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心酸的无奈

    更新时间:2018-09-05 15:10:25本章字数:3105字

    宁雅安从酒店出来,望望天上悠闲的蓝天白云,心中充满了无奈和悲愤,还有抹不去的痛苦,脚下的路很平,可她却走得有气无力、软绵绵的。现在该做什么呢?她忽然茫然了一会儿,哦,对了,我要去医院看妈妈,不知道她昨晚好不好,身体难受不难受?

    在去圣德医院的路上,宁雅安的心里一直盘旋着一个问题:自己该怎么面对陆轩呢?失去第一次已经已经令她非常难过了,她不希望再失去陆轩。

    公车到了圣德医院站,她迅速从车上下来,顺了顺自己的头发,强打起精神,勉强让自己露出微笑,她不想让妈妈看出有什么不对劲。深呼吸了几次后,她觉得可以了,就大步走进医院。

    宁雅安进入母亲住院的病房,却空空如也,一个小护士正在整理床铺,她一愣,问道:“护士小姐,住在这床的董秀枝女士去哪里了?”

    “哦,她已经出院了,是她女儿办的出院手续。”

    “谢谢。”宁雅安二话不说,就往家里赶,一想到虚弱的母亲无力得躺在床上的模样,她的心又一阵阵开始抽痛,如果可以,她真希望生病的是自己,而不是心地善良、把年仅十岁的她从孤儿院领来、像亲生女儿一般抚养的母亲。

    “妈,你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就出院了呢?”宁雅安扑到母亲面前,看着她一脸倦容的样子,她的眼泪立即就下来了,如果不是为了妈妈,她的心早就崩溃了。

    妹妹宁雅兰从厨房端着一杯水出来,脸上冷冰冰的,冲着宁雅安就开火:“你还好意思说呢,一晚上彻夜不归。枉费妈对你这么好,你却跑得无影无踪!”

    面对妹妹的指责,宁雅安只有无地自容的份,她握住母亲微凉的手:“妈,对不起,是我不好,让你担心了。”她的心抽痛着。

    “知道还不回家,你到底去哪里了?”宁雅兰冷言冷语:“还是光想着玩,把这个家都忘了!”

    “不是,我没有去玩。雅兰,妈该吃药了,让我来吧。”

    宁雅兰一撇嘴,说道:“骗人!我打你手机你不接,你不是去玩又是干什么?你一个晚上都玩消失,妈不知道有多担心,自己的身体不好还要担心你。你不是承诺过妈的出院款你来想办法吗,那钱呢?”

    糟糕,手机还落在夜夜欢酒吧呢!宁雅安又不能明说,只好说道:“手机刚好没电了。”

    “有这么巧的事?”宁雅兰一点也不给姐姐留面子:“你不会是想逃避责任吧?”

    “雅兰,不能这么和你姐姐说话!”董秀枝听不下去,虚弱得责备自己的亲生女儿:“你姐姐从来就是说话算话的人,她一定是有事情耽误了,怎么会故意不回家呢。别乱说!”

    “妈!”宁雅兰姣好的面容充满了怒气:“每次我和姐姐说话,你总是帮着她,本来就是她不对嘛!”

    董秀枝吃下宁雅安递给她的药,然后说:“你姐姐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你们虽然一样大,但是自从你姐姐来到我们家,她处处都让着你,非常疼爱你,你说,你还有什么觉得不满意的?”

    “妈,我们就事论事嘛,姐姐整夜不回家也不打个电话来,就是她的不对!如果我也经常夜不归宿,你会不会生气啊?”

    “妈,是我不好,雅兰说得没有错,我没有按时回家,也没有打个电话给家里,是我不对,下次,我会注意的。”

    “光嘴巴上说说有什么用啊,钱呢?你为妈准备的出院款呢?”宁雅兰咄咄*人。

    一提到钱,宁雅安更是无言以对,她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说。

    “怎么?没话说啦?等你筹够钱,恐怕妈的头发都要白了吧!哼,少来虚情假意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那是因为,是因为。”宁雅安欲言又止。

    “是因为什么?怎么不说下去啦?我看呐,你就是觉得没有钱为妈筹措出院款,故意选择了逃避!”

    “雅兰,妈是怎么出院的?我们哪来这么多钱啊?”宁雅安问:“是爸回来了吗?他在工地还好吧?”她以为是养父回家了,养父为了养母的病,一天要做好几份工,为了节约时间和钱,就住在干活的工地上。

    “当然是我出的钱喽。”宁雅兰傲慢得说:“我卖掉了我男朋友送的戒子才凑够了妈的出院款。”

    “卖掉戒子?”宁雅安大惊:“妈的出院款不是一笔小数目诶,你的男朋友怎么会送你这么贵重的戒指?”

