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十八 硬着头皮上

    更新时间:2018-09-05 15:05:10本章字数:1995字

    我苦叹一声说道:“唉,当初大家都劝我留下这枚玉扳指,可是没想到却招来了杀身之祸!”

    他们几个人都颇为感慨,回想整件事情,顿觉造化弄人。若不是当年孙殿英盗掘清东陵,时隔近百年后我也不会得到这枚玉扳指,若不是我得到了玉扳指,也不会招来这么多的祸事。

    我们此刻才注意,我们已经跑出了市区,这里应该是属于郊区了。四周荒草杂芜,极目所至都看不到人影。只有枯黄的杂草和着瑟瑟的寒风左右摇摆,就像是群魔乱舞一样。

    “这里这么荒凉,怎么办?咱们总不能不回去吧?东西还在酒店呢!”金锁没了主意。

    三光忽然问我:“佳亮,玉扳指不会被你放在酒店了吧?”

    “没有,在这儿呢。”我解开衣领让他们看。原来玉扳指被我用一根红绒绳穿起来系在了脖子上。我说道:“这东西这么扎眼,我怎么还敢轻易把它亮出来呢?”

    这个时候,忽然有一辆白色的猎豹车由市区方向驶来,速度极快。这款车型很少见,但是一眼看去就知道其价格最少也在七位数以上。猎豹驶到我们身边,骤然停住。车窗慢慢降了下来。

    我暗暗惊讶:“不会是叶衡昌那只老狐狸追上来了吧?”但看三光的神色反倒颇为平静,我静下心来一想:叶衡昌来追我们绝不会就带这么点儿人来,三光这么冷静应该就是想到了这一点。

    等车窗全部打开后,眼前的这个人让我们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竟然是洪诗诗!

    金锁见到洪诗诗,莫名的兴奋起来:“诗诗!”

    洪诗诗冷静地看着我们几个人,说道:“需要搭车吗?”

    “谢了,不用!”我们身处险境,不得不提高自己的警惕性。洪诗诗在此刻突然出现,一定有她自己的预谋。

    岂料洪诗诗笑道:“你们回绝得太快了,还是看看这个吧!”说完,伸手递过来一个信封。

    我正要伸手去接,金锁却挤开了我,伸过手去把信封拿过来。看着他就知道冲洪诗诗傻笑,也不知道打开信封。我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觉得金锁也太没出息了。三光劈手从他手里抢过信封,打开后发现是几张照片。

    我们看过照片后,神经立刻绷紧了。照片上的人是葛成铂,他被五花大绑,而且还被人打过,身上到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洪诗诗看着我们义愤填膺的样子,她的语气倒是出奇的平静:“他去我赌场玩了,输了两百万,没钱还……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的。”

    崔大声说道:“他没钱还?你知道他是谁吗?他钱多的能压死你!”

    “我不管他是谁,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当初他在北京赢了我哥哥的三十万,现在他落入了我的手里,你们说我会怎么办?”

    原来当初在北京那场赌局的结果就注定了今天的这场结局。

    我把照片收起来,问道:“你说怎么办?”

    洪诗诗说:“我做事向来公道,你们先上车吧,我带你们去见葛成铂!”

    我们这一行人一共有六人,可车只有一辆。只好一个人做副驾驶的位置,其余的人挤在后面了。好在猎豹的车够大,虽然辛苦却也体验了一把豪车的爽快感。尤其是金锁,为了照顾他我们让他坐在了前面。金锁这一路都看着洪诗诗,心旌荡漾,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跟洪诗诗走当然不是我们的本意。只不过葛成铂落在了她的手里,她有足够的资本来要挟我们。更何况比起凶残的叶衡昌,洪诗诗究竟要怎样对付我们还不得而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就这样,我和我的五位朋友又回到了洪诗诗的地下赌场。一下车,就从旁边涌上来了十几个人将我们团团围住,带我们到了韦晓曦的赌场。今晚的事情似乎早已在洪诗诗的预料之中,整个赌场除了洪诗诗的人和一名荷官以外,空无一人。

    我情知今天的这种情况不容易脱身,所以朗声问道:“人呢?”

    洪诗诗回头向后望去,只见葛成铂被两个人拉了出来。他身上显然是一点儿力道都没有了,任由两个人拖着,两只脚蹭着地面。葛成铂被拉到我们面前,那两个人一松手,葛成铂摔在地上。

    我们扶起葛成铂让他坐好。只见葛成铂奄奄一息,自然是伤的不轻,我转身问道:“你究竟想怎样?”

    “很简单,你和我赌一局!”

    “赌注是什么?”

    “你赢了,葛成铂你可以带走,但是……你要是输了,就得留下玉扳指!”

    我一惊:洪诗诗居然也是为了玉扳指。我知道洪诗诗既然是开赌场的,赌术对她来说当然是小儿科,但是不赌的话我们今天又很难离开这里。

    我把心一横,说道:“好,我跟你赌,不过我要加大赌注!”

    洪诗诗愣了一下,没想到我会反客为主,问道:“你还要赌什么?”

    “如果我赢了,人我带走,另外,”我停了一下,说:“你也要跟我们走!”

    洪诗诗突然笑了:“有点儿意思,如果你输了呢?”

    “输了,我就把我的命赔给你!”我这一句话说的格外嘹亮。

    韩笑拽了拽我衣角,小声地说:“四哥,你疯啦?”

    “没疯,不和她赌咱们根本就没办法离开,放心,我心里至少有五成胜算。”紧接着我又跟金锁说道:“锁儿,为了你的事情哥哥可连命都搭进去了。”我让洪诗诗跟我们走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撮合她和金锁,尽管在我们看来希望渺茫。

    金锁感动地点点头,说道:“哥你放心,你要是死了我一定多给你烧点儿纸钱!”我皱了皱眉头,看样子金锁似乎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居然盼着洪诗诗赢!

    洪诗诗说道:“开始吧!”

    我们两个坐在赌桌前,正当荷官要发牌的时候,我忽然大叫道:“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