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六 获救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19本章字数:1397字

    我之所以告诫韦晓曦不要抱有逃走的想法,就是在这个鬼地方,任谁都会想着逃走。那个男人全然放任韦晓曦,却对我还存有戒心,这让我不得不怀疑韦晓曦是不是和他们一伙儿的。我留下来一是想和他们周旋到底,看看他们究竟在搞什么花样;而是诗谜的谜底让我的确有一种想破解它的欲罢不能的感觉。

    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能顺心如意,一连几天,不要说整首诗了,就连第一句诗我都没弄懂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几天,男人对我们的态度大变,好吃好喝招待。虽没有山珍海味,但较之困囚的“牢饭”已经好了很多。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男人的耐性逐渐到了极限,他的脾气越来越暴躁。

    今天,他一共来了三次,接连催促我破解诗谜。最后,竟然放下了一句狠话:“再给你三天时间,再破解不出,我们留着你也没用了。”说完,他拽起韦晓曦,冲我说:“这小丫头在我们手里,你别想耍花招!”说着,竟然连拉带拽将韦晓曦拖走。韦晓曦拼命反抗,大叫:“佳亮救我,佳亮救我!”

    我摇晃着手铐想要挣脱,发现挣扎只是徒然的,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听好了,她要是少一根汗毛,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男人奸笑一声:“顾好你自己吧!”拉上还在徒劳反抗的韦晓曦出去了。

    我长叹一声,心中不免猜想: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个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真换做穷凶极恶的歹徒,只怕韦晓曦早就死了。可是他居然只把韦晓曦带走……一个可怕的想法浮上我的心头——难道韦晓曦和他们是一伙儿的,在做戏给我看?

    我拿起那张几乎已经破烂的纸,上面的诗谜甚至有些模糊不清了,但是诗的内容已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君下和忧耳,坐北面天下。何以抵蛮夷?衔禾侍御驾。究竟是什么意思?”

    藏头诗?绝对不是。递进藏头诗?更不可能了……

    我知道男人最后丢下的狠话绝不是开玩笑,他是那种狠角色。三天,如果三天还没有答案,兴许我就真的挂了。

    就这样,我在惴惴不安和几乎崩溃之中过了两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暗无天日的小黑屋里我无法知道时间。诗谜至今没有解出,我的大脑都快爆炸了,我心说:“算了,还不如趁现在好好休息一下呢,上路也能轻松点儿。”想到这里我竟然沉沉地睡了。

    几天的不眠不休,让我这一觉睡得特别踏实。梦中梦见了好多事情:梦见了小时候的淘气捣蛋,中学时期的玩世不恭,大学时期的狂妄自大……哪知睡得正舒服呢,忽然被人摇醒:“佳亮,醒醒,快醒醒!”

    我睁开惺忪的睡眼,赫然看到三光等人竟然在我面前。我喜极而泣:“我不是做梦吧!”

    三光看着我落魄的样子,眼圈也红了:“这儿不是说话的地儿,咱们得赶紧离开。”

    我苦笑着摇摇被铐住的左手:“孙子才不想走呢,可是你看看,我走的了吗?”

    金锁上前看看手铐,撇撇嘴:“你呀,就是自作自受,谁叫你平时那么爱出风头?关键时刻还是看兄弟我的吧!”他扭头叫了一声:“大力,来!”

    我听他叫大力,也跟着他望的方向望去,果然是大力。有大半年不见了,他却一点儿都没变。他走过来看看手铐,说道:“小意思!”说着,从上衣的扣子边缘抠唆了半天,绕出来了一根铜丝,然后插进锁眼,只是轻轻晃动了几下。“咔”的一声,手铐打开了!

    我赶紧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腕,称赞道:“行啊大力,功夫没落下啊!你怎么来了?哎,你们又是怎么找到我的?”

    大力也说:“咱们出去说,快离开这儿!”

    我们跑到外面,我这才发现,外面竟然连一个看守的人都没有。这里地处荒郊野外,而困囚我的地方是一间废弃楼盘的地下室。

    我们上了车,三光将车启动,一路飞驰。此时大家才娓娓道起了寻找我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