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十七 赌场的潜规则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20本章字数:1472字

    我不由地吐了一下舌头,原本以为大力的手脚灵活,玩棋牌来也是得心应手,没想到他却对赌丝毫不感兴趣。我还记得以前大力给我变过的扑克牌的魔术,那是靠眼力、手法、心算相结合的。赌术也不外乎此类,所以我知道大力论赌应当是出类拔萃的,只可惜他自己对于此道漠不关心。

    葛成铂先是兑换了不少的筹码,然后走到押大小的台子前,看着那个昏过去的胖子被人抬了出去。他坐下来,等荷官摇过骰盅之后,他将自己一摞的砝码推到了印有“大”字的圆圈内。荷官高叫一声:“买定离手!开!”他掀开宝盅,盅内显示的是一三四。荷官叫道:“一三四八点小!”就这样,葛成铂的筹码被收走。

    此后,一连数局,葛成铂不断输钱。转眼之间,不过是二十来分钟的时间,葛成铂已是囊中羞涩了。我看的不解其意,小声问旁边的人:“今天是有点儿邪性,葛成铂押小开大,押大开小。”

    大力反而很平静的说:“不新鲜。像这种赌场肯定都是暴力,不可能让客人赢钱出去的。其实在这里每一张赌桌都是有机关存在的,引人上钩。葛成铂家财数亿,这样的财神爷来了,这里的人怎么会轻易放过他呢?”

    听了大力的解释我才恍然大悟,原来赌场也有他的规则。

    葛成铂气愤地拍了一下桌子,起身又要去换筹码。我赶紧走过去,说道:“玩会儿就行了,咱们该走了。”其实我是暗示他这里不干净,早点儿抽身为妙。

    不料葛成铂似乎玩上了瘾,说:“你放心,我心里有谱,当初我也是在这里赢了几百万的人呢!”

    “你以前来过甘肃?”三光问道。

    “没有啊!不过这个赌场的老板和北京一个地下赌场的老板是亲兄弟。我当初在北京赢了三百多万,那个老板给了我一张金卡,说有时间到甘肃的时候一定要来这里玩玩。”说完,葛成铂也不管我们的劝诫,又兑换了三万元的筹码。

    “黄赌毒”三害历来是世人所痛恨的。毒最甚,赌次之。但是赌博其实和吸毒是一样的,同样可以让人上瘾。尤其是赌,它会充分利用人们的心理,一次次的变本加厉,一次次的泥足深陷,在不知不觉中,轻则倾家荡产,重则家破人亡。

    此时的葛成铂赌徒心理愈加膨胀,他一把一把地将筹码扔出去。荷官一次又一次将他的筹码收走。半个小时后,葛成铂又输了个精光。他拍案而起,继续去换筹码。

    “哎……”我刚想拦他,反倒呗三光挡住了,他说道:“算了,还是别劝了,劝也没用。他现在已经杀红了眼,还好人家输得起。”

    我看着葛成铂通红的眼睛,也不再说什么,只得无聊的四下里看。忽然,我发觉我们少了俩人:“咦,金锁和崔呢?”

    三光也环顾四周:“刚才还在这儿呢。笑,看到他们了吗?”

    韩笑说道:“刚才他们就在我身边,我一转身,人就不见了。”

    就在我们四处张望的时候,突然,东南角响起了嘹亮而熟悉的一个声音:“杀杀杀,今天锁爷要大杀四方!”

    我们循声望去,果然,金锁和崔不知何时竟然坐在了玩梭哈的台子前。此时,金锁一只脚踏地,另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正手舞足蹈:“哈哈,我就说我会赢!”

    我们四人赶紧过去,拉起金锁就往外走。

    金锁怔然之下极不情愿:“哎哎哎,你们这是干什么?先让我玩会儿!”说完,趁我们不备,一下子挣脱开跑回座位上催促荷官:“发牌,快发牌!”

    我伸手一挡:“等一下,我们不玩了,金锁,赶紧跟我们走!”

    金锁有点儿不高兴了:“不是不走,最起码也得让我玩完这把啊!”

    这时候,对面一个人*着广东话说道:“喂,你们动不动规矩啦!他坐下来让发牌,不玩完这局是不准离开台子的。你们几个乡巴佬不要捣乱啦,不玩的话就滚远一点啦。”

    我们几个人当时听了这话真是怒从心中起,怒目圆睁地瞪着这个人。我把手搭在金锁的肩上:“我让你玩完这把牌,但是有一点,把对面那个杂碎给我干掉!”

    金锁欣喜地点点头:“四哥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发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