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十 真真假假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20本章字数:1380字

    眼前的这名女子和我们年龄相当,个头不是很高,一头秀发自然的垂落在两肩,鼻梁高挺,眼神中不时透出一股锐气。

    金锁见到她,马上笑眯眯地打招呼:“师姐好!”

    女子微微点了一下头。

    “这是我的师姐蒋凯歌。”金锁为我们介绍道。

    我们一一和她打过招呼。蒋凯歌将我们迎进门,一番客套话说过之后,自然要进入正题了。三光将《博古志》拿出来,蒋凯歌戴上白手套双手捧过去。她先是摩挲了一下封皮,然后小心翼翼地翻开几页,仔细鉴别了一下纸张和上面的印迹油墨等。不过短短十分钟,她摘下白手套问道:“这东西是打哪儿来的?”

    “是朋友的,托我带过来请你看看。”她问这个问题在我意料之中,所以我对答如流。

    蒋凯歌微微舒了一口气,好久都没有说话。

    金锁急切地问:“师姐,你说句话啊,这东西怎么样?”

    蒋凯歌先是慢慢地点了点头,然后用一种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这东西是真的,看年代应该是乾隆早期的。”

    此话一出,我们陷入了一片沉寂。如果照蒋凯歌所言,那么按照我们之前的推测,照世镜就应该是假的。

    韩笑想了一会儿,问蒋凯歌:“前不久秦皇岛星华拍卖行拍出的照世镜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都说那个照世镜是先秦或秦汉时的一个老东西,当然槌价是两亿,在业内谁都知道。不过……”她停了一会儿,继续说道:“我怀疑那个东西可能是假的。”

    “假的?不会吧?那可是拍卖行拍出的藏品!”崔对于这样的一个结论显然是不理解。

    蒋凯歌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慢条斯理地说道:“秦汉到现在少说也有两千多年了,如果真是有这么一件宝贝,国家早就加以保护了。再者,拍卖行的东西也未必件件是真品,以前就有不少拍卖行拍出假货的消息。”

    我和三光对视了一眼,这个信息大大出乎我们的预料。

    蒋凯歌接着说道:“古玩鉴赏,讲究的是不仅要有丰富的经验和好的眼力,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平常心。一夜暴富,不是这行的宗旨。讲求藏品的市场价值,也不是我们提倡的。一面铜镜拍出两亿的价格,当我们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时的铜器传世很少,流传下来的几乎都是国宝级的。在2002年的时候,国家文物局公布了一个名单,上面列有六十四件永不准出国展出的国宝。如果照世镜是真的,我想这个名单要改成六十五件了。”

    想一想蒋凯歌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但金锁似乎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当初在孤罗岛是他说出照世镜是真的的话,现在被自己的师姐否定了,他当然不高兴了:“师姐,你可得看清楚啊,这这这,这《博古志》你没看错?”

    蒋凯歌白了他一眼:“你古籍鉴定是二把刀,我可不是。当初让你好好研究的,你却说什么‘十事全通不如一事精通’,只玩瓷器和玉器。现在自己打眼还敢不服?”

    一席话说得金锁哑口无言。

    从宾馆回来的时候,大家谁都没有说话。金锁看大家一个个沉默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了,大喊了一句:“我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党,是杀是剐随你们便吧!”

    我还是没有说话,而是一边走一边低头沉思。

    金锁走过来拽了我一下:“你说句话呀,要是心里不痛快就骂我几句,打我一顿也行啊!”

    我醒过神来,莫名其妙地看着金锁,根本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大力问我:“你想什么呢?”

    “我在想,韦晓曦拿到照世镜没理由不请人鉴定真假。既然是假的,她为什么要请拍卖行拍卖呢?我曾经看到葛成铂和韦晓曦私交不错,韦晓曦知道是假的,他会不会也知道呢?如果知道,为什么舍得花两亿竞拍呢,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猫腻?是韦晓曦一人布局还是两人在唱双簧?”

    这个问题一经提出,大家都沉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