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出场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5本章字数:1879字

    夜夜欢酒吧。强劲的音乐中疯狂的男女,或喝酒到醉眼迷离,或舞动狂野的身体,尽情释放夜的激情。

    酒吧向来都是龙蛇混杂之地,即使是高级一点的酒吧也是如此,只是在这里跳舞,有更高的报酬,这正是宁雅安所需要的。养母不久前被查出得了血癌,需要很多很多钱,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来挣钱,而她又会跳舞,因此,这是她目前能想到的唯一一个挣钱最快的方法了。白天,她可以继续回到学校上课,晚上,她就到酒吧来跳舞,而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一周了。

    “蓝蓝,该你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冲着宁雅安喊道。

    “哦,好的。”宁雅安回过神来,蓝蓝是她在这里的艺名,因为她喜欢蓝色。此刻,她身上穿的就是蓝色的舞衣,深V领,无袖,开衩到大腿根,一双修长雪白的腿若隐若现,珠光亮片熠熠生辉。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她的胆怯和无助差点将她击垮,她含着泪水、僵硬着身体将舞蹈完成,还好,她挺住了。为了母亲的病,为了母亲的明天,她不能退缩,她要勇敢,她必须要勇敢!

    而她的舞技征服了现场所有的人,包括见钱眼开的老板娘。

    老板娘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宁雅安身后:“蓝蓝,今天好好表现哦,台下可有很多有钱公子在等着看你的表演呢!你呀,现在是我们夜夜欢的红星!”

    宁雅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头,她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对于酒吧老板娘如此势利她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反而有点感激她。当自己在四处找兼职无果的情况下,是这里的老板娘答应录用了她,她也要感谢自己的亲生父母,是他们生就了自己的美貌。美貌有时候真的是件好东西,起码可以换来养母的医药费。

    音乐响起,灯光骤然打到宁雅安的身上,她像一个艳丽的精灵,随着音乐的节奏跳起热辣的舞蹈。台下顿时响起了尖叫声、喝彩声、口哨声。她想象着自己此刻是在纽约林肯中心的舞台上进行表演,台下是静静欣赏她演出的热情观众。甩头、扭腰、摆臀、抬腿,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动感又富有激情。即使是被迫在这里“卖艺”,她也要跳得有尊严。

    黑暗中的一个角落,一个看上去温文儒雅的男子紧盯着台上舞动的宁雅安,似乎是被她那极富吸引力的舞姿所迷惑。在他身边一左一右坐着两个陪酒女郎,打扮得性感妖艳,但现在只有争风吃醋的份。

    “老板娘也真是的,不知道从哪里找了这个女人来,害我们都失去了吸引力。”其中一个细声细气得说。

    “就是说嘛,我一看见她出场就烦。来,帅哥,再陪我喝一杯嘛。”另一个端起酒杯说。

    “童少,你觉得台上那个女的跳得怎么样?”坐陪的还有一个男人,他满脸都是奉承之色,自然没有忽视对方的态度。

    “不错,跳得很有魅力。”童天禄说:“王老板,你真会介绍地方。”

    “所以我才会带你到这里来。这里的老板娘我熟,这个女的是刚来的新面孔,跳舞那是一级棒。”王佑仁说:“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合作,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当然要先想着童少你啦。”

    “身材也很正点哦!”童天禄说完哈哈笑起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王佑仁假借上洗手间去找了老板娘,直接就甩出一张支票,然后和她耳语了几句。只见老板娘眉开眼笑:“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而台上的宁雅安依旧在努力表演着。

    终于,她的演出时间结束了,伴随着放肆的口哨声,她回到了后台卸妆的地方。为了掩盖真实的自己,宁雅安有意将脸上的妆化得很浓很浓,浓到自己都认不出自己,浓到自己跟自己对着镜子说:这不是宁雅安,这是一个为救母亲而拼命跳舞挣钱的女儿。

    刚换回自己的衣裙,还没来得及卸妆,老板娘就乐呵呵得出现了:“蓝蓝,你今天跳得棒极了,你听到台下的喝彩声了吗?这两天我们的生意出奇的好,这都是你的功劳。来,喝吧,这杯橙汁我是特意奖励给你的。”老板娘将一杯橙汁放到宁雅安面前。

    “谢谢,我不渴。”宁雅安婉言谢绝。

    “哎哟,你装什么大牌嘛,是我想请你喝,又不收你钱,安啦,喝吧。”老板娘劝着。

    宁雅安仍是摇头。

    老板娘似乎生气了:“我就没见过像你这么跩的,难得今天我心情好,你居然不领情,好,那你明天不用再来了!”

    “不要,老板娘,我求求你,不要!”宁雅安顿时紧张起来。

    “想要留下很简单啊,只要你喝了橙汁,我就收回刚才的话。”

    别无选择的宁雅安只好喝下了整杯橙汁,她皱眉说:“老板娘,这橙汁怎么特别苦。”

    老板娘嘿嘿一笑,说:“哪有?这是鲜榨的哦。一定是你跳舞太累了啦,幻觉,幻觉而已。那个,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不用急着回家,我先出去招呼客人。”

    宁雅安没再说什么,坐下来开始卸妆,可感觉越来越困,脑袋里好像被塞了棉絮似的,眼皮也越来越沉重。难道真是自己太累了吗?没来得及多想,她歪头睡了过去。

    “怎么样,办妥了吗?”王佑仁出现在老板娘面前。

    “一切搞定,过五分钟你就可以带人走了。”

    “呵呵,多谢啦!”

    于是,王佑仁先行离开了酒吧,临走,还带走了人事不醒的宁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