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十 生死赌局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0:20本章字数:1468字

    牌局正式开始,奎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诗姐,我是一直相信你啦,不然也不会这么捧你的场啦。但是我希望你能公平处理这件事情!”

    洪诗诗没有说话,她轻轻握拳扣了两下桌子,说:“奎爷,你放心。我洪诗诗做事还算是公道。”

    荷官依次发牌给三人。但从第二张的牌面看,洪诗诗是红心4,奎爷是黑桃J,金锁是方块9。

    奎爷笑了:“哇,一坐下来就是我说话。不过不好意思啦,我已经没有筹码啦!”

    洪诗诗没有任何的表情,而是对荷官说道:“给奎爷十万的筹码!”荷官点点头,将筹码推到奎爷面前。洪诗诗说道:“奎爷,一点儿小意思,赢多少算你的,输了也不会让你还!”

    奎爷乐呵呵的伸出大拇指:“诗姐够意思。”他抓起一把扔在桌上:“五千元!”

    洪诗诗想都不想:“跟五千!”

    金锁连底牌都没看,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洪诗诗的身上,跟着洪诗诗扔出去了五千的筹码:“跟!”

    我们好一顿埋怨:“你傻了,看都不看就扔出去,你这败家孩子!”但是没办法了,“跟”字说出口,筹码也扔了出去,只能搏一搏了。

    第三张牌发到每个人面前,洪诗诗是梅花K,奎爷是梅花J,金锁是方块Q。金锁笑了:“嘿,难道是同花?”

    奎爷说道:“胖子,你别高兴得太早了,你看清楚哦,我事一对J。你要是同花我就是四条啦!八千元!”“呼啦”退出了一堆筹码。

    “跟。”洪诗诗说得很干脆。

    “我……”金锁刚要说出“跟”的时候,崔上前突然伸手捂住他嘴,对我们说道:“快,看看底牌是什么?”

    大力掀起一角,看了这张牌我们都不由地感到金锁这小子今天是不是走狗屎运呢!

    荷官继续发牌,已经是第四张牌了。洪诗诗是黑桃K,奎爷是红心J,金锁是黑桃Q。奎爷看着大家每个人面前的牌面,笑道:“哇,今天难道是冤家牌啊,你们不会都是各有三张K,Q吧?不过没有关系啦,牌面是我最大啦,我是三条。喂,胖子,不要说我欺负你哦,你还有多少?”

    金锁指了指自己的台面:“自己看!”

    “好,我就showhand!”

    洪诗诗整理着自己的肩头,似乎对眼前颇为壮烈的一幕漠不关心,她没有任何的犹豫:“跟!”

    金锁兴奋起来,叫道:“小子,我让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跟!”

    最后一张牌发出来了,但就是这最后一张,让眼前的局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洪诗诗得到了一张方块K,奎爷是一张梅花10,金锁则是一张梅花Q。看到奎爷的牌,金锁哈哈大笑:“三张J,我现在是三张Q,你怎么赢啊?”

    奎爷冷笑道:“你以为我只有三条吗?”说罢,狠狠地将底牌翻过来摔在桌上,底牌赫然是方块J。他说道:“哼,开牌吧,让我看看你的底牌。”

    金锁抚着自己的胸口,惊魂不定地说:“我的妈呀,他还真是四条。怎么办,怎么办?”

    奎爷得意地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但瞬间他的笑声就被金锁的笑声压过去了:“哈哈哈哈哈……”金锁说道:“你想看我的底牌,我成全你!”翻过底牌,正是红心Q。金锁装作很委屈的样子说:“不好意思,又让您破费了。”他站起身子就要敛回筹码。

    “慢着!”洪诗诗开口说道,“不是只有你们有四条的。”她伸出纤纤玉指翻开底牌——红心K!她站起来说:“两位,不好意思的是我。奎爷,按照咱们之前说好的,所有的钱全是您的,就当给我个面子,好不好?”

    奎爷一拍桌子,冲着金锁骂道:“你他妈的敢出千!”

    金锁是满腹的委屈:“我说大叔,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要是真出千的话就换成四张A了,何苦被她的四条K压一头?”

    洪诗诗也说道:“奎爷,我看的很清楚,他确实是没有出千。咱们之间都是冤家牌。冲我,今儿就算了吧。”

    “好,你有种,我们走!”奎爷一声招呼,带着一众人出去了。

    当所有人看着奎爷远去的背影的时候,我看着金锁,注意到他趁人不注意,偷偷地将赌桌上的红心Q和红心K藏在了袖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