    “怎么?凭我的外貌和身材,就不能找有钱的男朋友吗?”宁雅兰用带有敌意的眼光看着她。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宁雅安低垂眼帘。

    “你就是这个意思。宁雅安,我告诉你,不是只有你才能找陆轩这样的有钱男朋友,我也可以!论外型,我可不比你差!”

    “好啦,你们不要再吵了,都给我安静。”董秀枝白着脸说:“我可不想看到你们姐妹反目成仇的。”

    “妈,我们这不是吵架,雅兰是为我好,这次确实是我不对,你别生气。”宁雅反过来安慰母亲:“妈,你安心养病,医药费不是问题,我们一定会想法筹到钱为你把病治好。”

    “说得好听!”宁雅兰撅她。

    宁雅安当自己没有听见。妹妹的脾气她很清楚,从她们认识开始,妹妹就把她当外人,没关系啊,她本来就不是她亲姐姐。原本该属于雅兰的百分百的父爱母爱,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变成了一半,换做是别人,也会有像她一样的抵触心理。

    养父母对自己非常好,有时候甚至比对雅兰更好,这份养育之恩今生今世她一定要报答,对雅兰全心全意的好,那都是应该的,就算雅兰做得再过分,言语再犀利,她也会原谅她,不会和雅兰一般计较。她只怕自己对雅兰不够好,在自己心中,她就是自己的亲妹妹,她的一切都无所谓,只要妹妹可以幸福可以快乐,她自己真的都无所谓!

    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宁雅安所有的伪装都松懈下来,她坐在床上,双手环住自己的身体,冷,好冷啊!呕!她忽然有反胃的感觉,急急打开门冲进卫生间,一想到昨晚发生的一切,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随着干呕,她的眼泪飙出来了,越流越凶,止也止不住,她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声音发出来,硬生生将无言的酸楚咽下肚去。

    “雅安,你身体不舒服吗?”董秀枝听到了响动,问了一句。

    “我很好啊,妈。”宁雅安抹去眼泪,用冷水淋着自己的脸,“我正在洗漱呢,等一会儿我还要去学校上课。”

    “那就好。你一定累了,下午放学早点回来。”

    “不行呀,最近要考试了,我还要在学校补习呢。”晚上还要去夜夜欢酒吧跳舞,宁雅安马上想了个理由。

    “那晚上回来注意安全。”

    “我会的,你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宁雅安拧开蓬蓬头,洗着身体,直搓得浑身通红才罢手,她要把陌生男人留在自己身上的气息全部都洗掉,只是她心里清楚,就算洗得再干净再彻底,都回不到从前了。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她必须勇敢面对,不为自己,就为这个家里的每个成员,她要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是,这样催眠自己真的好难,好难!

    换上干净的校服,宁雅安看着镜中的自己,同样是过日子,笑是一天,哭也是一天,何不笑着过一天呢?是啊,没错,妈妈需要有钱治病,爸爸需要她来孝顺,妹妹需要她来疼爱,她不能哭,不能倒下,她要笑,必须要笑着活下去。她冲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一下,再笑一下,直到自己觉得满意,才离开卫生间。

    “妈,时间不早了,我去上课了。雅兰,你不走吗?”

    “今天上午我没课,我不像你,可以说走就走说来就来,我要照顾妈的。”

    “雅安,你快去吧。别迟到。”董秀枝催促女儿。

    家门口忽然响起清脆的喊声:“雅安,快点出来,我们一起走吧。”

    “我来了,静香。”宁雅安朝外面喊了一声,就出门了。

    雅兰用冷眼目送她离开。

    “雅安,你昨晚去哪里了?我打你手机你都没接。”常静香问。她是雅兰的邻居,也是好同学,对于雅安家的遭遇,她也是一清二楚的。

    “我去挣钱为妈筹钱了,她的病需要很多钱,我不能坐以待毙啊。这件事只有你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安啦,我的嘴巴绝对不透风。你们家的情况我最了解了,雅安,你真是一个好女儿,孝顺乖巧,你妹妹天天对你冷嘲热讽的,我听了都受不了,你却当没事人似的,真是难为你了。我只有一个哥哥,如果你是我姐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常静香快人快语。

    “我啊,有你这个好朋友在我身边就足够了,爸妈这么疼爱我,我对雅兰好是应该的,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只要他们开心我就开心啦。”

    “停!雅安,你别说了,再说我都想哭了。”常静香忽然捅捅她胳膊:“你看,谁又来了?”