑疑惑地说道:“四哥,你……”

    我伸手示意他不要打断我的话,我慢慢说道:“但是,通过这一件事,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几乎在“殃”字出口的同时,我如同离弦的箭一样飞奔而去,冲进浴室拴上门销。

    四个人这才恍然大悟,一片骂声:“佳亮,你个畜生!”“太卑鄙了!”“不许进,进去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四哥!”只有三光颇为沉静,“嘿嘿”笑了两声:“嘿嘿,你们急什么?他洗干净了出来,我们就把他扔进村口的化粪池里。”

    “好主意!”崔竖起大拇指,然后冲我喊:“佳亮,你听到了吧?有本事你就别出来,在里面躲一辈子!”

    我笑道:“随便吧,反正现在在里面舒舒服服洗澡的是四爷我,有本事你就撞门进来啊!”说着,我脱下了上衣。

    这时,“咚咚咚”有人敲门。

    “哎呀,我说的是撞门,你们可别指望我会开门啊!”我心中觉得好笑:这帮傻小子,我随便说说,还真来敲门了。我伸手去解腰带。

    “咚咚咚”敲门声又响了,伴随着敲门声的还有一个轻柔的声音:“佳亮,是我,麻烦开一下门。”就是这个声音,让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新穿好了衣服。因为从声音来判断,此时站在门外的居然是韦晓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